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七二章 南匈奴王庭

诡三国最 第七七二章 南匈奴王庭

    初春的草原上,总是让人感觉到了勃勃的生机。

    细嫩小草上的湿润是晨曦的露珠,湛蓝天空下的帐篷是胡人的王庭。

    远处,在青草点点的露水光华当中,牛羊散布在青绿色的草地上,几头牦牛在山坡上阳光下舒懒地躺着,偶尔听到其发出几声惬意的哞哞声。

    望无际的草原被这些牛羊点缀的生趣盎然。

    春天似乎也唤醒了草原的美丽,脱去了身或是枯黄或是黑灰的颜色之后,除了望无际的嫩绿之外,还有忽远忽近,忽多忽少的小花,虽然并不大,但是白色、黄色、红色、紫色,并不显得多少娇颜和繁盛,却格外的纯净和简单,静静的绽放着自然的美。

    於夫罗望着这切,忽然觉得内心当中充满了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是念着盼着,回归王庭成为了於夫罗原本生活当中的种本能和**,成为了他灵魂当中深处的种浸染,每次的血液的流淌,心脏的跳动,都会成为他种深切的执念,而现在,他终于站上了美稷的土地。

    这里是他生长的地方,他在这片广袤草原骑过或温顺或狂野的马匹和菇凉,他也在这里抚摸过或潮湿或温暖的小草和胸膛,他也在这里飘扬过或豪迈或低沉的歌曲和叫喊……

    这是他的家。

    这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於夫罗曾经以为他永远也没有机会再次回到这里,回到这片魂牵梦绕的草原。在弘农流浪,在并州流浪,在河东流浪,甚至他觉得自己就将这样辈子流浪下去,再流浪中挣扎着活着,或是在流浪中挣扎着死去。

    草原!

    美稷的草原!

    南匈奴王庭的草原!

    於夫罗跳下了马背,跪到在美稷的草原上,低下头深深的亲吻着这片的土地。

    “撑犁在上!我,於夫罗,回来了!”於夫罗随后站了起来,张开双臂,向着天空大声的呼喊道。

    不远处整排的南匈奴王庭的人员见於夫罗站了身,连忙奔上了前来,拜倒在地,然后整齐的喊着:

    “恭迎撑犁之下草原之上,孤涂大单于回返王庭!”

    留守在美稷王庭的匈奴人齐齐拜倒,再次的重复喊道:

    “恭迎撑犁之下草原之上,孤涂大单于回返王庭!”

    大批匈奴人伏下了身躯,贴在地面上,表示对于於夫罗的欢饮和臣服。

    於夫罗哈哈大笑,翻身上马,也没有去搀扶这些跪拜在道路两侧的南匈奴王庭的贵人们,而是自顾自率领着直属卫队,拍马往王庭大帐而去。

    这些匈奴贵人们连忙爬起身,也纷纷上马,跟着於夫罗的卫队之后也往草原中心的王庭大帐而去。

    看着於夫罗在马背上左顾右盼,副意气风发的模样,马越微微翻了翻眼皮,默不声的看了赵云眼,然后挥挥手,让汉军骑左转,在左侧的片草地上开始扎营。

    赵云也命令手下的兵卒,跟着马越部队起左转,开始扎营,然后拍马追上了信马由缰在旁缓步慢行的马越。

    “马都尉。”赵云在马上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马越点点头,然后示意赵云靠近些,两个人就带着护卫,慢慢的骑着马在这片草地上缓缓的走着。

    走了几步,马越回头看了看发出阵阵欢呼声的南匈奴王庭大帐,不由得嗤笑了声,说道:“赵都尉,你看这个於夫罗,哼,还真当自己算个人物了……”

    南匈奴的虾落部,在得到了扎田胜的死讯之后,又看到了白马铜和休各胡卷着铺盖逃窜,便也想跟着迁移北逃,却被须卜氏、呼延氏、兰氏三个头领带着部落族人团团围住,男女老少全部擒下,为迎接於夫罗的礼物……

    就像是斐潜之前在榆林大营当中推测的样,南匈奴的这些人并非是铁板块,而是各有各自的心思,在面临着重大选择的时候,利益之间有相互重叠的时候,就体现的非常的明显了。

    须卜氏则更是担心於夫罗前来之后会找他们的麻烦,这次简直就是战战兢兢上来就跪到在於夫罗的靴子下,又是亲吻於夫罗的皮靴,又是哭诉扎田胜的残暴,然后将自己形容成了个受害者的形象……

    至于於夫罗信还是不信,马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现在对于於夫罗到了王庭的表现,却觉得颇为不满。

    赵云默然,既不附和马越的吐槽,也不表示任何的态度,依旧是连的平静。

    “……不管他们了,”马越扫了扫南匈奴王庭那边的情形几眼,看着那边似乎开始欢天喜地的杀牛宰羊,忽然咧嘴笑,低声和赵云说道,“……明天大早,我们就撤……”

    “……好。”

    赵云微微楞了下,但是没有任何的询问,直接干脆的应答下来。回军,基本上来说马越肯定不会擅自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的,必然先前是有所交代,那么赵云自己为斐潜的客将,自然没有任何多嘴的道理,服从命令照做就是。

    “……”

    马越回头看了看赵云,哈哈笑,摇摇头,说道:“啊呀,赵都尉,你这个性格啊……得嘞,下次会平阳,我请你去喜登楼吃饭!”

    “怎敢劳马都尉破费,还是让我来请马都尉吧。”赵云拱拱手说道。

    马越摆摆手,说道:“我们三晋子弟不兴那些虚的,赵都尉你也别客气,真要请我也得等我先请完了再说!”

    赵云眉眼里面露出了些笑意,说道:“那好。听说喜登楼的烤羊腿是绝,正愁着囊中羞涩……”

    “哈哈哈……”马越仰头大笑,说道,“那是!肯定比这些胡人搞得好吃!那个可是中郎给的烤制配方!”

    赵云错愕了下,忍不住问道:“这……中郎?马都尉说的可是斐中郎?”

    “要不然又几个中郎啊?”马越边笑,边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中郎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所以在平阳的开设的些酒家,或多或少都有两道拿手菜是中郎派人传授的……哪像这些胡人,这路的牛羊肉要么就是煮,要么就是烤,点新鲜的办法都没有……”

    看着马越表示对于南匈奴人对于饮食方面的没有任何创新的吐槽,赵云只能略微低下头默然了事……

    要知道,这个世间,有人吃肉吃到腻,却依旧有人连草根树皮都没得吃%

    !请!: meinvlu123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