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96章 运货过程 (3)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96章 运货过程 (3)

    第196章运货过程3

    李肆刚把电话放到耳边,话筒里的人怒气竟然全消,竟然开始哀求着说:

    “你好好运完货,你要多少钱我加你。”

    李肆听着这哀求的话,连忙看来看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发现这电话确实是是大头的后,他有点不习惯了,大头没必要对自己这样呀!

    人家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李肆刚体会到,剧情怎么反转得有点快。

    他心中自然也没有想把事情闹大,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呀!人家大头都愿意低下头,自己何必咄咄逼人,那句中国几百年的俗语“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不怎么开心地懒懒散散的回复道:

    “好好,我立马就发动车子,你也别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李肆当即挂断了电话,将手机翻到了写有路程的短信后,瞟了眼,就将手机扔到一旁。

    他刚踩油门,拉上手动挡时,肥鼠迟疑了半天,最终还是从兜里拿出了还没有捂热的五百元人民币,递给了李肆。

    李肆被这突然而来的五百块钱打断了,他急忙松开了手,看着肥鼠有点红的眼珠,迟迟没有接过他手里的钱。

    李肆看着爱钱如命的肥鼠安静了,一个能为了钱甘愿当人肉沙包的人,如今竟然从他的手里能拿钱。

    李肆的大脑快速运转后,连忙推开了肥鼠粗糙的大手,他冷漠地问:

    “为什么?”

    肥鼠用白皙的双手迟缓得揉了揉眼睛,而后把钱又慢慢得收了回去,他小声地说道: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不一样?”李肆听着这像是自言自语的话,充满地疑问地重复道。

    只见肥鼠认真地点了点头后,就扭头不理李肆了,自顾自的正襟危坐,就连刚刚没系的安全带都系上了。

    李肆尴尬了好一会后,呵呵一笑,故意大声说给肥鼠说:

    “我忘了刚刚自己有没有自我介绍了,我叫李肆,李斯的李,放肆的肆!”

    ……

    肥鼠小声的念叨了几句,将他的名字死死地刻在脑海里。

    李肆则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开始驾驶着小货车向着目的地加速行驶。

    凌晨两点出省,高速公路上空空荡荡的,再加上这本就是荒郊野岭,天又黑黑的,李肆莫名得有种压抑感,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他好困,他今天几乎没有合眼,长时间的精神紧绷,让他感觉到很累。

    高速公路本就是在不停得直行,很容易打盹的,周公时不时地骚扰一下李肆。

    李肆的头上开始冒着金星,眼前原本只是车灯打出来的一段明亮的公路,可是现在出现了好多人头,原本那些人头像气球一样飘在空中,可是突然在一霎那,那些头就爆炸了,血浆四溅,白色的骨头,红色的肉,车窗户上全是鲜红色的血。

    李肆灵敏的鼻尖开始嗅到警觉味后,他猛地一惊,急踩刹车。

    后面几辆差点追尾的私家车,开了窗户,骂骂咧咧骂着李肆。

    李肆的大脑瞬间清醒,血色的车窗没有了,气球般得死人头也消失了,车里只有一个已经进入梦乡的肥鼠,轻声打着鼾声。

    他用冰凉的手指使劲掐着鼻梁,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依旧昏昏欲睡,他又揉了揉太阳穴。

    可是他还是困呀!他拍了拍已经熟睡的肥鼠,可是当李肆靠近肥鼠后,鼻尖突然闻道了梦里熟悉的血腥味。

    他立马愣在了原地,他没有选择直接叫醒肥鼠,而是将手机手电筒点亮,轻轻靠近他,鼻子很快嗅到了汗臭味当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他看到了肥鼠深蓝色的卫衣上湿漉漉的一片,他从兜里拿起的水果刀朝着衣服轻轻一划。

    他掀开了衣服后,两眼充满恐惧,身子已经惊呆了,僵硬在原地。

    手机的灯光晃着肥鼠的眼睛,肥鼠的眼睛眯了眯,可能是因为身体受伤的缘故,他本就没有睡熟,所以很快醒了。

    当他一睁眼就看到了放大的李肆的臭脸,先是震惊,后是愤怒,他倔强的怒吼道: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我可没有那种嗜好。”

    “嗜好”这一词在李肆的脑海当中一片遐想,两个男的抱在一起相亲相爱,宛然一体。

    想到这儿时,他的肚子里莫名的有些东西往上涌,他的喉咙,有点儿难受,他像怀孕一样干呕了几声。

    肥鼠当即就不抱怨什么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堆卫生纸,递给了不舒服的李肆。

    李肆接过纸之后,随手扔到一旁,他刚要开口问时,才睡醒朦朦胧胧的肥鼠就发现自己的袖口破了一个大口子,衣服的切口平整,显然就是用什么东西一下子划开的。

    肥鼠当即警惕的往车门的方向缩里缩,他用另一只手挡住了,袖口已烂的手臂,脏脏的衣服很快就沾上了黄黄的脓水,脓水当中一半血水。

    李肆看着肥鼠还在躲藏,还在隐瞒,当即就拽着肥鼠受伤的胳膊,用手电筒的光打在那一堆已经烂在一起的肉上,两眼瞪大,质问长肥鼠:

    “你别跟我说这是自己啃的,没事儿自己闹的玩儿的。”

    肥鼠沉默了。

    李肆愤怒了,他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伤口,上面全是皱皱巴巴的死皮,还有稍微动一下就能往出流的脓水,还泛着一丝已经发臭的肉味,这时李肆才发现,血腥味已经根本不算可怕的了。

    他怒道:

    “你的胳膊想不想要了?伤口都感染成这样了,你是怎么想的!”

    肥鼠刚要说自己也是情非得已,如今的局面,只算是无可奈何。

    谁会不想让自己健健康康啊?如果胳膊就这样废掉,这样的一个残疾人,没有学历,还有前科将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他两眼通红,隐忍着泪水不要掉下来。

    李肆的愤怒慢慢平静下来,冷冷的问道:

    “伤口感染成这样,为什么不立即处理。”

    急切的目光渐渐变成了关心时,李肆问道:

    “你何时受的伤,伤都成这样了,你都没有去医院,说明你不方便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