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99章 我运毒品 (2)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99章 我运毒品 (2)

    第199章我运毒品2

    刚要划时却发现箱子是开过的,他的面色突然一改,他大声叫嚷着:

    “老大,箱子被动过。”

    听到此话的李肆,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凉,有一个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而且满是敌意。

    他咽了一口唾沫,连忙转身解释道:

    “可不关我事呀!半路上人家交警要检查呀!”

    “他就是拆开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就走了,放我们过道了,我敢保证什么都没有丢,什么东西都是原封不动的。”

    ……

    老大没有说话,小弟也不敢吱声,只好继续验货,他将手机叼在嘴里,一手拿着玩具,一手拿着美工刀,打算划时,却发现玩具,是封闭的,完完全全封闭的。

    他只好又放下美工刀,变魔术般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小的改锥,他用改锥对准玩具屁股后面的螺丝口,用力拧了拧。

    不一会儿,拧掉两个螺丝,他从玩具内部拿出了一个小的透明袋子,透明袋子装满了整整一袋子白色的粉末。

    李肆当即就叫了一声:

    “那是毒品?”

    “怎么可能,警察都检查过了呀!”

    ……

    穿着黑衣的老大,慢慢靠近了李肆,他用手故意拍了拍李肆的外套,最后用手提溜着他的衣领子,他冷冷的说道:

    “你好像话有点多!”

    李肆黝黑的眸子对准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很冷,仿佛是从地狱来的修罗,李肆当然知道这句威胁的话,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仍然处于惊讶当中,他竟然拉着一车毒品,光明正大的走的国道上着高速。

    他觉得这一切都不可思议,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走私了一整车毒品。

    验货的小弟翻开其他箱子,随机查了几个,发现没问题之后,喊道:

    “老大,货没有问题!”

    这下那个头戴黑色鸭舌帽,嘴带口罩的老大,“呵呵”的笑出了声,他将手举起来,微微挥了两下。

    后面的兄弟五六个兄弟,就连忙跳上了车,搬的箱子往下走。

    其中俩人抬着箱子往下走时,发现没有人接住那个巨大的箱子。

    老大正好看到两个闲人在自己面前,觉得有点不顺眼,就命令着旁边呆站的肥鼠,冷漠地说:

    “嘿,你扶一下那个箱子去。”

    肥鼠愣了几秒钟之后,还是迈开步子,扭扭捏捏的走过去,刚抬起胳膊打上扶时,李肆大声喝道:

    “不要扶,你的胳膊刚包扎好,你忘了人家医生怎么说的。”

    李肆一把推开了肥鼠,自己出手扶上了那个巨大纸箱子,慢慢放在了地上。

    他弯着腰刚放好东西,背后的人握紧拳头就开始偷袭,李肆灵巧的躲开了一击后,转身质问道:

    “你们眼瞎呀!自己人都动手。”

    老大将两只手揣在裤兜里,拽拽的,看着李肆,眉头紧蹙,道:

    “你带他去看医生了。”

    李肆没有矢口否认,他则理所当然地说:

    “他的胳膊都快烂掉了,为什么不带他去看医生,就算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带他去看病,这也是应该的吧!”

    说完他还不满意地撅着嘴,小声的嘀咕了句:

    “要不用你们出医疗费,你们着急啥,生气啥!”

    可是此话一出,黑衣人老大掏出枪,“砰”的一声,瞄准李肆胸膛的子弹,就顺着一个微小的弧度,进了李肆的肚子上。

    一枪命中后,老大慢慢地靠近李肆,他伸出脚,狠狠的踩在,李肆的手指上,他依旧冷漠地说:

    “多管闲事,只会要你的命。”

    旁边的肥鼠看着李肆中枪倒地后,小跑过来,推开了这个不熟悉的蒙面头目,目露杀意,恶狠狠地威胁道:

    “哪条道上有这样的规矩?交易完还杀交易人,你们如此不守信用,就不怕我们上头追查下来。”

    那个老大摘掉了鸭舌帽,抖了抖落在上头的白色雪花,不屑地说道:

    “这件事要怪就怪你,你吸毒你不知道吗?吸了毒,你还去医院,你不是往枪口上撞。”

    肥鼠眼睛突然瞪得像铜铃一般大,里头白色的部分都快喷涌而出时,愤怒的他怒道:

    “我知道呀,所以我们去的是小诊所,根本就没有血检也没有尿检,你凭什么杀他!”

    当那个老大,又重新戴好鸭舌帽之后,他压低帽檐,嘲讽地说:

    “要怪就怪你,反正人都死了,你杀了我也没用啊!”

    肥鼠刚刚愈合的伤口,如今又被撕裂开,忍着剧烈疼痛的他,看着地上,已经失去意识的李肆,他的心直接掉入了万丈深渊,原来一切都因为自己,他还那么年轻,还还那么富有活力,都是因为自己,这么善良的人,就这么陨落了。

    肥鼠眼眶微红,唾沫四溅,近乎咆哮地说:

    “安河,你以为杀了人你什么都不用管吗?我们老大不会就此罢休的。”

    而这时,一直冷漠的黑人头目,被那一句“安河”叫的有一丝动容。

    这个名字,他该有多久没有听过?好久好久了,已经记不起是多久?

    他一直冷漠的表情中,开始有了一些激动,他道:

    “老朋友啊,你还知道我叫什么,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以为死个人是个多大点的事儿呀!在这些人眼里,利益至上,我,能给他们带来丰厚的利润,他们就算生气又能怎样啊!”

    肥鼠安静了,他知道,他都知道,他想反驳,可是安河他说的是对的,每一句话都是那样的准确,是那样的无懈可击。

    站在原地的肥鼠,刚要拿起手机打120时,浑身都僵硬了,他们这些人打120,有用吗?

    这里的货还没有处理干净,救护车要是来,那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且这是枪伤,就算医生救得过来,又如何解释呢!

    他看着李肆平躺在冰冷的地上,旁边的黄色的杂草包围着他,像守墓人一样看护着李肆。

    天空中的雪花飘散在他还残存余温的身体上。

    血从他肚子上的伤口,慢慢往出溢,渐渐浸湿了衣服空气中充满着浓郁的血腥味。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