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3.武林绝色02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3.武林绝色02

    k24以为木韵这是不想干了。

    因此他还颇苦口婆心地劝了几句:“虽然目前的情况的确不太好处理,但你也不要这么悲观嘛,你难道不想你初恋活过来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初恋这一茬,木韵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那个随口说出的诅咒莫名其妙被实现了,她怎么会摊上这堆破事。

    但木韵也知道,这会儿抱怨没什么用,所以翻完白眼后,她就打断了k24的碎碎念道:“你想多了,我是想在白延来的时候上吊。”

    在原本的剧情里,白延对韦韵彻底失望的关键就是亲眼看到了她试图勾引段鸿。

    现在木韵要扭转局面,当然也要从这里下手。

    唯一的问题在于,她不知道白延具体是什么时候回来看她的。

    “你给我的剧情里没有说。”她啧了一声,“原主不知道这件事,所以也没法靠她的记忆来决定上吊时间。”

    “你等会儿,我去查查。”k24似乎有办法。

    听他语气,木韵还以为这个问题能解决了呢,结果过了一会儿他给她来了一句只能确定是今天晚上,具体的时辰没有记载。

    木韵:“……”

    行吧行吧,起码比彻底的一脸抓瞎来得好。

    对话进行到这里,木韵坐的软轿也刚好停下。

    她忙敛了表情坐直,并在脑内问k24:“现在什么时辰?”

    k24说:“申时三刻。”

    木韵点了点头,心说那离天黑不远了,她得快些准备。

    这样想着,软轿外也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韦姑娘,到了。”

    木韵深吸一口气,抬手掀开了轿帘。

    弯着腰出去的时候,她清楚地听见了周围传来的吸气声。

    下一刻,她看清了先前那个与她说话的人。

    那是个穿灰衣的刀客,在周围一行人全在为韦韵的容貌惊叹时,他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根本不是天下第一美人。

    木韵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知道此人便是段鸿最器重的心腹段七,在长青门内的地位很高。

    她原先也就是个被飞凤山庄送来“和亲”的大小姐,现在更是还有被掳走过的不光彩经历,自是没什么底气在段七面前摆谱,故而站定之后,她便朝段七行了一礼轻声道:“多谢。”

    段七没说什么,只对等在这座小院外面的两个侍女使了一个眼色。

    侍女们瞬间会意,一左一右地上前来,将木韵引了进去。

    但她们的定力显然不及从小往无情杀手方向培养的段七,进了院门后,那目光就再克制不住地往木韵身上飞了。

    木韵在心中感叹:“她们这个反应,倒叫我迫不及待想照照镜子了。”

    k24:“……”

    k24道:“照吧照吧,你别忘了正事就好。”

    木韵:“上吊嘛,我不会忘的。”

    一人一系统贫了两句后,引路的侍女正好停下脚步。

    她们对视了一眼,而后由高一些的那个先开口:“姑娘,这是盟主为您安排的住处,您有什么吩咐,唤我们便是。”

    木韵唔了一声算应,为了维持人设,她甚至欲言又止道:“那盟主……”

    她这一咬唇,差些让两个侍女看直眼,以至于好一会儿后,她们才回过神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回是另一个开的口:“盟主今夜有客,他吩咐了我们好好伺候姑娘,他明日会来看姑娘。”

    其实这些木韵都知道,但听到她这么说也还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段鸿若是过来,她那个靠上吊扭转局面的计划就得胎死腹中。

    侍女知道木韵是长途跋涉才到的幽州长青门,便问她是否需要先洗漱一番。

    木韵稍扯开了些唇角点头道:“好,麻烦你们了。”

    原先她蹙着眉一脸郁郁的模样已十足摄人心魄,此刻露出笑来,更是满室生光。

    可这不过只是个礼节性的淡笑罢了。

    一直到离开这间屋子,那两个侍女都没能从那个笑里缓过来。

    “我原以为这位韦姑娘长途跋涉来到幽州,中间还被劫走过,肯定会十分狼狈,没想到她竟还能美成这般……”

    “是啊,同为女人我都要看呆了。”

    ……

    屋内,木韵在铜镜前语带嫌弃地啧了一声:“这看不清啊。”

    k24说那就别看了,好好研究一下怎么上吊吧。

    白延对韦韵虽然还没彻底失望,但这一路上也的确被伤了很多次心。

    所以上吊这出戏若是叫他看出了破绽,任务一样要玩完。

    木韵对此有了心理准备后,忍不住问k24:“那要是我真的吊死了怎么办?”

    k24:“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木韵又翻了个白眼:“恕我直言,上吊就是我想出来的。”

    k24只能哄着她:“是是是,你厉害。”

    之后的小半个时辰里,木韵洗了个澡又换了一身更素净的衣服。

    为了让自己“生无可恋”的形象更逼真,她甚至连头发都没有梳。

    这时已经入夜,被段七拨过来的两个侍女见她一脸恹恹地坐在桌边,还当她是为了段鸿不来看她不高兴,安慰了她好几句。

    木韵:“……”

    木韵只能用自己的九流演技演下去:“唉,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会儿。”

    k24:“太做作了!”

    木韵听到关门声才回他:“那你来吧。”

    k24立刻没声了。

    木韵也收起了怼他的心,分析起了正事:“按照剧情,原主应该是过来之后洗漱了盛装打扮,然后去段鸿设宴的园子里找他,结果刚好被混进来的白延看到,对不对?”

    “对。”

    “那现在还不能上吊,再多等一刻钟吧。”

    k24不解:“为什么啊?”

    木韵震惊了:“你是智障吗,女人梳妆打扮,半小时我都说少了!”

    k24:“……”

    一刻钟后,木韵总算起身。

    这屋子里没有现成的麻绳和白绫,她只能用床单来凑合。

    原主武功平平,但好歹是习过武的,撕个床单不在话下。

    待一切准备就绪,木韵将窗户开了一点缝隙,又找了个院中侍女看不到的角度摆好凳子。

    站上去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

    她说我想到自己现在这么拼居然是为了不让那个垃圾暴毙我就很同情自己。

    k24还没来得及宽抚两句,她就大义凛然地把自己吊了上去踢翻了凳子。

    说真的,那滋味十分酸爽。

    她觉得她应该晚一点再踢的!

    夜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一身白衣的美人青丝飞舞,凄美度满分。

    木韵用手垫着脖子也快要撑不住,呼吸得越发困难。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要死过去的那一刻,她听到了有人破窗而入的声音。

    床单应声而断,她直直地摔下去,却没感受到疼。

    “你他……”话说一半被她硬生生憋了回去,“你……我……”

    抱住她的人手还在抖,声音里充满自责:“我来晚了。”

    这会儿木韵的难受倒不是演的,她的确被勒得眼泪都出来了。

    对方一低头,看见心爱之人眼中的泪光,更是痛苦:“你怎么这么傻?”

    木韵生怕自己说话了会破功,便直接把头埋到他怀里。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再度响起了k24的声音:“你刚刚本来是想说你他妈怎么才来吧。”

    木韵:惹,被你发现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