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77章观中坐谈

三界战神最 第477章观中坐谈

    时隔多年,天心再次踏蜿蜒小路,心境更是大大不同于往日。 ()

    玄妙观此时大门敞开,好像是在刻意等什么人。

    天心步履稳健,跨过齐膝的门槛,走进玄妙观。

    观看似一如既往的平静,实则机关重重,但是,这机关,绝对不是为了防备他而设下。

    天心自小学艺红妙福地,师出陆压道人,经、法同源,何况观遁甲玄关,六仪六甲,与他十多年前闯入之时,如出一辙,丝毫未变,他轻车熟路,几步便到了院央那一尊大铜炉跟前,炉香火不断,想来一定是紫筝师妹每日每夜,不忘续添,悉心打理着观的一切。

    想当年,红妙福地人丁兴旺,谁知事到如今,若不是剩下紫筝不忘初心,不离不弃师父膝侧,保留着临涧村唯一的血脉,撑起红妙福地仅存的声名,只怕三界早没有什么红妙福地,而只有混沌四友——陆压道尊了。

    天心惋惜一叹,举目去望,眼前正殿大门紧闭,两旁偏房一样未开,看来时候尚早,师父向来清散,定是还没有醒来。

    他自顾到了大铜炉前,取了一旁香火点起三根,两根拜了天与地,一根拜了玄妙观,这才站起来,静静站在一旁。

    “心儿,你来了!”天下间,再没有陆压道人这么让他听起来怦然心动的慈祥声音了。

    天心双目之,忽然有泪擒满眼眶,他加紧几步,冲正殿门前,忍不住叫了声:“师父!”

    殿门“咯吱”一声,徐徐开来,一个白发白须,红光满面的老道人,他腰别青葫芦,臂腕倚佛尘,精光闪闪的双目之,也是盈盈泪花。

    两人相拥一起,过往的种种不快,全在这一刻,冰消烟散。

    “心儿,你的五行之体!”陆压道人欣喜的看着天心。

    天心点点头道:“全好了!这些年,师父的苦衷,我也想明白了。”

    陆压道人端详着天心熟悉又陌生的脸庞道:“不,是师父错了,既然当初师父选择了你,不该顾前顾后,最后,不仅害了你,也害的我们师徒之间互不信任,这‘狱法镜’,师父也守的累了,盼望着你,有朝一日,能有回心转意的这一天,你没让师父失望,果然让我等到了。”

    天心明白陆压道人的苦衷,懂得他当初,选择成五行之体的同时,承受的最坏结局便是,“狱法镜”被破,“枯雪”封印被除,天地真龙后裔解禁,这些后果,对于从混沌初开走来的四友和四凶来讲,那都是一场天地噩梦,三界浩劫。

    虽然天心从不相信,大哥龙行无迹会是师父想象之的那样,可是,毕竟,他只是他,好在,今次归来,一切都要朝好的方向前行了,因为大哥亲口允诺,为了蓝灵儿肚子他们的孩子,“枯雪”封印,他决定放弃,自己今日,不正是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吗?

    “师父……”

    “心儿……”

    几乎在同时,二人皆愣了一下,又都相视一笑,陆压道人道:“我们坐下细聊,你先说。”

    天心扶着师父坐了当主位,他跪坐一旁道:“还是师父先说吧。”

    陆压道人笑道:“你这小鬼头,我听紫筝说你在蛮疆之,重新觉醒了五行之体,我想象之,快了五十年,师父的徒儿,师父自己清楚,你三界独一无二,修罗一支小小‘五棱锥’,怎么能要了你的性命,想你当时‘龙魂珠’邪性发作,一旁又有龙行无迹兴风作浪,让你蛮疆吃些苦头,历练历练,也是好的,你今日既然回来,定是大彻大悟,做好了三界一统的准备,五行神体,本是为了这乱世应运而生的,师父知道,一统势必是你最终的抉择,我为你看护‘狱法镜’,也不过是尽我所能,替你扫平障碍。”

    陆压道人这一番话,当真说的透彻,也不瞒着掖着,天心静静的听完,心暗道:“看来师父与大哥,注定水火不能相容,也罢,我又何必非要撮合他们二人呢,原来师父看护‘狱法镜’,也是为了我能三界一统,可是龙大哥,根本没有必要防备,他想解左臂“枯雪”,难道不也是为了助我一统三界吗?他们二人全是好心一片,不想双双走了歪路,好在龙大哥如今为了他的孩子,愿意舍弃“枯雪”封印。原本还想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他们宿怨已深,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通,还是正事要紧,大哥一向磊落,日后让他用行动来证明一切吧。”

    陆压道人说完心所想,见天心虽陷入沉思,却并未出口反驳,心也是欣喜:“五行之体,看来自己和他,都没有做错选择,‘狱法镜’是时候该交还到他的手,三界是该迎来新的天帝了,只不过这一个天帝,一步一步走来,可谓步步艰辛,只差这最后一步,踩着天地真龙后裔的身躯,以战神之名登顶。”

    天心当然不知道陆压道人此时心所想,他本来已经到了嘴边,替龙大哥开脱的话,最终还是选择咽了回去。

    陆压道人在他沉思这一片刻,卸下腰间的青葫芦,灌了几口美酒,嘴发出“啧”“啧”美声,看来他今日见到爱徒,心高兴,这葫芦的美酒也平日里要来的爽口。

    美酒下肚,他又开口:“心儿,你还有所不知,当日极乐世界善做主张,拿‘五棱锥’伤你,后来,大日如来尊者曾亲自门赔罪,师父为了三界暂时安稳大计,也为让龙行无迹知难而退,明白从你身下手,想破‘狱法镜’是根本行不通的,所以无奈之下,许你入那蛮疆不毛之地,并在这玄妙观前,道、佛、天、魔四方许下重誓,若有谁敢私下接触五行之体,三界必群起而攻之。”

    天心失声道:“师父,这又是为何?”

    陆压道人摇摇头,又抿了一口烈酒,才道:“这样做,其实大有道理,你当时记忆全失,灵力全废,师父看的出,那个杨潇然对你一往情深,便默许她陪你入蛮疆,希望她能用大爱重新唤醒你,你这一生,先失父母,后失诗冉,龙行无迹正是利用了你的不幸生出悲悯之心,博取了你的信任,师父想要那杨姑娘做的,也正是如此,让你失去多少,便重新得回多少,她果然不负所望,还给我陆压道人,不,还给三界一个崭新的天心,一个战神天心,对了,杨姑娘呢?她为何没有与你同来?”

    陆压道人忽然询问起了杨潇然,触动天心的心事,他黯然伤神道:“潇然于我同出蛮疆,误信神天尊‘不老泉’传说,她被血祖擒走,约我在师父这玄妙观相见。”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神天尊之名,这些年我倒也常有听闻,一直以为不过是三界一个什么无知妄人而已,却不想居然与混沌血祖,还能扯干系?”陆压眉头一皱,原来天心玄妙观此行,暗地里还有这么一出,他的满心欢喜一下减了大半。

    天心不提龙行无迹,但是,他将蛮疆发生的一切,和对神天尊的种种猜测,一一不落的说与师父听,佛门凌驾于天界三官大帝之,想要力压道家之心,更是字字如针。

    许久,陆压道人一声叹息:“无量寿福,佛与道,暗有较量不假,但你怀疑极乐世界大日如来是神天尊,却有些牵强,以为师之见,这三界之,怕是还有一个人,他若真的有心,想要冠以‘神天尊’之名,也是易如反掌?”

    天心脱口而出:“谁?”

    他的确太想知道了,因为杨潇然和诗冉孩子杨大戬的性命,不出所料,全在这一个“谜”一样的神天尊手。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