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62章 老二范儿(1)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62章 老二范儿(1)

    第162章老二范儿1

    老付肯定地回复道:

    “可以,只不过拿人钱财,就得替人办事,所以,牢头这个位置还是不适合你。”

    李肆“欧”了声,表示听到了的意思,而后头歪,斜眼打量着老付,嘴角大咧:

    “可以呀!反正牢头又不能当饭吃,谁给我钱,我认谁?”

    老付紧绷的脸笑开了,道:

    “咱们要以德服人,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对吧!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

    “欧!君子是应该动口不动手。”

    李肆附和得说着,他慢慢靠近了老付,几乎已经到了脸贴脸的地步,老付喜出望外,点了点头,朝着李肆示好地笑。

    李肆也笑了,像笑泯恩仇样,他们都笑了。

    下秒,李肆直接挥起胳膊,拎起了老付的衣领,黑眸子微闪,恶狠狠地道:

    “忘了告诉你,老子不是什么君子,君子谁会在这里呆着,你说呢!”

    付国生何时受够这气,他又恼又气,还有点恐惧,声低沉的叹息声从李肆嘴里吐出来,老付猛地抬头却发现,此时李肆已经平静下来,他不由害怕得打了个冷颤,他们的眼神相汇成条线,监仓瞬间安静了。

    老付突然发现自己失态了,作为个牢头的干的就是约束监仓里所有的人,犯人的是犯人之间自己解决,可是这次仿佛事态不受控制了。

    老付像被雨水打蔫了花朵样,低声下气的哀求着:

    “大哥,以后你是大哥,你没必要非要搞死我吧!”

    李肆翻了翻白眼,松开了自己的手,饶有趣味的看着老付惊恐的脸,道:

    “你记忆不好吗?用不用我再提醒你下,是谁先要搞死谁的。”

    老付因为李肆的突然放手,他听着李肆充满敌意的话,以为他又要打自己,他当即吓得用胳膊肘挡了下,奈何胳膊太酸,吧唧,从大通铺上屁股摔了下来,疼得他像个老太太样,哎呦呦的乱叫乱呻吟着。

    老付苦着脸,无奈地愤恨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记仇呀!新人进仓都免不了顿打的,外面的和谐社会还天天打群架呢!难不成你要在这里搞民主!行不通的,行不通的。”

    李肆看着滑稽又严肃的老付,没有笑他异常激动的表情,反倒平平淡淡说: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成什么样,都是你们逼我的。”

    老付听着李肆仿佛同情自己的口气,没有管他是不是认同这个观点的正确性,为了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摸着自己摔疼的屁股,龇牙咧嘴道:

    “你看看,现如今有多少高中初中都让混混当班长,你知道原因吗?”

    老付顿了顿,拼命的摇了摇头,甩掉了头上叉的破筷子,头发就全部散了下来,他随便扒拉了两下头,继续道:

    “你不知道?那是因为没有敢不听混混的话,照你的想法,应该好成绩的去当班长,可是好成绩的眼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理数化!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这样,你太年轻了,懂吗?”

    李肆右眼皮跳了跳,沉默了,从小到大的经验都告诉他,聪明的怕猪样的队友,有钱的怕不要命的敌人。

    付国生看着不说话的如雕像般的李肆,怒极反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站了起来,道:

    “你要抢我牢头的位置,没问题,这个这里的每个人,只要心狠到定的境界,谁都可以,但是你想要我的命,这句就是大话了。”

    老付无奈的留下两行泪,抿了抿嘴,绝望地说:

    “这地方别说你杀人,就是想自杀都和登天样。”

    说完话的付国生,摸了摸头发,感觉湿湿的,他用指尖探了探,放在鼻子上闻了闻,闻到了唾沫的酸味,手感还粘粘糊糊的,立马想到李肆个逼崽子,唾沫吐到了自己头发上。

    老付吼道:

    “你怎么吐人,恶心恶心呀!”

    李肆也抹了把自己脸上付国生飞溅的唾沫,道:

    “你刚刚那么多废话的心灵鸡汤,给谁喝呀!恶心恶心呀!”

    老付跺脚,喊道:

    “我又没骗你。”

    “这里,监仓上巡逻的岗哨20分钟次,管教跑到这里,再开门,大概要5分钟,你离我这么近,我杀你难吗?”

    老付听完李肆的话,不由害怕的往后退了退,脑袋里的浆糊嗡嗡作响,他也算明白,今天的奇耻大辱,是没办法抱了,碰上个听不懂人话的货,道理连狗屁都不如。

    他咽了口唾沫,道:

    “你敢?”

    李肆冷不丁拦住了付国生的去路,道:

    “老大好!”

    这突然的讨好,立马吓得付国身六神无主,惊恐的喊着:

    “救命!救命”

    可是李肆并没有像之前样,发难与老付,而是恭恭敬敬的拘了躬。

    巨大的求救声很快就将管教召唤出来了,可是李肆见到后,立马笑呵呵的说道:

    “报告,长官,两百个俯卧撑,已经做完了。”

    付国生猛地推,将李肆推到边,拉着铁栅栏,急急忙忙的报告长官,要求换仓,此刻的他,帅气的音容眼睛扭曲到极点,他不是怕,是非常怕,你床上天天睡个想要杀你的人,是什么感想,你亲密的朋友,爱人,上秒和你拥抱,深吻,下秒就用刀捅死你,你会怎么样

    听完话的管教没有继续开锁,他冷哼了声,翻着白眼,道:

    “你以为这是你家呀!嫌床底,你可以换个床,这里,不是你享乐的地方。”

    管教拿起手里的电棍,吓唬了下往日猖狂的付老板,就扭着屁股,哼着小歌,离开了,留给老付,个越来越小的背影。

    “喂!你不要走,不要。”

    “我给你钱,给你钱!”

    李肆拍了拍老付颤抖的肩膀,微微笑,道:

    “你给我钱吧!”

    老付回头,对上了刚刚还在凶神恶煞要自己命的那张可怕的脸,猛的刚想推开,就抱头慢慢蹲了下来。

    李肆看着很害怕自己的老付,生怕自己不说分由就再被暴打顿。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