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60章 监仓复仇(1)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60章 监仓复仇(1)

    第160章监仓复仇1

    “我呀!怎么,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李肆看着模模糊糊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听声便知道他是谁了,他试图睁大自己肿肿的充满血丝的眼睛,可是越用力眼睛就越疼,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泪腺酸了,泪不受控制的往出溢着水,他拼命得摸着眼泪,道: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

    张飞看着哭得那么凄惨的李肆,不由调侃道:

    “哎哟喂!第次见你哭呀!之前你都拽拽的,副你很厉害的样子!”

    李肆咬紧下唇,冷言道:

    “你要是说风凉话,就赶紧滚吧!”

    张飞从手里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张表,眉毛皱了皱,说道:

    “哭了,脾气还这么臭,赶紧签个字吧!”

    李肆近乎癫狂地剧烈挣扎着,铐在铁床上的链子扯得叮叮作响,跳下床的他朝着张飞发狂的移动着,铁床被拽离原地半米多,他发狂地喊着:

    “滚,滚,我不会签字的,等老子出去,第个弄死你。”

    张飞尴尬的笑了笑,看着情绪如此激动的李肆,尽量放缓语速,轻和的安抚道:

    “不要动气,动气之前你也看看这个表上写的什么?”

    李肆坚决地否定道:

    “我是不会当你走狗的!”

    张飞闭了下自己翻起来的大白眼,解释道:

    “这是张结婚申请表!”

    “什么?”

    “我不结,我和谁都不结!”

    李肆当下就只手拿起了表格,将牙齿对准表格,唾沫刚润湿字条,即将开撕时,张飞着急地大喊道:

    “不能撕!”

    “这是你和温鑫的结婚申请书,你要去当卧底了,万死了,她就会变成直接受益人,这也算了却你的桩心事,不是吗?”

    李肆拿着表格的手僵住了,纸条滑落指间,他闭住了不甘的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慢慢滑过脸颊,他脑海里满满都是与杨梓的美好回忆,渐渐的回忆模糊了,散掉了,彻彻底底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温鑫,他微微张起朱唇,弱弱的无力道:

    “我签!”

    李肆在张飞的帮助下,签了字。

    张飞摸了摸这个哭得和孩子样的人,将眼光移向了门口的位置,朝着打算破门而入的警察,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进来,而后,他拍了拍李肆的肩膀,无奈地说道:

    “现实永远都是这样的。”

    蜷缩在墙脚的李肆,舔了口嘴边的泪水,咸咸的泪水在舌尖绕了圈,被他从喉咙咽进了肚子里,他整理了下情绪,平静地道:

    “帮我好好照顾温鑫和孩子。”

    张飞肯定的回答了李肆,就迈开了离开的步子,可是他到了门口的位置,却意外的回头,说:

    “你还是在那份特勤协议上签字吧!那样你父亲的事,说不定会另有转机!”

    “转机什么,人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转基因你妈了。”

    李肆酣畅淋漓的骂完,就“啊”的声怒喊,他快要崩溃了。

    “啊!”

    高分贝的怒吼,将他内心的压抑感释放了三分之,他早已经累得不堪重负,所有的切,压得他天天宛如窒息般的垂死挣扎。

    他不顾手腕上的血痕,将铁床上的被子,枕头,床单,褥子全都扯烂扔了。

    发泄了通的他,低声痛哭着,他含糊不清地呢喃了句:

    “我和你已经没了任何可能!”

    “点都没有了。”

    在他病情恢复期间,他再也没有说过句话,再也没笑过,哭过,不管对方是美女还是帅哥,是怕他,还是爱他。

    他如行尸走肉般,每天的所有的切,都在平静的重复着,他天天都在病床上,看着铁栅栏的窗外。

    太阳东升西落,外面的世界天天都在发生的变化,而这里永远的成不变。

    李肆满是血丝的眼睛消失了,露出了透着满是凄凉,如海般深邃的双眼,身体上的伤口全在快速愈合着,可是他确越来越瘦,成了瘦竹竿。

    2017年,2月8日,晴,李肆慢慢从男孩子蜕变成男人,这可不是靠破了处就能行的,因为,现实中,有人辈子都做不到。

    如何在中保证自己的初心不被淹没,如何在感情中取舍,懂得如何去爱人,更要懂得什么叫责任。

    爱情,不会是辈子,而责任是生,爱情可以逃避,但责任旦选择逃避,人的意义就消失了。

    伤好的李肆,每走步,都叮当作响,脚上有脚链,手上有手铐,他在进监仓的那栋大牢时,猛的抬头,看了眼头顶蓝白相间的天空,微微笑,踏入了大楼,过了长廊,入了监仓。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个消失几天的小伙伴,他们打量着面色惨白的李肆。

    安静在这个面积不大,人口众多的地方,奇迹般的存在了良久。

    等监管走后,牢头老付伸了个懒腰,轻飘飘得笑着说:

    “欢迎回家!”

    李肆冷着脸,不屑地看着说话之人,慢慢移动着自己灌了铅的双脚,当他与老付的距离只剩30厘米时,他们对视眼。

    李肆就快速的用胳膊肘勒住了牢头,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个断了半截的不锈钢叉子,对准牢头白净的脖子上。

    牢头瞬间慌了,所有人也全急了,急了的小兵,下子挥起拳头,涌了上来。

    李肆冷哼了声,道:

    “来呀!来呀!看你们拳头快,还是我的叉子快。”

    牢头给那些冲上来的兄弟们,使了个眼色,就立马安抚道:

    “兄弟,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冤的,没必要动真格的。”

    李肆邪魅下,不带任何温度,淡淡地如幽灵般飘飘渺渺地说着:

    “咱们是没有远日,但是近日,可是”

    李肆顿了顿,恶狠狠的咆哮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我被打得半死不活,全是你指挥的!”

    牢头干笑了两声,颤颤巍巍地辩解道:

    “那是惯例,谁都免不了的。”

    李肆听完,惨笑道:

    “你是牢头,你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