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205章 医院商量 (1)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205章 医院商量 (1)

    章第205章医院商量

    李肆慵懒的伸了一个小懒腰,低垂的睫毛中,他带着拒人千里的冷调,他再次问道:

    “你干了什么?”

    张飞像干了亏心事的小孩,心虚得摇了摇头,说:

    “我什么也没有干,没有干?”

    而后,张飞红着脸挠了挠头,将地上的被子一股脑扔在了李肆身上后,就兴高采烈得喊着:

    “医生!医生!”

    “病人醒了,醒了!”

    张飞边喊边往门的方向溜去,很快消失在李肆的视线里,这时的李肆眼波流转,黑如深潭,嘴角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

    他在笑这位张飞大叔,为什么会做如此幼稚的事情?

    傻子都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和张飞有关,他就是想自欺欺人的傻子哟!

    李肆看着周围的一切,想象着张飞刚刚的疯狂,是怎样近乎癫狂的举动会把一个干净整洁的病房,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他不由长叹一声,目光呆滞两眼空洞的望向前方,这个房间也就对面那面洁白的墙能看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现在脑海是异常清醒,只不过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那场下大雪的晚上。

    他昏迷之后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不应该出现这样,醒来也不应该第一个,见到的是张飞。

    他只记得付国生,要让绑杨梓,而事实却是莫名其妙的运了一车毒品。

    他不禁觉得奇怪,一千块钱走一车毒品,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吧!

    而且从头到尾自己都不知道,被他们瞒在鼓里,太可怕了,李肆越想越觉得可怕。

    他慢慢想起了那天付国生和自己谈话的表情,那份悲伤是演不出来的。

    他当时的话可信度,应该高达999,所以,绑架杨梓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

    李肆的心突然一紧,就在这时,张飞拉着医生的袖子,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张飞气喘吁吁的呼了几口重气,医生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很明显,医生是被张飞硬生生的拽着跑过来的。

    张飞弯着腰边喘气边说:

    “看我没有骗你吧。”

    医生见到已经坐起来的李肆眼睛一下亮了,他的珠子迅速的一转,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不可能的,患者怎么会醒得这么快呢!这不符合医学常识啊。

    因为正常的话,手术三天之后要是不醒,那他就是很可能要长期处于一种植物人的状态。

    都那么多天了,他怎么会突然一下子醒来呢?医生不由觉得很是诡异!

    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的手电筒,在李肆的眼珠附近晃悠了半天。

    又拿出温度计让李肆夹在腋下,他让李肆平躺在床上,他掀起来了李肆上衣衣角,打算看一看李肆肚子上缝了16针的伤口,可是掀开之后,医生再次傻眼。

    伤口不见了?

    连疤都不在了!

    怎么可能啊!

    他伸出手,摸着那平滑的皮肤,想着昨天这里是一道长13厘米的狰狞的伤口。

    医生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然后瞠目结舌地说:

    “他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恢复的很好,好的有些诡异。”

    张飞听了医生的话,顿时心里觉得很是安心!

    他心里本就有很多很多不解的事,要和李肆私下谈论一番,所以听完医生的诊断后,他果断的伸出双手,朝着医生后背就是一把。

    被推得踉踉跄跄的医生刚回头,张飞就挥着手,说:

    “你走吧,这里暂时没你什么事儿了!”

    逐客令一出,医生的脸顿时青一片紫一片,这态度反转的有点儿大呀,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医生本着严谨的治学态度,面对奇怪的事情,他应该以认真的态度去问去了解情况。

    五年前的他肯定会去将这个特例研究个底朝天,在中国医疗史,或者是世界医疗史作出巨大的贡献!

    但是如今的他,只要求没有病人死在自己手里,就很开心了。

    他眸色黯淡,像洒了一层灰,不舍的看了一眼之后灰溜溜的离去了。

    当病房再次只剩下张飞和李肆两人时,张飞的神情突然间严肃了不少。

    张飞扶起了倒下的凳子,正对着李肆坐好,说:

    “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突然中枪。”

    李肆听到这话之后,连忙再次搂起衣角,却发现肚子上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枪打中了,张飞自然也看到了。

    他也一脸震惊,他刚刚可是亲眼见到过这个伤疤的,癫狂的他刚刚在与李肆撕扯过程中,不小心看到过那个长13厘米的伤疤。

    疯狂的他刚刚,也没当作是什么大事,因为怒火中烧等自己哪有时间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枪伤,他现在都觉得可笑了,因为什么都不存在了。

    张飞的眉头越来越皱,他疑惑的抬头,道:

    “你确定你受伤了吗?”

    李肆可能也是被自己的恢复能力吓到了!愣了些许时间,而后大声反驳道:

    “我要是没中枪伤,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张飞明白了,这些都不是重点,他再一次的问道:

    “你那一天说他们运毒,他们的毒从哪里走的呀!我们当时耗费了所有的警力,却什么都没发现,然后你就失去了联系,再次见面你就出现在这家医院。”

    李肆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他保持沉默,安安静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张飞看得清清楚楚没有特意伪装的李肆,他看得到他眼里丝丝点点的冰冷和漠然。

    张飞感觉他或许是累了,可是他看了一看手腕处表盘上的时间,然后抿了抿嘴唇,继续问道:

    “当时有四辆车,四辆蓝色货车到底是谁运的毒品?我们四辆都检查过了呀,为什么你还会出现意外!”

    李肆嘴微张,慢慢蠕动着,喉结也在一上一下的动着,他低沉的说:

    “我运的。”

    这一句极为平静的声音下,张飞,一下子回到了癫狂的状态,他惊讶道:

    “什么,怎么会?”

    “怎么可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