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七四章 节杖的巧合

诡三国最 第七七四章 节杖的巧合

    假节,又称持节。

    “这就是以后发展成为节度使的由来吧……”

    斐潜看着送到了榆林大营的节杖,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感慨的。虽然没有升官,但是等于是加了一个荣誉九卿的头衔,然后再加上了假节,基本上来说具体实职没变化,但是级别就比所有的郡太守都高出半级了。

    不过这个汉代的节杖,怎么说呢……

    斐潜将节杖拿在手中颠来倒去的看,又在空中轻轻的挥舞了几下,怎么都感觉这样的节杖所用的就是极其普通的黄竹。

    虽然这个黄竹看起来质地还是不错的,外壁饱满圆润,加上三重的牦牛尾制成的节旄,也是有一点分量的,但是这样一根大概不到一米八竹子,加上这个染成了蓝红黑三种颜色的尾……

    斐潜在节杖上下摸着,甚至扒拉开了牦牛的尾仔细看了又看,发现不知道是汉代的人买有仿造的意识,还是仿造这个玩意也没啥用途,这个所谓代表着皇帝的一部分权利的节杖,竟然如此的简单构造,连个防伪的设置都没有。

    好歹自己在辖区发行的交子,也都在纸里面中间加了三根不同颜色的细线用来防伪。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在纸张制神作书吧的时候先沉淀一次,然后用胶粘上细线,然后再沉入纸张的纤维池里再进行第二次的沉淀,再捞起来的时候,加进去的三色细线就夹在了纸张中间了。

    当然对外宣称是缝进去的,哈哈哈,想必那些想要做伪的人一定琢磨不清楚究竟要用多细的针线才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吧。

    因此这个朝廷的节杖啊……

    自己要是找跟竹子,再扎点牛尾巴,是不是也可以充当一下了?

    也没有雕刻一下文字,说这一柄节杖是给谁的,要是半路上被偷走了,谁知道是谁的啊。这个真的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原本再汉代,假节,持节,使持节,假节钺这四个档次并没有多少的区别,当初汉武帝在发兵收捕太子时,因为太子亦拥有节,特意将节杖改色以示区别。

    或许是因为出现过这样的情形多了,所以后来就慢慢的变为了两个档次,一个是假节,一个是假节钺。假节、持节、使持节,现在的位置高低还是差不太多,但是持节和使持节相对假节来说就正式了许多,有点像后世的正职和主持工神作书吧的副职之间的区别,虽然工神作书吧职责和薪酬福利基本上都是一样,也同样被称为老总,但是在编制内,就是有一点细微差别。

    假节钺就相对来说处于最高级别的地位了,毕竟假节或者持节不过只有一根节杖,而假节钺则是还多出了一柄黄钺,因此假节钺一般只授予重臣。

    当然,这个节钺之类的东西,似乎很光彩,有很大的威严,但是实际上,嗯,怎么说呢,其实已经并没有多少的效力了……

    略胜于无。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了。

    因为不管是节还是钺,其权力的来源并不是节和钺本身,而是皇权。持节或者持钺的人是代表了皇帝在做一些事情,但是如果遇到的是不认同这个皇帝权力的人物,就等于是没有任何的神作书吧用。

    就像是当年的苏武,都把节杖上的牦牛毛都秃噜光了,也没得到当时的单于有多么的遵从。而对于那些原本就极其敬重皇权的人来说,持节或是持钺的人又往往是朝廷的重臣,就算是没有节杖黄钺,一样同样会被敬重,所以啊,这个节杖和黄钺,更多的是表现一种荣誉上,对于实际的局面上的帮助并不是很大……

    想清楚了这些,斐潜也自然失去了起初对于获得了这个节杖的兴奋,而是翻看起“执金吾”的龟钮银印起来。

    斐潜将自己原本的护匈中郎将的银印拿了出来,虽然款式是一样的,都是银印龟钮,但是执金吾的印明显大了一圈……

    执金吾原本是西汉时的中尉,权力很大,担负京城内的巡逻禁暴督察等任务,掌北军和掌南军守卫宫禁的卫尉相为表里。汉武帝当时设立八校尉,都属于中尉。并且最早的三辅的军事首长也是中尉,后来才加设可中垒校尉,以此来分割中尉部分权力。

    后来确实因为其职权太重,又被再次分割京,再改称执金吾,也不再配备什么属官,彻底的成为了一种荣誉称号。

    好像吕布也有一块这样的执金吾的印?

    这个执金吾还真是……泛滥啊……

    好吧,总归是多了一块银子吧。

    但是为何汉代的这些人就喜欢在金印银印上刻出一个乌龟?

    这个……

    还真的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

    反正从刘邦那个时候就开始这样用了,或许是刘邦当初觉得乌龟这个玩意长命百岁挺吉祥的?

    然后便一直沿用至今,而且只有千石以上的印绶才能用龟钮,否则便是只有鼻钮,也就是半个镶嵌在印绶上的圆环,就像是半个大号牛鼻环。

    正在斐潜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帐之外有一名传令兵跑了过来,大声的禀报:“禀报中郎!马、赵二位都尉已到五十里外,特来相报!”

    哦?

    马越赵云回来了?

    这么说明於夫罗那边还算是蛮顺利的了?

    那就好。

    斐潜笑了笑,将印绶放到了桌案之上,既然於夫罗那边到了王庭,那么自己在这里就可以展开下一步的计划了……

    “击鼓,点兵,出营五里相迎!”

    斐潜站起身,下令道。

    当然,斐潜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让马越和赵云到了之后在前来参拜。

    现在虽然多走个五里地,但和在营地当中在大帐之内坐等,会给与马越、赵云等人完全截然不同的感受。

    在礼节方面,斐潜从来不含糊,不然想要别人为自己卖命干活,自己又是鼻孔翘到天上去,这样会让人感觉到舒服?会有人诚心诚意的付出?

    斐潜刚走出大帐没几步,看到在自己营地之上飘扬的三色旗子,忽然有一些怪异的感觉,不由得停下脚步左右寻思了一下,忽然回首望向了置放在大帐之内的节杖……

    这……

    这个颜色,真的就是个巧合吧……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