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158章 打架立威(2)

我是书里的人最 158章 打架立威(2)

    第158章打架立威2

    人冲上来的那刹那,牢头的眉头皱了皱,他看见李肆的眼睛眨不眨下,当即嗅到丝危险,出声喊了句:

    “小心!”

    可惜,晚了。

    感冒的李肆呼了两口重气,发现鼻子堵了,看着眼前这些各型各色的人渣们,果断的开始恶心他们把,他捏着鼻子,刺啦声,就对着穷凶极恶的犯人开始甩鼻涕。

    前面的几个人抹着自己脸上星星点点的鼻涕,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下子士气就像鼓鼓的气球泄了气。

    余下的几位,气的怒火中烧,找了天麻烦的汉子的化掌为拳,高高落下时,却不料“啊”的声吃痛的声音,他浑身的肌肉就和炸了毛的猫样,人直往上耸,两腿夹得紧紧的。

    李肆刚要收回他踹到他下身的脚,就借机趁着他弯下腰的刹那,狠狠的戳他的眼睛。

    汉子又是声杀猪般的惨叫,李肆知道要是对真枪实弹干,这里的每个人他都打不过,但是拳头打不过硬实的肌肉,两指可是戳得瞎眼睛。

    李肆越打越凶,如果出指戳的就是眼睛,出脚就是裆部,生怕别人断子绝孙不了,如果对手机灵捂着眼睛,护着裆,他就直捣鼻梁。

    顿时猛烈进攻的叫苦连连,聪明的人开始往后缩,没有大脑的,嘴里嚷嚷的要拼命。

    牢头见状,骂道:

    “蠢货!黑子上去练练手吧!”

    大个子的黑子分开了众人,仓里剩下的人全部往后撤。

    不眼瞎都看得出来,这个黑子杀伤力就是“导弹”呀!黑子扒拉开前面的众人,瞪了眼李肆。

    说时迟,那时快,已耗尽大半力气的李肆,把搂住了正在往回撤的缺这半颗牙兄弟,李肆用胳膊肘勒得他死死的,另只手化作拳头,狠狠得像敲木鱼样敲着他的脑袋。

    缺半颗牙的兄弟,闭着两只红肿的熊猫眼,晕晕乎乎得晃着头,喘不过气的他,憋的青筋暴露,满脸通红。

    李肆看着黑子浑身散发的煞气,看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主,他不禁想要求饶,可是,如今早已经打红眼了,现在服软只会被打的更惨,于是出于自我保护,他把手里的人勒得更紧了。

    黑子看了眼快死的半颗牙,手指着李肆的鼻孔,冷冰冰得道:

    “放开!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李肆嘴角抽,往后退了小步,打红眼的他狂妄的笑了几声,瞪大了双眼,恶狠狠的说:

    “你们之前不是问我犯什么事进来的吗?今天祖宗告诉你们,爷杀了人。”

    李肆顿了顿,像匹失控的恶狼,咬牙切齿地吼着:

    “而且死的是两个人,你们谁过来,我弄死谁?”

    我靠,黑子从进这个破地方开始,就没有碰到这么横的,他黑着脸,飞起脚,直踹李肆的肉盾,那人惨叫声,李肆被这脚的冲击力,直接咚的身撞到了后墙,他浑身立马刺痛,背后都摩擦出几道血丝。

    李肆当下手松,挟持的肉盾翻着白眼,无力地倒在地上,旁边的人眼疾手快地将这个“麻袋”扯离了战场。

    没有肉盾和人质的李肆,就像乌龟失去了壳子,黑大个两手握在起,像流水般扭动着,“咯咯”地全是骨头想撞击的声音,他妖孽般的笑,就应该高难度的回旋踢,李肆感觉到自己牙齿瞬间松动,下秒就像待抹脖子的羔羊,样死死地趴地上动不动了。

    墙倒众人推,刚刚被打的犯人,如今又扑了上来,所有人左脚,右脚,或踢,或扫,或踹,或挑,每脚下去,都是闷哼声,他被踢在墙角,蜷缩着,黑子笑着,脚踹在了李肆的肋骨上。

    钻心的疼痛还未来得及叫嚷,又来脚,侧侧得扫在李肆脸上,他咳嗽了声,张着白牙,吐出满口血。

    不知道多少脚后,李肆活脱脱的像被抽了筋骨,软塌塌得躺在地上,嘴里流着血,很困的他,慢慢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周围的人看着这个声不吭的人,渐渐失去了兴趣,以往的新人,被打,就咋咋呼呼的乱叫着,各种各样的求饶声,杀鸡宰羊的痛苦声,他们见得多了,唯独今天这个奇怪的人。

    黑子,冲着牢头老付微微笑,表示任务切进展顺利,他就底下头,像上帝样俯视着这个被自己踩到脚底的人,赞许道:

    “你虽然不是个练家子的,但是,你是条汉子。”

    黑子赞许完,眼里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凶狠,他狰狞得说着:

    “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弱,没有人会怜香惜玉,你弱,所有你只有被挨打,新人进来,擦地周,你翻倍,三个月。”

    “休想!”

    李肆咬着甜甜的,黏黏的血,死狗样的翻身,蹲了起来。

    “嘭”的声,门开了,警装的管教虎着脸,站在门口,吼了声:

    “刚刚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又打架了!”

    “他们打我,我都快被打死了!”

    远远在墙脚的李肆,说完话,就站了起来,投诚般的举起双手,穿过堆错落有致抱头蹲着犯人,往警察的方向靠,差不多时,他指着丸子头的牢头,说:

    “他,就是他打我!”

    牢头气的立马要起身暴打李肆顿,可是恰在这时,对上了监管冷若冰霜的眸子,只好强力辩解道:

    “胡说,我们只是切磋了下,不是打架!”

    监管面无表情拿着电棒,指着侧的李肆,对着牢头说:

    “蹲下!”

    李肆看着和自己样穿着深橘色监服的犯人,都抱着头,蹲着,副极为乖巧的样子,他也照猫画虎学着样子,蹲了下来,他刚蹲下,就像抱住最后根救命稻草样,大声呼救着:

    “我是新人,昨晚刚进来的,他们见我不顺眼,就打我,还让我洗半年的厕所,擦年的地。”

    牢头辩解道:

    “胡说,不是这样的!”

    “胡说什么,你刚刚和所有人都说,你是这里的老大,谁不听你的话,就玩死谁!”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