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92章异景异香,雪夜乱战

三界战神最 第492章异景异香,雪夜乱战

    龙行无迹双臂“雷寂”与“枯雪”封印终于大解,心情大悦,今日本想放过天心,不料对方非但毫不领情,竟然孤身阻拦。()

    眼见着陆压道人、菩提祖师、极乐世界等纷纷踏云而来,龙行无迹故意摇头道:“二弟,算你有五行不死不灭金身,今日若想留下大哥,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无量寿福!”

    “阿弥陀佛!”

    “龙行无迹,不,神天尊,是陆压我小觑你了,早知有今日,我本该主动面对,不该畏手畏脚,不过也好,让天心看清你的狼子野心,更要让你知晓,五行之体正是你恶龙一生的克星,‘枯雪’‘雷寂’本非长久之计。”

    天心一扭头,见师父等人已经悉数围了来,他面色一阵燥热,望向师父慈祥的目光,小声说了声:“师父,对不起!”

    陆压道人点点头道:“你我师徒,哪有什么对不起,怪只怪龙行无迹心机重重,怨不得你。”

    天心当然知道师父是在安慰自己,他又往后去看,看见杨潇然关切的目光,便朝她点点头,示意她若一会儿动手,千万小心保护好自己。

    二人心意相通,彼此一个眼神,已经足矣,但看见天心,杨潇然的眼圈还是忍不住红了,可怜五行之体,步步坎坷,今日眼见大功将成,帝星少康已经攻破神都,人间一统指日可待,偏偏度朔山前,出了这么大的变故,神天尊居然是天心他最最意想不到的龙行无迹,是他蛮疆十多年,口口声声,念念不忘的结义大哥,三界之,只怕再没有天心还要悲惨的人了。

    “阿弥陀佛,龙行无迹,‘狱法镜’既然已破,‘不老泉’真伪,还望言明。”弥勒尊者这一句话问的颇为唐突。

    陆压道人眉头一皱:“弥勒,极乐世界莫非真的相信这‘不老泉’传说,真是可笑至极。”

    龙行无迹长笑声打断陆压道人,听弥勒尊者这般询问,又看见面无血色的大日如来尊者,不由计心来,他一指极乐世界对天心道:“二弟,想这佛门,处处坑害你五行之体,当年屠龙场,若不是大哥与隐俊极力周旋,连你那师父陆压道尊都束手无策,让你险些丧命,你可知道。”

    天心道:“你若不提,我还忘了此事,妙妙公子与我说起,当年蛮疆熊族刚踏入度朔山,便遭了隐俊伏击,曾告诉他,我若受制于人,蛮疆要当仁不让救我性命,看来我要被‘五棱锥’所伤,隐俊事先知晓,那么昔日五行之体的好大哥,也一定知道了。”天心目光不离龙行无迹,问的斩钉截铁。

    “啊!”弥勒尊者张大了嘴巴,面露不解,当年此事,他亲手所为,只怕连师尊大日如来尊者都不知道他的“五棱锥”,最后究竟会不会出手,怎么隐俊与龙行无迹反而如此清楚。

    天心对于身后弥勒尊者的诧异,不闻不问,继续道:“我被放逐蛮疆,隐俊也曾多次孤身入蛮,让我百思不解,既然极乐世界早有灵泉山坐镇,他又何必多此一举,今日我终于明白,这全是拜你神天尊所赐,你也并非操的好心,只不过怕我今日不能替你破这‘枯雪’封印而已,隐俊替你出头,极乐世界则被蒙在鼓,被你利用,始终冲在最前,挡去我对你所有的猜疑。”

    天心一字一言,他被放逐蛮疆之事,场大多数人,皆被蒙在鼓里,更别提极乐世界,弥勒尊者恍然大悟,他一指龙行无迹道:“阿弥陀佛,我懂了,佛、道之争,我曾与佛祖师尊谈起,总感觉在我们间,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牵制着我们,让我们双方欲罢不能,能将五行之体推风口浪尖的,除了他最为信任的大哥,试问这三界之,还能有谁,这也是天心施主错当我极乐世界便是神天尊的原委了。”

    天心冷笑一声:“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佛门四大皆空,却私欲满怀,挑起佛、道之争,今日不过自食其果罢了。”

    “阿弥陀佛!弥勒,错是错了,若不是我们自己也起了贪痴嗔念,又岂会误龙君下怀。”大日如来尊者摇摇头,接过天心话头,面露愧色。

    弥勒尊者那一张慈眉善目的面容之,不散的笑容一下僵住,有说不出的尴尬可笑。

    龙行无迹拍手高声笑道:“精彩,精彩,这三界之,我最为佩服的,不过区区三人,其有一,便是你大日如来尊者,说什么我挑起佛、道之争,这不过是你最原始的**而已,像我龙族一脉,要三界一统,何曾不在情理之。”

    “废话少说,神天尊,天道盟领教了。”该说的早说完,不该说的,也没有必要多说,天心举剑一招“极光普照”,将这雪夜当,所有的光亮收拢龙骨绝锋之,化成一道凌冽至极的剑气,朝龙行无迹斩去。

    雪越下越大,一点儿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龙行无迹一双肉掌,见招拆招,守的滴水不露,任由龙骨绝锋天下无双,他解禁下的真龙之躯,不但不落下风,还游刃有余。

    杨潇然手掌尽湿,她全身贯注,注视着场天心与龙行无迹二人,一颗心仿佛小鹿撞入,“砰砰”乱跳。

    陆压道人与菩提祖师本想出手相助五行之体,不料对方混沌血祖与隐俊已经双双插手,将他二人劫走。

    大日如来尊者身天心一剑,尚不能完全复原,弥勒尊者不敢擅自离开其左右,生怕万佛之尊受了什么暗算,毕竟佛、道之争,极乐世界得罪了太多的人。

    紫薇神窥破弥勒尊者心意,他化身“盘古巨斧”,招招逼向大日如来尊者,弥勒尊者手忙脚乱,怕误伤佛祖,十分力道只能使出七分,但毕竟紫薇神劫后重修,招式法门虽在,但修为境界大打折扣,十招过后,弥勒尊者看破他的软肋,手日月禅杖使出“疯魔杖”,紫薇神唯有招架,已经毫无还手能力了。

    那边风紫筝以一敌二,与善恶黄白二官战的不可开交,黄官也罢了,白官手那一柄无名宝剑,居然在烈焰墨弓面前,丝毫不落下风,三人你来我往,一时之间旗鼓相当。

    九幽范无救与谢必安见强敌都被人挑去,本来想在天道盟面前挑一个头功耍耍,却不想只剩下一个残废的风逸,心暗叫不爽,不敢再犹豫,若耽搁片刻,这风逸也被人捷足先登,别说什么头功,连一个尾功怕是也捞不到了。

    两人暗使眼色,左右包抄而,谁知道风逸早有所备,他以逸待劳,“呼呼”两股真气拍出,谢必安与范无救接手之下,心暗叫不好:“原来这厮也是一个强手,真是轻敌大意了。”

    万妖门前,一阵乱斗,好不热闹,法宝神兵、掌力剑气,将这一个雪夜映照的尤白昼还有绚丽几分。

    他们从峭壁战至虚空,又由虚空打到地面,雪花卷起黄土,黄土裹着雪花,万亩桃林在顷刻间,树断枝折,数之不尽的桃花扬满天,纷纷扑鼻的花香压倒了漫天的黄土腥气,雪花寒意。

    那些插不进手的三界诸门各派,九幽之地的万千阴兵鬼卒,已经完全被这异香陶醉,异景惊倒,若不是眼前的恶战,这真是一个幻曼妙的夜晚。

    天心招招不让,剑剑威武。

    龙行无迹步步小心,一味闪避。

    千招已过,僵持不下,天心知道对方未用全力,其实他又何曾不是,碰这样的对手,多言无益,唯有步步为营,只求谁先露出破绽,谁又先抓住破绽,天心明白,对方的相让,不过只是在静静的等待时机。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