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69章情怀值重金

三界战神最 第469章情怀值重金

    天心与杨潇然一路寻来,不知不觉,居然到了鬼镇之,睹物思情,想起与龙大哥的点点滴滴,心俱是感慨万千。

    杨潇然指着鬼镇之外,那白茫茫一片的雪山道:“‘不老泉’难道真的藏匿在那雪峰之下?”

    天心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镇子与咱们颇有缘分,不如先进去歇歇脚,四处看看也好,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二人举步进入,酒肆仍在,鬼镇疑云当年被龙行无迹所破,诡异的氛围早烟消云散,这“鬼镇”做名,已经名不符实,不过古镇的名字由来已久,改变也难,百姓只求日子平稳,无灾无难,倒也不去为一个名字多计较,此时镇子的气息,较之天心一次离去之时,不晓得要繁盛多少。

    天公也作美,居然洋洋洒洒飘起了鹅毛大雪,杨潇然见天心在酒肆的大旗之下,止步不动,知道这些年来,蛮疆把他憋的够紧,酒瘾馋虫在这一刻被重新勾起,便笑道:“天心,天寒地冻,我们喝杯烧酒暖暖身子,正好打听打听‘不老泉’的消息。”

    天心喜道:“好,我也正有此意。”

    他明知杨潇然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自己,找老乡打探“不老泉”的秘密,纯粹是无稽之谈,乡民淳朴,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修真界的灵异古怪之事。

    一碗烈酒下肚,天心皱眉道:“怎么酒味与十年前差距这般大。”

    杨潇然不胜酒力,她拿起筷尖蘸了几点,浅尝辄止,笑道:“哪有?天下的酒都是苦烈的,怎么会有不同,只不过当年,你是与龙大哥对酒当歌,今日是独自小酌,缺失了一种心境而已。”

    听她提起龙大哥,天心点头道:“潇然,你不愧是我的知己红颜,我心所想,皆逃不过你的眼睛,不过今日这酒,确实味道差了一些。”

    说完他一仰头,朝酒舍屋顶望去,遂想起当年与龙大哥同坐房顶,对着当头皓月,开怀畅饮的景象,今番他五行之体重新觉醒归来,却不知道大哥此时境况如何,若有机会,真想昨日重现。

    酒虽差了一些,但也终归是酒,他思绪飞扬,酒盏斟满又空,眼看着半坛美酒下肚。

    雪天,酒肆客人也少,除了天心与杨潇然,零星的几桌被店小二匆匆忙打发掉,他胡乱的擦拭了几下桌子,摆正板凳,看了天心一眼,见他喝的正欢,不像马要走的意思,便偎依在一旁的小火炉旁,打起了炖儿,只有温酒的小水壶,时不时的“突突”冒起几股热气。

    客人少,掌柜的也闲,他见天心与杨潇然面生,便端了一盘蚕豆走了出来,放在天心的桌道:“客人,你初来乍到,猛酒伤身,吃几颗小店的蚕豆,也是味道极美的。”

    天心酒意涌,看了掌柜的一眼道:“老伯,你错了,你这美酒,我们十年以前曾畅饮,今日有幸故地重返,念念不忘,特地寻来。”

    掌柜的听天心所言,忍不住细细观看他的样貌,不禁摇摇头道:“不对,不对,客人你在说笑,你年纪轻轻,十多年前,怎么可能来过小老儿的店。”

    杨潇然道:“岂会骗你,连今日这酒,之十年年之前我们所吃,滋味可逊色的多了。”

    掌柜的一惊,店小二也从昏昏欲睡,被杨潇然此言惊醒,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懒散的道:“掌柜的窖自有佳酿,那可是给懂酒之人准备的,当然,还要他能付得起酒资。”

    天心笑道:“小二哥,难道你看我不是爱酒之客吗?况且,你看这是什么?”说完,他从怀掏出一大块玉石,四边镶金,掷于桌。

    店小二哪里见过这种宝物,睡意顿时全无,他小跑几步过来,将那金包玉抓在手,不住的细细抚摸,露出满眼的羡慕之色。

    算掌柜的见多识广,也还是被出手如此阔绰的天心震在原地,他回过神来,喝了一声:“小宝,你做什么,不要唐突了客人,还不快快去酒窖取我藏酒。”

    店小二听见掌柜的训斥,只能恋恋不舍的放下手的金包玉,屁颠屁颠的去了。

    一坛美酒来,坛泥都未曾取下,天心拿鼻子往那封口之一闻,不由大喜道:“对,对,对,是这个味道。”

    说完迫不及待,剥落泥封,拔开坛塞,仰脖“咕噜”“咕噜”一阵痛饮,畅快淋漓,伴随“哈哈”一阵大笑,天心放下酒坛,将那金包玉随手一扔,掌柜的慌忙接过,道了声:“客官,用不了这许多的。”

    天心笑道:“无妨,这酒正是我当年所喝,老伯若还有,多给我取来一些便好。”

    掌柜的纳闷道:“怎么可能,我以为客官你只是说笑,这酒鬼镇之,往来客商,只要喝过的,我皆记得其面,为什么独独客官你,却面生的紧呢?”

    天心笑道:“老伯你不识我,也在情理当,那年我们寻来你家,已是夜,不好打扰老伯,但是酒资,可没少你的。”

    掌柜的听天心说的一本正经,脑海不由也想起了多年以前的一赃怪事,一日他酒窖取酒,忽然发现,少了十几坛的私藏美酒,酒窖之,藏酒颇多,可是那人取走的,偏偏是所有藏酒之,之最品,他当时还一阵懊恼,这贼不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他的酒窖,还能从万千美酒挑出极品,如果让他今后走的顺路,这酒肆可要关门大吉了,在他沮丧之际,又有发现,丢失藏酒的地方,黄光灿灿一片,他走近拾起,喜眉梢,原来峰回路转,这个贼“偷”走藏酒,却留下了酒资,而且酒资大大超出美酒的本来价值。

    虽说因祸得福,还是难平他心好,便悄悄藏于酒窖之,想找到这个“义贼”,谁知一蹲大半年,别说“义贼”,连个老鼠都没有看见一只,这样十多年过去,这事也渐渐的被他淡忘掉,直至刚刚,被天心重新勾起了记忆。

    “当年确实有一起藏酒失窃之事,只不过,那人留下的酒资,已足够买下我的整个酒窖,难道,难道……”掌柜盯着天心道。

    天心点点头道:“不错,酒正是我们取走,不问自取,可对不住老伯了。”

    掌柜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客人哪里的话,单单你次的酒资,今日这酒,我该全请,这金包玉,是万万不敢再收下了。”

    说完将手那沉甸甸的美玉放回天心的桌,杨潇然笑着拿手臂一挡掌柜道:“掌柜的不必客气,我们故地重游,你这酒肆十年不变,我们重金买的不是你的酒,而是你酒肆这一份情怀。”

    半推半,掌柜的又不懂杨潇然口“情怀”为何物,只能重新收回金包玉,心暗暗有喜。

    天心见店小二果然又搬来了几坛,他笑着取过一坛,借了掌柜的笔墨,坛身手起笔落,写下三行小字:“情深义重,弟与兄求醉,心与然共拜藏!”

    杨潇然见他留字,知道是想有朝一日,能与龙行无迹同来饮这美酒,不禁为他二人的兄弟情义,泪撒衣襟。

    天心纵身一跃,跳房梁之最,找了一块稳当之所,小心的藏好美酒,又拍手飞下。

    看的掌柜与店小二目瞪口呆,这哪里是寻常客人,分明是仙人到了,那几丈高的屋顶,他下全然不费吹灰之力,令人叹为观止,吓的忙小心招待。

    天心又多喝了几坛,过足嘴酒瘾,才与杨潇然出了酒肆,消失在茫茫鬼镇风雪之。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