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隋炀也是帝最新章节 → 第66章 一切都是圈套

隋炀也是帝最 第66章 一切都是圈套

    愤怒让宋承宪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位置,他心中的怒火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卑鄙狡诈的汉民,你为什么要杀童掌事他无欲无争,提着脑袋为你们杨家做了多少事,你竟然杀了他,可恶!-------”

    宋承宪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声嘶力竭。

    “童掌事原来替太子做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你要是不说,本王还真不好查呢。”晋王杨广笑了,笑得那么肆意舒畅。

    这让宋承宪心里不舒服,非常不舒服,拳头握了又握大有一掌劈山的架势。

    片刻,杨广的笑意消了换上一副寒凉的厉色:“他替太子哥哥做得事情越多,对本王越不利,一个对本王包藏祸心的人,你说我能留他吗”

    “找死!”

    一声怒吼,宋承宪双腿一蹬,陡然腾空一跃,手中的尖刺笔直的射向晋王杨广。

    宋承宪出身天山雪域,身法诡异,势如闪电。避无可避,晋王杨广身子本能的往下一蹲,侧身一闪,避开了咽喉位置却把左臂暴露了出来

    宋承宪此招用尽了全力,就听噗的一声尖刺插入了晋王杨广的肩胛下侧。危机关头感受不到太大的疼痛,晋王杨广顺势将右手上的利剑刺了出去。

    宋承宪侧身弹腿急退,闪避丈外。反身准备再次进攻,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唤声:“王爷----王爷----”

    听到这话宋承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欲走还休。

    趁着他恍惚之间,晋王杨广手中的剑无声无息的刺了出去。

    “无耻----”

    宋承宪怒喝一声,晃身后仰,堪堪躲过了晋王杨广的偷袭,拔腿腾空一跃上了房梁,企图从房顶逃脱。

    “可惜-----”

    “啊!”

    晋王杨广的话音未落,就见宋承宪一声闷哼从房梁上掉了下来,胸口插着一把寸许大小的寒芒。

    宋承宪摔落到了地上,却也没放弃挣扎。

    一声惊呼之后,没有片刻犹豫,宋承宪从地上飞身跳起,向着大门冲了过去。

    “房顶都走不了,你还想从大门逃,真是痴心妄想!”

    一声爆喝箫仲平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看到箫仲平,晋王杨广的心放松下来,左臂拆筋扒骨般的刺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强忍着疼痛他高喝道:“要活的,尽快解决----”

    宋承宪功夫很好,虽然猝不提防的情况上受了箫仲平一刺,可并没有伤及心脉,他还有一战之力。

    故此尽快一点都不快。

    几十个人围攻一个人却也折损过半,眼看宋承宪就要逃出生天之际,他的脸色突然发白,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胸口喷薄而出的血水把他浸染成了血人。

    宋承宪站在那里,手里的尖刀闪着寒光,望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侍卫,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再不止血就要死了,这样坚持下去有用吗”晋王杨广捂着左臂走了出来。

    宋承宪没有回答,屹立不动的双腿开始有点颤抖,眼前金光闪闪,血水顺着他的尖刀缓慢的滴落到地上。

    看看自己的胸口,再看看周围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侍卫,宋承宪突然笑了-----

    “我死了,你们永远也找不到兰贵人了,你们都给我陪葬吧!”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打破了宋承宪最后的幻想:“你错了,兰贵人是死是活其实没有多大干系,她根本就不是你想要是迷族圣女!”

    “不----不可能-----”

    宋承宪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筹划多年,牺牲了几名巫族灵女才换回的迷族圣女竟然是假的,这个事实无论如何都让他承受不了。

    “你以为寡人会把迷族圣女这个随时可能引来祸患的人安在身边吗”隋文帝杨坚淡淡笑道。

    “为什么不会”宋承宪脱口而出道。

    “对于你们来说圣女意义重大,对寡人来说则是个负担,所以我把她送走了,远远的送走了;多年来你们在太子府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寡人的掌控之下,这次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隋文帝杨坚非常有耐心的替宋承宪解惑着。

    “原来你并没有真的厌弃太子,安排太子远征也是怕我们会伤害到他吧”

    “也许吧。”隋文帝神色平静的答道。

    “把太子调走是怕我们挟持他跟你谈条件吗”

    “寡人会怕吗笑话。”隋文帝冷冷的嗤了一声。

    宋承宪本文帝的话打击到了,静思片刻猛的一抬头,怒目圆瞪道:“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兰贵人的身上有圣女的手环,怎么会是假的呢”

    “那手环是陈主陈叔宝的爱妃送给兰贵人的。”隋文帝杨坚呵呵笑道。

    “原来圣女在陈朝后宫!”宋承宪恍然大悟一般突然高喊了一声。

    “这么大声音做什么”箫仲平轻声嘀咕了一句,眼神却飘向了假山后的暗影处。

    宋承宪喊完那一嗓子就咽了气,血流而尽站着死在了那里。

    侍卫上前一步查看了片刻,回复道:“皇上,他死了。”

    “拖出去喂狗!”隋文帝杨坚面如寒冰般冷喝道。

    “我来处理他,我知道哪里野狗多-----”箫仲平凑了上去。

    对于箫仲平的逾越行为,隋文帝心里不喜,冷冷的问了一句:“你是何人”

    晋王杨广慌忙上前赔礼道:“他是我的家奴,失礼了,乡野之人还望父皇勿要怪罪。”

    看着身受重伤,脸色苍白的晋王杨广,隋文帝杨坚的心软了一下,点了点头:“你先去治伤,剩下的事情寡人来处理。”

    “是----”

    杨广恭敬的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夜已深,躺在皇宫的软榻上,晋王杨广辗转反侧。

    “御书房的灯熄了吗”他冲着门外喊了一嗓子。

    “奴才这就派人去查看。”门外守夜的太监答道。

    半晌,晋王杨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夜色弥黑,御书房里却还灯火通明,隋文帝杨坚眉头紧锁,双唇紧闭,倒背着手在龙案前走来走去。

    “晋王殿下求见!”一声通传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有什么事”隋文帝杨坚疑惑的看向推门而入的晋王杨广。

    (本章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