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207章 杨梓失踪 (7)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207章 杨梓失踪 (7)

    知道了,还一直不拆穿,就那样一直包容着自己,纵容着自己,她肯定是想着哪一天自己玩够了,玩腻了,会回家吧!

    可是直到她死得那一刻,她丈夫的怀抱里躺着得还是别人。

    杨树林像一只迷失在丛林里的狼一样歇斯底里地哭嚎了声,他抬起手开始猛扇着自己的脸,边扇边骂:

    “我是个人渣,我对不起你!”

    “我对不起你!”

    ……

    失去母亲的乖巧的女儿叛逆了,温儿也因被长期的冷淡离开了自己,她一个人选择了默默的离开了。

    一晃将近9年了,时间太久了,但是却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伤口。

    那个伤口不会愈合的,杨树林知道,所以家里他与杨梓她妈的所有合照都收拾的干干净净,就是怕杨梓见到后触景生情,而恰恰是这一点,更让小小的杨梓心寒。

    杨梓知道他客厅钢琴已经发黄了的相片,那个漂亮的阿姨是爸爸的情人,每一次自己所谓的爸爸都深情得看着那张照片,弹着他与温儿初遇时的钢琴曲。

    那首钢琴曲杨梓听了整整九年,爸爸弹得越忘情,她就越恨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杨树林都知道,他都知道,他知道女儿一直再怪自己,愧疚的杨树林觉得是自己亲手毁掉了女儿本应完美的童年,所以他才如此在意自己的女儿。

    “喂,你怎么了,我让你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你在这里发什么呆。”李肆抬起脚,轻轻地用脚尖踢着杨树林的胳膊,面不改色提醒道。

    杨树林被踢得身体左右晃了晃,而后脚麻的他直接一屁股坐到冰凉的地。

    大脑深处的记忆经历过重重理智的削弱,他头昏昏沉沉的,杨树林脸就和被水泥涂了表面一样,整张脸绷得老厚,又臭又硬,他悄悄地在夜色中,抹掉自己的眼泪,稳重地说:

    “我知道,知道,知道!”

    李肆听着杨树林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心里满是诧异,而后也很快想明白了,他除了是个大坏蛋,他还是个人,拥有感情的人,他确实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李肆开始对杨树林改观了。

    杨树林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因为刚刚一直蹲着哭,大脑缺氧,刚站起的他就往后倒,幸亏眼疾手快的李肆连忙扶住,李肆把他拉了回来,打算扶着他,让他躺在床休息会。

    可是杨树林猛地推开了李肆的手,一直往前走,颤颤巍巍两腿发抖得往前走,十几步的路程他将近耗费了两分钟,当杨树林终于靠自己探到了监狱的铁门时,他大声地喊着:

    “喂,有人吗?”

    “快来人呀!”

    “警察,我有急事要找你们,喂!”

    “喂!有人吗?”

    ……

    杨树林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可是这个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始终未有人的脚步声响起。

    杨树林的声音喊得越来越沙哑时,嗓子疼的他感觉喉咙里有异物,岔了气的他开始不停得咳嗽。

    李肆见此情形后哈哈大笑,这时扶着铁门的杨树林猛地回头,用泛着血丝的眼睛一直盯着李肆,李肆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自在了,那股戾气让李肆不寒而栗。

    李肆抿了抿干裂的嘴巴,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丝,另一只手生硬得摸索着自己的衣服,他底气不足地说:

    “你这样喊是没用的,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他们就算听见了,也不会起来的。”

    “那怎么办!”杨树林焦急地回道。

    李肆一见这个大佬向自己请教,立马腾地站了起来,大摇大摆地从床边走到铁栅栏前。

    李肆手揣兜里,自信的笑着,低声对着杨树林说了声:

    “你看好了!”

    还未等杨树林反应过来,李肆就惨叫一声,那杀猪般的叫声连续不断,就像有个人拿着小刀,不停得剐着他的肉。

    李肆的惨叫声有的长,有的短,有的高亢如生孩子一样,有的低沉地像一汪泉水。

    杨树林鄙视地瞟了一眼,不屑道:

    “真会作!”

    李肆笑而不答,凄惨的叫声也戛然而止,而是故作惊讶大声道:

    “哎呀!好多血,好多血!”

    “死人啦!”

    “有人死了。”

    “快来人呀!”

    ……

    喊完的李肆眼眯成了一条缝,嘴角一勒,道:

    “相信我,等等就有人来了。”

    杨树林听着李肆一副老成的样子,不禁有些害怕,他冷冷地说:

    “你什么知道那些人会来?”

    李肆眼珠子往翻,瞟着那个狭小的窗子,他看着那朦朦胧胧的月光,自嘲道:

    “那得感谢你呀!让我在监狱里学到这些。”

    杨树林的大脑再次受到了震撼,他以为阿福的事情推给李肆,李肆就会在牢里关个七八年,可是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早被放出来。

    他出来也就出来了,可是现在的他已经知道是自己害了他。

    杨树林的手开始慢慢握紧,他想要杀了眼前这个浑身散发混混气息的李肆。

    可是这个念头刚产生,他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变得瘪瘪的了。

    这里是监狱,这个牢房里就两个人,要是李肆死在这里,自己也肯定脱不了关系,更何况现在老了的杨树林根本不是李肆的对手。

    当李肆感觉到一股杀意来袭时,他用余光随意一瞟,正好看到杨树林握紧的双手。

    李肆的目光很快引起了杨树林的警觉,他立马摊开手,将两只快冻僵的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哈气,反复地揉搓。

    李肆严肃的表情渐渐和缓,他有点关心地问道:

    “你冷吗?”

    杨树林摇了摇头,而后出手,直接拎起了李肆的衣领,他逼近李肆,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地警告道:

    “你猜的没错,你入狱确实是我安排的,但是你要是敢牵连我的女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女儿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牵连她?还是你是这样的人,所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许是你之前这样做过,心虚了。”李肆缓缓地说着,那种轻松充满玩笑的口气中,是充满逻辑感的分析。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