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八零六章 仓促之下的圆车阵

诡三国最 第八零六章 仓促之下的圆车阵

    在黄尘滚滚之中,孤独余欢看见汉军帅旗一动不动,还结成了车阵,心就不由得往下一沉。

    别看现在自己从大漠杀出,出其不意气势如虹,但是实际上有苦自知。

    大漠白日的酷热和夜间的严寒,虽然他们已经是尽可能的携带了更多的水源,但是到现在也基本上全部喝光了,不论是人还是马,体力所剩都不多了,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

    比起汉人围车阵而守,独孤余欢更希望汉人能够迎上来对战!

    自己已经预先用皮袍厚厚的在马蹄上包裹起来,而汉军骑什么都没有准备,肯定会在沙砾地上吃一个闷亏,但是没想到汉军骑不仅没有对冲,而且还分出了一部分去袭击正在缠绕不休的分部!

    该死的汉军!

    到现在还在打着全歼的主意!

    就像是独孤余欢自己打算歼灭汉军骑的计划一样!

    好!既然这样,就看看是你的车阵强还是我的战刀利!这么多年在草原上纵横,还没有怕过谁!

    “吹号!撞!撞进去!”独孤余欢哑声吼道。

    第一波的攻击永远都是从箭矢开始,双方在进入了一箭之地之后纷纷以箭矢展开了最先的接触。

    鲜卑骑兵散成一个扇面,往车阵包了上来。

    箭雨交错而过,几十名鲜卑骑兵中箭,翻落马下,喷涌出来血花就像是黄色波涛上的红色泡沫,闪现了一下之后便消失不见。

    “举盾!”黄旭大吼道,然后斜斜的上前一步,将盾牌举到了斐潜的面前,将斐潜护卫在身后。

    斐潜周边的亲卫也同时间举起盾牌,为斐潜遮挡漫天而来的箭矢,只听到“叮叮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时间竟然数不清有多少箭矢落了下来!

    车阵外围的战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许多都被射得就像是刺猬一样,连叫都没有一声,倒在了地上,鲜血喷涌而出,转眼间就浸湿了周边的黄土。

    几只零星中了箭矢却没有立即死亡的马匹疼的胡乱踢踏,却被缰绳死死地拴在了辎重车上,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痛苦和不解,看着在人群当中的主人苦苦哀鸣……

    “稳住!挡住这一波,我们就胜利了!”

    斐潜放声大吼道。

    离得进了,斐潜也看清楚了鲜卑军的状态,也清楚现在鲜卑军几乎就是强弩之末了,只要抵挡住着最初的也是最凶猛的一击,鲜卑军的战斗力必定会往下滑落……

    只可惜自己的弩兵大都还在榆林,并没有跟随而来。

    这一次为了获得最好的机动力进行穿插,斐潜不得不舍弃了不少的东西,包括弩兵,因此现在只能是凭借着车阵顽强抵抗。

    大漠冲出的鲜卑人团团的围了上来,他们不敢去碰马越和於夫罗,因为他们的人力和马力都即将耗尽,只有在他们体力消失殆尽之前,先将斐潜这个车阵击破,必然会引起整个汉军的军心动摇,那样才是他们胜利之机。

    当鲜卑骑兵汹涌而来,扑倒了车阵上的时候,斐潜只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失去了声音。

    斐潜虽然被黄旭保护在车阵的中间,身边还有亲卫持盾围护,在这一刻,在人群当中往外望去,鲜卑军就像是一群从沙漠里面爬出来的沙虫,又像是黄色的潮水,瞬间就在黑色的辎重车上撞起了冲天的波涛!

    鲜卑的战马根本收不住脚,直直的撞上了车阵之外的那些马匹!

    战马和战马之间,先是肌肉皮肤挤压在了一起,皮肤开始褶皱,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崩破开,惨白色的骨骼斜斜的从伤口处显露出来,血液和断掉的骨渣顺着可怕的伤口喷射而出!

    马背上的鲜卑骑兵借着势头高高跃起,或许是体力不足的原因,有的人跳得不够高,径直撞向了镶嵌着铁皮的辎重车,然后像一个漏气的皮球一样略微弹了一下,便骨断筋折的跌落黄尘。

    而那些跳的高的鲜卑兵,虽然越过了辎重车,但是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双手,而是低下高高举起,闪着寒光的刀枪!

    像是刺破了装满了血的气球一样,被同时几把刀枪扎中的鲜卑骑兵,鲜血飞溅的老远,有几滴甚至划过了人群的头顶,喷到了斐潜的面颊上。

    斐潜下意识的举手一摸,却发现这血粘稠腥臭犹如已经腐朽的尸液……

    在嗅觉恢复的同时,听觉也瞬间恢复了正常,斐潜感觉千万种声音仿佛在这一刻瞬间压到了自己的头顶上,震得双耳的骨膜嗡嗡神作书吧响。

    在巨大的呼喊声音,惨叫声音,嘶吼当中,斐潜听到了身侧的黄旭的咆哮声:“顶住辎重车!别让鲜卑狗砍断铁索!”

    辎重车沉重无比,加上又栓结在一起,鲜卑骑兵想要突进车阵之内,只能是想办法先砍断辎重车相互之间的链接,然后才能破阵而入,但是斐潜这链接车阵的不是普通的麻绳,而是铁索!

    但是铁索砍多了同样也是会断!

    几个鲜卑骑兵马匹已经支撑不住了,踩到了在车阵之前的滑腻的尸首上,前蹄乏力跪倒在地,将马背上的骑兵甩了一个狗啃,但是这些鲜卑骑兵摇摇晃晃的又重新站了起来,根本不顾身后其他鲜卑骑兵的踩踏和撞击,满脸是血张牙舞爪的就往车阵中扑!

    原先鲜卑人都爱惜无比的战刀,现在也毫不犹豫的重重砍在铁索上,火星四溅之下,战刀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豁口,直至整把战刀崩裂,断成两截!

    断了战刀的鲜卑人先是哑声怒吼了一声,然后将已经不成形的刀一丢,竟然直接上手去扯,甚至张开牙去咬,就连自己头颅被砍断了,都死死得咬住不放,挂在铁索上摇晃着……

    持长枪的鲜卑兵不管不顾将自己唯一的武器硬生生的插到了铁索和辎重车车体之间,刚刚奋力的撬动了一下,就被侧面汉军捅来长枪扎中,闷闷的吼了一声之后便勉力的往前一扑,竟然是临死也要用自己的身体再去多撬一下锁车的铁索。

    越来越多的鲜卑人蜂拥而来,就像是一大群黄色的蚂蚁碰到了一块黑色的糖,密密麻麻的涌上来,就要将这个车阵掀翻,吃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