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45章 又入虎穴(2)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45章 又入虎穴(2)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异常安静的大厅,保镖头目笑罢,开始狂妄的说:

    “这个酒店都是我们老板的,你认为这些人敢吗?”

    文章见势不妙后,将自己怀里的人递给了李沁,嘱咐道:

    “我掩护,你快走,还有我拖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快点。”

    李沁将闫妮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吃力地往文章肉搏出的出口走。

    李沁好不容易将闫妮放在了自己车上,看来眼浑身是伤,还在拼死相搏的文章,嘴角勾,摸了把昏睡的闫妮,就朝着荒郊野岭的大别墅去了。

    浑身是血的文章,敌不寡众,倒地了,他被那些重伤自己的人,随意得抛在了垃圾桶里,天亮之后,就被以捡垃圾为生的老伯,送到了医院。

    2017年6月17日,中午12点,闫妮渐渐醒了。

    强烈的太阳光照的她,慢慢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恍恍惚惚中,她发现自己处在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她打量着这个近乎完美的公主房。

    摸着自己躺着漂亮床,感觉是那样的陌生,智商掉线的她又钻进了被子里,继续装睡。

    可就当这时,走进来了李沁,她笑着说:

    “你醒了?”

    闫妮盯着她,揉搓着自己又长又乱的发丝,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沁嘴角咧,无奈得说:

    “这是我家呀!”

    闫妮突然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了,她试图想让自己记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昨晚的记忆零零碎碎,还有大片漆黑的黑洞。

    闫妮掀开被子,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漂亮的裙子破破烂烂,明显是被人撕扯过的样子,她严肃得质问道:

    “这是怎么弄的?”

    李沁看着她直勾勾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吃了,就立马摆了摆手,解释道:

    “我去接你的时候,你就这样了,我哪知道发生了什么

    ?”

    闫妮看着她温暖的笑容,如沐春风般毫无恶意,就是那双看自己的眼睛太过炽热,就像看着爱人样,让她毛骨悚然。

    裹着被子的她能感到种莫名的寒意,她不由“啊切”得打了个喷嚏,说:

    “我记得当初我被王戏那个设计师,拉着到处陪酒来!”

    李沁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将自己手里的裙子递了过去,温和得说:

    “你先把衣服换掉吧!这附近挺漂亮的,我带你出去转转。”

    闫妮看着漂亮的公主裙,满意得笑着,她看着有意回避的李沁,有意调侃道:

    “都是女生,你有的我都有,有必要这么害臊吗?”

    李沁被这么说,白皙的脸蛋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闫妮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好赶紧换了个话题,问:

    “我今天不用去公司上班吗?”

    李沁说:

    “我先给你看样东西吧!”

    说完,李沁扭头就走,拿了台笔记本电脑过来,打开百度,搜“王戏”两个字。

    就出现了很多王戏与著名模特艳儿殉情的新闻,她随意点开条,给换好衣服的闫妮看。

    闫妮看完后,愣了,水灵的大眼中全是惊恐。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这些人昨天晚上还跟自己有说有笑,吃吃喝喝,今天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李沁绕道了闫妮后头,把抱住了她,安慰道:

    “这些事都与你没关,但是你确实现在需要避避风头。”

    闫妮听话的点了点头。

    李沁从旁边拿了把梳子,开始给闫妮梳头发。

    木质的发梳从如瀑布的长发中,像鱼儿样自行穿梭,很快杂乱的“草坪”就被理得服服帖帖的,漂亮极了。

    闫妮眼眶有点湿,但是她没有哭出来,只是哽咽得说:

    “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给我梳头的。”

    认真梳头发的李沁,眉头皱,不解得问:

    “小时候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她憨笑了两声,急忙否认道:

    “不对,不对,妈妈也就小时候能给自己小孩梳头发,当然得是小时候了。”

    闫妮听着这番看似合乎情理的话,只是苦笑着,没有再多说什么。

    头发很快就扎好了,李沁看着近在咫尺的心上人,看着她颦笑,看着她的每寸嫩滑的肌肤。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干脆步做,二不休,直接扑倒了闫妮,死命得扒着她刚穿好的衣,对上了红唇后,直接插到了她的牙齿里。

    可是衣服还没扒到半,她就被闫妮临门脚,重重得踹下了床。

    惊魂未定的闫妮大口的喘息着来之不易的空气,她怒吼道:

    “你刚刚在干什么?”

    李沁舔着自己微肿的嘴巴,冷笑道:

    “男女干这种事,叫鱼水之欢,合欢之礼,女女干这种事,就被你们当做变态看,对,就是你现在这样的眼神。”

    闫妮心跳不由加快,手无足措的她,大脑片混沌。

    就像处于个黑黑的屋子里,闫妮吓的手心淌汗,脚掌头皮都冒着虚汗,她抬头对上了李沁凌厉的目光,浑身不由颤抖起来。

    李沁将这切都看在眼里,她收起了自己怨恨,整理好情绪后,平静得说:

    “我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你愿意的话会更好,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的,你在这里歇息会吧!”

    闫妮看着她失望离去的背影,时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是同性恋,竟然是同性恋,她算自己的朋友吗?

    “算吗?”

    深深的恐惧感渐渐消失了,她也翻找了这间卧室所有的地方,仍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就想起了床上的笔记本电脑。

    她打算想办法自救,可是最后她迟疑了,毕竟李沁没有伤害自己,而且那件事应该也算她的吧!

    如果贸然求救,会不会毁掉她,人家之前也帮自己不少忙,要是现在公然翻脸,岂不是成了白眼狼。

    烦心的闫妮想要心静下,就打开了曾经存好的云端文档,打开了之前自己写的,开始查找错字。

    不知过了多久,饿了的闫妮放下了手头的改字任务。

    走出了房间,却发现门口的大镜子上,用口红画着巨大的笑脸。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