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206章 医院商量 (2)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206章 医院商量 (2)

    章第206章医院商量2

    张飞惊讶了许久,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一局之长了,深呼吸几下平稳的心态之后,他沉稳地说道:

    “你们走的什么路,是什么荒郊野岭没有摄像头的那种吗?”

    李肆说:

    “高速,高速公路。”

    张飞瞪得眼睛都快出来了,她觉得李肆可能是在骗他,可是当他再次看到李肆的眼神之后,那股漠然无助,绝望的气息笼罩着他,他瞬间明白了,他不应该怀疑自己眼前的这个孩子,他应该完全信任他。

    张飞失去怀疑之后,咽了口唾沫,迟疑了会儿问道:

    “那你们是怎么运输的,那么多关卡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货运出去?”

    李肆又是一声长叹,那句叹息中充满了多少无奈,他紧皱的眉头开始舒展,然后淡然地说:

    “毒品在玩具里面,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来,他们验货的时候,拿着小螺丝刀拆开玩具,从里面拿出一小袋毒品,每一个玩具里面都有一小袋毒品。”

    “原来如此!”张飞明白了,如果真是按照李肆的说法,这样的话,平常的的检查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根本就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沉默的张飞经过思考之后,再次问道:

    “如果他们是把毒品安放在玩具里面,那他们肯定有一家玩具厂去执行这个任务,所以我们只要在这家玩具厂旁边,安插人手,那样就可以顺藤摸瓜,一下子扳倒杨树林。”

    李肆摇了摇头,他像摆钟一样晃了晃,说:

    “根本不可能,玩具厂,名义上并不属于付国生,或者是杨树林,就算查到了,他们也可以断尾求生啊!”

    张飞被李肆的深谋远虑惊吓到了,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孩子是长大了吗?还是因为从小的经历,让他比同龄人成熟得更快。

    张飞一时没有话说了,他无力去反驳,深邃的眼睛像被灰尘蒙上了一层,他结结巴巴地说:

    “你刚醒,又说了这么多话,肯定渴了吧!我都听出来了,你的声音那么沙哑!”

    说着说着,张飞就起身去倒水了,他看着饮水机里面的水,从底下拿了一个纸杯,他很贴心的,接了一半热水,一半冷水。

    然后,递到李肆嘴边,他倒是什么也没说,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肆接过水,轻抿了一口之后,说:

    “他们远远比咱们更加聪明,因为咱们在明他们在暗,所以,这条路很长很长,而且我发现,付国生和杨树林这两个团伙之间是有嫌隙的。”

    “嫌隙,此话怎讲?”张飞的疑问是提出来了,但是李肆没有搭理他。

    他微眯着眼,阳光轻泻在他的身上,这份阳光浴很舒服,他在这里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因为在这里,它是安全的,没有人会因为他的一句话,或者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给他一枪。

    大头想给他一枪,因为顾忌,所以没有给。

    那个黑衣人却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失误,毫不留情的就给了自己一枪子!

    更可笑的是,他救的那个人,如今,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肥鼠肥鼠,是他吗?是他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吗?

    他隐隐约约的记得,自己在昏迷前夕,肥鼠与黑衣人的争吵。

    “安河?”

    “安河!”

    这个名字一直一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个黑衣人头领是叫安河吗?

    而叫安河的那个人,分明就是肥鼠。

    看来肥鼠这个人也不简单哦!

    这些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关系?他越想越觉得气愤。

    他明明不想死的,他想好好的活的去享受美丽的人生,吃喝玩乐,都可以呀!

    可是他醒来之后,却发现活着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活着会遇到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有人的地方必有阴谋,必有诡诈。

    而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人深处一座高山的山顶上,四周都是悬崖。

    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他知道很多人都希望他去死。

    死得越早越好,死了就不会碍人眼了。

    希望他好好活下去的,或许都在坟堆上等着他吧!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像得了抑郁症的,他想爬上高楼,纵身一跃,远离这个纷扰的世界。

    他没有后悔去当这个卧底,卧底的任务只是放大了周围的恶,并没有改变人们的本质。

    死对于他来说,他觉得并不可怕,这是个人都可以做到,很简单很容易实现,只是很少有人这样做罢了。

    可怕的是活下来,他明白,现在的他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他就那样静静地躺着,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安逸,张飞见此也没有逼问他什么,而是轻轻地踮着脚尖朝着门的方向慢慢出去的。

    就在这时,你是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嘿,你把这里弄得这么乱,就想一走了之。”

    张飞浑身一哆嗦,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冲着你是傻兮兮的笑着,而后满是歉意地说:

    “这个工作任务有点大,咱们换个房间不就得勒!”

    李肆摇了摇头,否定道:

    “我在这里才躺了一天,就挪窝,我可不要。”

    张飞听完,就哈哈大笑,像看笑话一样,而后说:

    “一天?”

    “一天!”

    李肆看着这诡异的笑,不耐烦得嫌弃道:

    “你这笑容什么意思?”

    张飞则找回了自信,立马回答:

    “你在这里可是足足躺了十二天了呢!”

    “12天!”李肆不禁被这个数字吓到了,他刚舒展的眉毛又紧蹙起来,他的头很疼,很疼,索性他拿起手不停的抠着头发,当长长的指甲里面充满了头皮屑时,低着头的他,问道:

    “今天几月几号?”

    张飞告诉他时间之后,李肆再一次问道:

    “在此期间,什么人看过我。”

    李肆看着张飞指着自己,摇了摇头,他就瞬间明白,原来除了这个老不死的张飞大叔看过自己以外,其他人都没有来看他。

    他眉眼之中,任何温度都找不到了,他怎么说也是功臣啊!

    他运了一整车的毒品,放在市场上,那也是几千万人民币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