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在下圣人最新章节 → 第274章泥涝母

在下圣人最 第274章泥涝母

    【抱歉,没写完,1点后再看。】

    人在变,鬼也在变。

    凡间鬼物尚且多不胜数,更何况是阴间了。

    在污秽而混乱的地狱,每时每刻都有着新的鬼物在异变滋生,因而就算是对鬼物了解最多的阴阳先生,也不能认出每种鬼物来。

    换句话说,人类对阴间鬼物的了解其实并不算多。

    眼前这头鬼将便是种未曾出现过记载中的鬼物!

    戒凶在浮云寺中时便念过许多与鬼物有关的经书,但仍是对这鬼物没有任何了解。

    但没关系,只要是鬼,就有着共同的弱点!

    戒凶找到了这头鬼物的所在之后,便是口念经文,运转功法,当下又是吐出个“悲”字来!

    这悲字咒是《大悲赋》的根源咒法,它原本并不是用来攻击的,但当对象是鬼物之时,与佛相关的功法都有着特殊的功效。

    若是让如去佛来对付这鬼将,他甚至只需要念上几句经文,就能让这头鬼将痛不欲生!

    戒凶虽然不如如去佛,但他的这悲字咒在金丹田和金肋骨的加持下,却也有奇效!

    那鬼将只觉得头顶似有*日落下,顿时心中惶惶,如临大敌,但它并未因此而退怯,反而当场便是发出声咆哮:“何方秃驴?竟敢在我泥涝母的面前放肆!”

    刹那之间,它所在的那片土地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染成了浓墨般的黑色,从它体内渗出了无数黑水,那些黑水散发着异常腐臭的气息,就仿佛是数百具尸体浸泡了七天七夜之后产生了的恶臭。

    与此同时,“悲”字骤然压下,直接在那片被染成黑色的土地之上印出个巨大的字体。

    然而当那“悲”字还想继续往下镇压时,却是已经被鬼将泥涝母释放出的黑水所污染。

    而待“悲”字被污染消融之后,那泥涝母便是桀桀冷笑道:“你们这些秃驴,尽是使用这种肮脏的手段,别以为每回都能得逞!今日我泥涝母……啊啊啊啊!”

    但正当它要继续说着恐吓之语时,却是突然尖声痛叫起来。

    只见得它体内突然绽放出缕细细的金光,那缕金光如针,却不惧污染,绽放光芒,不断地净化着它的身体!

    ……

    空中,戒凶不禁冷笑,好不容易变得有些柔和的凶脸便是因此而变得更加凶厉。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悲字咒并不足以对鬼将级别的鬼物造成重创,但他外有金身,不惧寻常污秽,内中更有金丹田、金肋骨,只要将其中的点力量引入咒文之中,便能对这鬼将造成巨大的伤害!

    说到底,他可是圣人门徒,如何能让区区鬼将在自己的面前逞凶?

    ……

    另边,天香修士和火凤修士都是神情紧张地观察着战局,戒凶的神威大发实在出乎她们的意料,但这种意料之外却是她们非常想要看到的。

    如果戒凶真能打败这头鬼将,那么她们也就不必狼狈逃回营地了。

    而现在看来,那自称为“泥涝母”的鬼将还真的被制住了!

    两人互相看了眼,心中的紧张之感便是稍微平息下来。

    但也就在这瞬间,那片被染成黑色的土地便是剧烈翻滚起来,原本平实坚硬的大地在翻滚中变成片黑水泥沼。

    随即,泥沼开始旋转,下陷,在其中央出现了个逐渐变大的旋涡,而那泥涝母的撕叫之声便是变得更加透彻清晰!

    “啊啊啊!”

    在持续不断的痛呼声中,泥涝母从那旋涡中央喷涌而出,如滩巨大的泥浆般冲上天空!

    “砰!”

    它的身体在空中骤然爆散,无数泥浆溅落而下,如雨幕垂落。

    破旧的房屋被黑泥溅到,立刻腐朽塌陷。

    坚实的土地被黑泥沾上,迅速被污染成黑色。

    比先前更加浓郁的腐臭气息便是瞬间爆炸开来。

    天香修士和火凤修士下意识地捂住鼻子,但那气息已经钻入鼻中,她们二人浑身抖,便是感觉到股恶心想吐的感觉,就连头脑之中也是鼓胀难受起来。

    “这臭气有毒!”

    天香修士花容失色,连忙从怀中取出个小小的玉瓶,直接将其捏碎。

    当玉瓶的碎片飞溅之时,她的手中也是多了三枚晶莹如玉的丹丸。

    这是专门消除体内毒瘴、尸气的丹药,是她先前用功绩点换来的防身之物,如今便只剩下这三枚而已。

    其中枚,她立刻吞下,另枚则是迅速抛给火凤修士,然后还有枚……她想也不想就递给了罗文。

    罗文却是微微摇头,轻笑道:“不碍事。”

    天香修士顿时怔,待发现罗文却是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中毒之相时,这才将那枚丹药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

    哎,她这时候倒是有些后悔将那玉瓶捏碎了……

    待丹药的药力发挥出来之后,天香修士便是感到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正在逐渐消退,她这时候才有重新抬头,便是骤然发现那空中有缕金芒留存,而地上的黑土泥浆却是在以极快的速度重新聚拢,逐渐化为了滩黑泥般的鬼物!

    这鬼将,竟是使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摆脱了戒凶释放出的点圣气!

    而这之后,泥涝母便是再没有废话。

    它的身体骤然人立而起,然后整个腾跃了起来,成铺天盖地之势,猛地扑向了那半空中的戒凶!

    显然,经过了这次重创之后,这泥涝母终于是感受到了戒凶的威胁,因此便想着将他迅速扼杀!

    看到这幕,天香修士连忙大呼道:“小心,快避开!”

    但她话音未落,却是发现戒凶竟是在空中盘坐而起,然后伸出指,在空中勾画起来。

    他的勾画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便有副“佛陀讲经”之图在空中展开。

    那图画在成型的刹那之间急速变大,其中的佛陀猛然睁开眼睛,对着猛扑而来的泥涝母怒吼道:“卍!”

    刹那之后,“卍”字炸开,佛光普照。

    泥涝母从正面扑来,其身体之上直接被印上了这个金色“卍”字,那“卍”字穿透了它的泥浆之躯,竟是将其分裂成了整整四份!

    而后,戒凶运指如飞,刹那之间又是在空中写下来篇简短的经文。

    他原本号称“经文绝缘体”,但在修炼了这篇《大悲赋》之后,他便是骤然发现自己在佛经上的天赋也有了增长,很多以前无法领悟的佛家箴言,在换了个角度理解之后,便是被他尽皆领悟。

    眼下这篇经文,便是《降魔咒》中的小节,全篇都充斥着股与佛家慈悲略有不符的凛然杀意!

    “嗡!”

    仿佛大钟被敲响,戒凶在那刹那对着经文推出掌,然后那中金芒大放,照亮了所有的文字,进而使得文字大放金光,向四分五裂的泥涝母镇压而去!

    泥涝母在痛苦中发出尖啸,其身体被“卍”字切割之后,又被这整篇经文穿透,那些佛光渗透进来,更是让它浑身剧痛,难以言喻。

    这瞬间,它几乎想要就这样死了算了。

    但它不甘心!

    对面那秃驴明明只是个丹境的小修士

    ——没写完,点再看——————————————————————————

    只见得它体内突然绽放出缕细细的金光,那缕金光如针,却不惧污染,绽放光芒,不断地净化着它的身体!

    ……

    空中,戒凶不禁冷笑,好不容易变得有些柔和的凶脸便是因此而变得更加凶厉。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悲字咒并不足以对鬼将级别的鬼物造成重创,但他外有金身,不惧寻常污秽,内中更有金丹田、金肋骨,只要将其中的点力量引入咒文之中,便能对这鬼将造成巨大的伤害!

    说到底,他可是圣人门徒,如何能让区区鬼将在自己的面前逞凶?

    ……

    另边,天香修士和火凤修士都是神情紧张地观察着战局,戒凶的神威大发实在出乎她们的意料,但这种意料之外却是她们非常想要看到的。

    如果戒凶真能打败这头鬼将,那么她们也就不必狼狈逃回营地了。

    而现在看来,那自称为“泥涝母”的鬼将还真的被制住了!

    两人互相看了眼,心中的紧张之感便是稍微平息下来。

    但也就在这瞬间,那片被染成黑色的土地便是剧烈翻滚起来,原本平实坚硬的大地在翻滚中变成片黑水泥沼。

    随即,泥沼开始旋转,下陷,在其中央出现了个逐渐变大的旋涡,而那泥涝母的撕叫之声便是变得更加透彻清晰!

    “啊啊啊!”

    在持续不断的痛呼声中,泥涝母从那旋涡中央喷涌而出,如滩巨大的泥浆般冲上天空!

    “砰!”

    它的身体在空中骤然爆散,无数泥浆溅落而下,如雨幕垂落。

    破旧的房屋被黑泥溅到,立刻腐朽塌陷。

    坚实的土地被黑泥沾上,迅速被污染成黑色。

    比先前更加浓郁的腐臭气息便是瞬间爆炸开来。

    天香修士和火凤修士下意识地捂住鼻子,但那气息已经钻入鼻中,她们二人浑身抖,便是感觉到股恶心想吐的感觉,就连头脑之中也是鼓胀难受起来。

    “这臭气有毒!”

    天香修士花容失色,连忙从怀中取出个小小的玉瓶,直接将其捏碎。

    当玉瓶的碎片飞溅之时,她的手中也是多了三枚晶莹如玉的丹丸。

    这是专门消除体内毒瘴、尸气的丹药,是她先前用功绩点换来的防身之物,如今便只剩下这三枚而已。

    其中枚,她立刻吞下,另枚则是迅速抛给火凤修士,然后还有枚……她想也不想就递给了罗文。

    罗文却是微微摇头,轻笑道:“不碍事。”

    天香修士顿时怔,待发现罗文却是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中毒之相时,这才将那枚丹药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

    哎,她这时候倒是有些后悔将那玉瓶捏碎了……

    待丹药的药力发挥出来之后,天香修士便是感到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正在逐渐消退,她这时候才有重新抬头,便是骤然发现那空中有缕金芒留存,而地上的黑土泥浆却是在以极快的速度重新聚拢,逐渐化为了滩黑泥般的鬼物!

    这鬼将,竟是使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摆脱了戒凶释放出的点圣气!

    而这之后,泥涝母便是再没有废话。

    它的身体骤然人立而起,然后整个腾跃了起来,成铺天盖地之势,猛地扑向了那半空中的戒凶!

    显然,经过了这次重创之后,这泥涝母终于是感受到了戒凶的威胁,因此便想着将他迅速扼杀!

    看到这幕,天香修士连忙大呼道:“小心,快避开!”

    但她话音未落,却是发现戒凶竟是在空中盘坐而起,然后伸出指,在空中勾画起来。

    他的勾画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便有副“佛陀讲经”之图在空中展开。

    那图画在成型的刹那之间急速变大,其中的佛陀猛然睁开眼睛,对着猛扑而来的泥涝母怒吼道:“卍!”

    刹那之后,“卍”字炸开,佛光普照。

    泥涝母从正面扑来,其身体之上直接被印上了这个金色“卍”字,那“卍”字穿透了它的泥浆之躯,竟是将其分裂成了整整四份!

    而后,戒凶运指如飞,刹那之间又是在空中写下来篇简短的经文。

    他原本号称“经文绝缘体”,但在修炼了这篇《大悲赋》之后,他便是骤然发现自己在佛经上的天赋也有了增长,很多以前无法领悟的佛家箴言,在换了个角度理解之后,便是被他尽皆领悟。

    “嗡!”

    仿佛大钟被敲响,戒凶在那刹那对着经文推出掌,然后那中金芒大放,照亮了所有的文字,进而使得文字大放金光,向四分五裂的泥涝母镇压而去!

    泥涝母在痛苦中发出尖啸,其身体被“卍”字切割之后,又被这整篇经文穿透,那些佛光渗透进来,更是让它浑身剧痛,难以言喻。

    这瞬间,它几乎想要就这样死了算了。

    但它不甘心!

    对面那秃驴明明只是个丹境的小修士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