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65章 来新人了(2)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65章 来新人了(2)

    第165章来新人了2

    他摸了摸自己油腻腻的后脑勺,道:

    “你会唱什么歌!”

    海子抬起了头,眼里却流露出很兴奋的表情,手里全是黏糊糊的莫名液体,他嫌弃的看了眼,将手微微立在旁,那股恶心的味道在小小的范围传开,他也红着脸继续说道:

    “我会唱宋祖英的好多个呢!比如好日子,大地飞歌,辣妹子。”

    不懂70年代审美的李肆眉头皱得老高,嘴微张,大喊:

    “停停停,除了这些,你还会唱什么?”

    海子兴奋地回答道:

    “黄梅调!”

    李肆立马咽了口口水,眼睛睁得大小,就像不认识这个人样,他随手捡起自己脱掉的鞋子,鞋板子扔在了海子脸,怒道:

    “给老子把裤子穿,以后这里没有这个什么立飞机,有的只有擦地和洗蹲坑。”

    李肆顿了顿,环顾了下四周20双反着光的黑白相间的眼珠,阴沉着张臭脸道:

    “我不管之前这里有什么破规矩,但是我来了,这些没营养的规矩就得变。”

    说完不忘,回头冲付国生笑,道:

    “大哥,我说的对吧!”

    付国生头微点,李肆就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他让所有人集结起来,排成行,挨个问他们的犯罪前科,外加因什么入狱。

    最后就像按衣服的颜色深浅,把他们归类,盗窃的和盗窃的站在起,诈骗的和诈骗的起,贩毒的和贩毒的在起。

    不会儿,人就被分成了5组,有的组人很多,大部分干的都是小偷小摸的活,有的组就个,自己当光杆司令,干的也是大案。

    李肆像个领导样,将手背在身后,步步挪着徘徊,绕了好多圈后,将自己脖子的银色小钥匙项链摘了下来,放在手心里,晃悠到盗窃组,让行5人都仔仔细细都看了遍后,低沉地说:

    “这个银色项链,我揣兜里,你们来偷,听明白了没有。”

    其中个很瘦小的人,为难地说:

    “这样不好吧!”

    另个也连忙开口,道:

    “我们偷别人东西都是趁别人不注意,你这都注意了,你让我们怎么偷。”

    他们话还没说完,海子就将手心摊开了,手里就是那条李肆兜里银色钥匙项链,李肆愣了小会,没有连忙接这个项链,而是个大巴掌拍在了两个找借口的小偷头,他狠狠的把他们的头按下,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看看,人家也是小偷,你也是,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他扭头,歪着头,侧着脸,对另个也说:

    “还有你,还有你,听说过术业有专攻嘛!你们学学海子,人家这样的,干行就是行的精英,你们说自己是小偷都给小偷摸黑呀!”

    李肆说完,就立马把钥匙项链揣兜里了,也看见了海子嘴角微微的弧度,不由对这个人心里存了份警惕。

    正在这时,看安徒生童话的付国生抬起了头,盯着李肆,轻飘飘地说:

    “你呢!擅长什么?”

    李肆被突然发问,背后凉意十足,但是他还是装作副痞子样,风轻云淡地说:

    “我什么都不擅长,就是不怕死!”

    付国生听完哈哈大笑,道:

    “郑林,你可真能开玩笑!”

    李肆听这名字,心里咯噔声,下意识得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方的不锈钢号牌“4222郑林”,他抿了抿嘴巴,闭了下眼睛,道:

    “我不叫郑林。”

    所有人的目光从四面八方传来,张飞看着摄像头里传来的影像,心都快跳出来了,他眼睛死死的盯着监仓里发生的切。

    这切仿佛都与李肆无关,他处乱不惊,慢慢的平静地道:

    “郑林太生分了,叫我郑老二吧!”

    ……

    2017年2月11日,早,天蒙蒙亮,管教就拿着电棒敲着铁门,扰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好梦,他趾高气扬的开了门,叫醒了所有人,说,要这里的20个人在元宵节准备个节目。

    李肆,不,准确点来说,现在应该是郑林了,郑林揉着自己的睡意惺忪的眼睛,想让模糊的影像更加清楚点,可是还没等他看清来者何人时,管教就扭着屁股,离开了。

    郑林索性头扎进了被窝里,继续睡回笼觉,他不知道这个元宵节节目是张飞特意安排的,呢,让他在监仓里的生活尽量变得有滋有味点,二呢!只有团体活动才能增加团队的感情,这也算给郑林和付国生间接的制造机会。

    醒了的海子,打了个懒洋洋的哈切,就起床将自己盖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就拿着洗脸盆开始用抹布擦地,半个小时后,很多人都醒了,付国生随意的套好衣服,汉子就像老付肚子里的蛔虫样,立马顺势喊了句:

    “老大马池,面壁。”

    很多人随意的套了个裤子,就打着冷哆嗦面壁了,有的直接裹起了被子,靠着墙继续呼呼大睡。

    李肆倒是不在这些队伍当中,他慢吞吞的穿好了衣,裤子,看了眼往蹲坑的位置挪的付国生。

    付国生刚要脱裤子撒尿时,却发现脚边还有个人,蹲在脚边不停的用布子抹着地,老付眉头皱,用脚尖轻轻踢了下他,神情严肃道:

    “面壁去。”

    海子没有抬头,只是嘴里不停呢喃着:

    “最后块,这是最后块了。”

    付国生自己快憋不住了,就没管仍在自己身旁擦地的海子,还没等,他撒完尿,他就被浸湿的抹布勒住了脖子。

    面壁的人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断断续续的支吾声,海子用胳膊肘发力,使劲的勒着,付国生脖子勒出了条红色的勒痕,他的反抗越来越弱,呼吸越来越困难。

    正当这时,郑林闪闪到海子身后,朝着他的脑袋狠狠击,他摇摇晃晃的晃了下,就直愣愣的倒地了。

    大难不死的付国生,空洞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他慢慢的瘫倒在地,将倒挂在自己脖子的臭抹布,无力的甩在地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