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八七章 骨都候的末日

诡三国最 第七八七章 骨都候的末日

    美稷在意义上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特指的美稷南匈奴王庭的王帐,一个就是指美稷这一块草原。

    稷,也,五谷之长也。

    美稷。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其实从名字上也能看的出,就是说在这一片土地上都是美丽的稷苗的含义。

    呼延部和兰部,在美稷北面比较靠近漠北的区域,而骨都候在美稷的东面,临近貉县的旧城,水草丰盛,也算是不错的一块地。

    只要是曾经有过野心的,或者是有做个一番什么事业的人,不管有没有成功,总是会有一种情结,希望将来老的时候能够指着某某地方,对着自己的小辈们,一脸严肃的说道:“这里……还有那里,曾经是我那个时候奋斗过的地方……”

    可惜,有太多的时候,想象当中的和现实当中永远就像是隔着一面镜子,似乎可以看见,却永远无法走到同一边。

    就像须卜庆格尔泰现在一样,他根本没想到鲜卑的人马会掉头冲着他的部落而来,更没想到的是居然是阿兰伊和临银钦带的路。

    曾几何时,须卜庆格尔泰他以为这撑犁之下,也都是围绕着他来转的,尤其是他的父亲接任了南匈奴单于的那一段日子。

    那时候他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东西都看不惯,看不顺眼,就连他自己的父亲都觉得过于懦弱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草原上的汉子。

    那时候他豪情满怀,认为自己应该天生就是要建功立业,成为一个让部落里面的所有人的尊敬和传唱的人,带着族人走向一个又一个的辉煌。

    那时候他意气风发,不管是遇到什么人还是遇到什么事情都觉得这些人在做这些事情怎么会这么蠢?就算不会,跟着先祖的那些名人所神作书吧所为学学,即使是不会改一改,难道照着抄都不会么?

    谁才是真正的英雄?

    须卜庆格尔泰认为羌渠单于不是,甚至他父亲老须卜也不是,至于那个扎田胜只是个处处想要模仿冒顿的小人而已,自然更不是。

    须卜庆格尔泰希望自己是,甚至有时候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只不过暂时还没人愿意听他的,还没有人懂得他,理解他……

    所以之前须卜庆格尔泰和父亲老须卜曾经大吵了一架,甚至是闹得不可开交,为的就是要不要将族人迁往美稷的一侧。

    年轻的须卜庆格尔泰认为既然父亲被推举成为了南匈奴的新任单于,不管这个单于是怎么来的,都是整个骨都候部落的机会,并且神作书吧为单于的部落,那里有居住在北方较为贫瘠的地区,而让美稷这一块丰盛的水草之地空置的?

    老须卜则是认为单于这个位置是一个烫手的东西,并不能长久,如果需要安稳,还是远离美稷王庭的武都会比较合适,虽然较远了一些,地形也不是很好,但是最重要的是安全,北面刚好有一片荒漠地区神作书吧为天然的屏障,并且也不会引起他人的妒忌……

    然而老须卜的想法被须卜庆格尔泰嗤之以鼻,还大声的顶撞老须卜,说他是老糊涂,越活越是胆小,伟大的匈奴单于都是敢于面对任何挑战的,哪有什么都还没做就先考虑退路安全不安全的。

    到了后来,老须卜拗不过,一方面是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觉得这个部落迟早还是要交到须卜庆格尔泰的手中的,如果对他指责压制太多,对于将来他的接任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并且老须卜也心怀了一丝的侥幸,万一就像儿子所说的,这个临时的单于坐稳了呢?

    于是,骨都候部落,就从北方迁徙到了美稷东面的草场,驻扎了下来,直至现在。

    须卜庆格尔泰头贴在大地上,眼前的光影不停的晃动,耳边充斥着各种嘈杂的声音,泥土夹杂着青草的气息就在鼻端萦绕,这一幕是多么的相似……

    他无力的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早知道……

    自己应该早一点带族人走的啊……

    在老须卜的翼护之下,须卜庆格尔泰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有事情都有老须卜查缺补漏,给他支持,但是自从老须卜永远的闭上双眼之后,他慌了。

    原来以为单于之位会顺理成章的传承给他,结果须卜庆格尔泰他在贵人会议上被嘲讽得体无完肤……

    扎田胜指着他的鼻子吼叫的话语,他至今仍然记得。

    他愤怒的冲上去,被扎田胜打倒在地,被一脚踩住脑袋挣扎不得,就像现在一样……

    只不过,那时候在贵人会议上,是周遭的那些叔伯辈和平辈们的或高或低刺耳的嘲笑声音,而现在,是自己部落的族人在痛苦的嘶喊……

    “怎么样?承认你的罪行,向伟大的鲜卑大王忏悔赎罪……”拓跋郭落用靴子搓了几下须卜庆格尔泰的脸,然后笑着说道,“……然后你就可以活下来了……嗯,像他们两个一样,如何?”

    须卜庆格尔泰艰难的说道:“……那……我的族人……你会放过我的族人么?”

    “啊?”拓跋郭落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这个么,抱歉,比较难。”

    放了须卜庆格尔泰几个人可以,但是要放了骨都候全部落的族人?

    这怎么可能?

    至于放了须卜庆格尔泰之后会不会记仇,会不会有一些报复性的行为,拓跋郭落完全不在乎,在拓跋眼里,须卜庆格尔泰就像是一只被他抓住的野狗,杀了也行,放了也行,谁还会天天惦记一只野狗去做些什么事情?

    更何况,拓跋郭落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但是放了骨都候部落的人么,这就不现实了,真都放了,自己还可以拿什么东西回去交差?

    人口财物,牛羊马匹,虽然不是於夫罗部落的,但是至少是珲人曾经的单于的部落的,押回去就算是那些多嘴多色的老家伙们也没什么地方可以挑刺的。

    一旁的阿兰伊和临银钦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这个样子还似乎是真要放了须卜庆格尔泰?

    这……

    这怎么可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