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动力之王最新章节 → 第13章 厄运之车

动力之王最 第13章 厄运之车

    看到亚当斯的车,陈耕就笑了。

    这是一辆974年的别克君威(buik regal),不过这款别克君威跟90年代末期国内引进的那款别克君威可没什么关系,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款974 年的别克君威跟通用汽车雪弗兰蒙特·卡罗(就是陈耕接手公司之后卖出去的第一辆车)使用的同一个平台,都是基于通用汽车的g-a platfr(rd)平台上衍生出来的车型,而基于这个g-a platfr(rd)平台的车型不但有雪弗兰的蒙特·卡罗,还有同属通用汽车旗下的庞蒂亚克勒芒、庞蒂亚克大奖赛、奥兹莫比弯刀,以及眼前的这辆别克君威。

    当然,让陈耕发笑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就在今天早上,有客户指明要一辆974至975年的别克君威,而且已经付了定金,虽然陈耕可以从其他二手车商那里调车,但既然现在有送上门来的,那为什么要让其他的二手车商赚一道钱?

    对车子进行了一番检查之后,陈耕开出了自己的价码:“3800美元。”

    “只有3800美元?”亚当斯瞪大了眼睛,似乎对陈耕的这个报价很不满意。

    “您这款是最低配的车型,而且没选装高档音响系统和真皮座椅,只有空调和收音机这两个最基础的配置,所以只能给到这个价,”陈耕老神在在的,丝毫不担心这家伙会跑:“如果您这款是搭载8升发动机的那款顶配车型,我可以给到9300美元——亚当斯先生,相信您已经问过很多人,我敢保证,我给出的价格一定是最高的,绝对不会有人给出的价格比我更高。”

    亚当斯嗫喏了两下,却没有回嘴,因为真的被陈耕给说中了,3800美元的报价是目前他接到的最高报价,此前的最高报价只有3700美元,陈耕的报价比最高报价高出来整整00美元。

    “如果是我们全款收购,就只有这个价格,您走遍整个底特律也不会遇到比我们公司更高的价格,”陈耕接着说道:“当然,您也可以选择寄售,如果您选择寄售,在收取了整备费用之后,按照行规我们收取总价的0%,只是具体成交时间我不敢给您保证。”

    “那……”亚当斯犹豫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选择寄售最划算,但问题是他急等着用钱,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做出了决定,咬牙道:“好,3800美元就3800美元!”

    “恭喜您,您做出了一个最明智的选择。”陈耕大拇指一挑,喊人过来带亚当斯过去办理手续……这单生意好啊,回头打个电话,500美元就赚到手了。

    当来到拉米瑞兹的车前的时候,陈耕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家伙,一辆法拉利22 inter abrilet!

    经典啊!

    稀少啊!

    法拉利22 inter abrilet是法拉利在五十年代初推出的一款经典无比的车型,动力为一台搭载了三只韦伯化油器的2升v2汽油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达到了那个时代惊人的5马力,因为其长达200毫米的超长轴距设计,使得这款车成为了一款相当舒适的公路跑车。

    法拉利22系列一共有三款,分别是敞篷版的inter abrilet,限量敞篷版的inter pininfarina abrilet以及硬顶版的eprt turing berlinitta。

    这三款一款比一款珍贵,哪怕眼前的这辆是最普通的inter abrilet,估计现今的存世量也不会超过00辆,市场价绝对在3万美元以上——没错,虽然这是一辆95年生产的、有着近三十年车龄的老车,但他的价格不但没降,反而有了巨大的增幅。

    虽然车主对车子很爱喜,但毕竟年岁在这里摆着了,品相只能算是一般,能明显的看出来车子漆面的光泽度已经比较差,但这不是大问题,快30年的老爷车了你还要怎么样?

    车主能将车子开过来出售就说明这辆车能够正常使用,而一辆能够正常使用的法拉利22的市场价绝对不会低于3万美元,如果运气好,能卖给那些不差钱的老爷车收藏爱好者,卖多卖少就看你的能力了。

    “先生,我需要核实一下您对这辆车的所有权。”陈耕的表情有些严肃,这也是行规和法律规定的,必须确定车子为出售人所有,不能是黑车或者赃车。

    “当然。”拉米瑞兹对陈耕的这个要求并不意外,他点点头,把自己的驾照以及这辆法拉利22的相关资料递给陈耕。

    车子确实是这儿我拉米瑞兹先生的,陈耕很快确认了这一点,这位拉米瑞兹先生是这辆法拉利22 inter abrilet的第三任车主,但在这辆车的资料里陈耕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辆法拉利22 inter abrilet一共被过户了三次,三任车主都姓拉米瑞兹,第一任车主姓拉米瑞兹,第二任车主也姓拉米瑞兹,而眼前的这位拉米瑞兹先生、也就是这辆车的第三任车主,竟然也姓拉米瑞兹……真是太有意思了。

    看到费尔南德斯确定无误,拉米瑞兹暗松了一口气,一脸的惋惜和不舍:“这辆法拉利一直属于是我们家族,我爷爷传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又传给了我,如果不是这次遇到了一点经济危机,我说什么也不会选择把这辆车卖掉……”

    拉米瑞兹的反应,就像是一个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而不得不卖掉家中传家宝的不孝子。

    这倒也说得过去,陈耕点点头,倒也没有多想,因为家里经济困难选择出售珍藏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他拉米瑞兹一个,他随口安慰了对方一句:“困难总是暂时的,相信您很快就能度过这个难关……拉米瑞兹先生,这辆车您打算卖多少钱?”

    拉米瑞兹没有报价,而是狡猾的一笑:“费尔南德斯先生,你刚刚小心检查这辆车的动作告诉我,您很清楚这辆车的价值,事实上我也很清楚这辆车很值钱……不如你先给我报个价?如果价格合适,我就把这辆车卖给你。”

    这个狡猾的家伙!陈耕心里暗骂了一句。

    虽然他自始至终就没把拉米瑞兹当成棒槌,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狡猾程度:让老子报价?老子该怎么报?报个高价老子岂不是吃亏了?报低了……老子真舍不得这辆车从我身边溜走啊。

    不过这点小事还难不倒陈耕,他皱了皱眉头,道:“拉米瑞兹先生,不瞒你,我知道一些法拉利爱好者很喜欢收藏这款车,据说在欧洲那边一辆法拉利22的收藏价格已经超过了2万美元,但我是一个二手车商,不是古董车收藏爱好者,所以如果你指望一个二手车商用汽车收藏爱好者的心态来买下你这辆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顿了顿,陈耕补充道:“不但在底特律没可能,在整个美国乃至整个北美地区也没可能。”

    2万美元,其实已经不是买二手车的价了。

    拉米瑞兹对陈耕的话不置可否,既然是一个能够买的起法拉利的家族,必然是不会缺少教育,陈耕的这番话其实就是他压价的手段,这一点拉米瑞兹心里很清楚,他摇头道:“两万美元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我就只能说声‘遗憾’,”两手一摊,陈耕道,生意没做成,不过陈耕也失望,生意嘛,成与不成的都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没当一回事:“祝您能够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

    话说到这里,原本这桩生意也就应该就差不多可以说“拜拜”了,可陈耕脑中有个念头如同闪电一般一闪而过,陈耕鬼使神差般的指了指身后这辆黑色的法拉利22 nter abrilet对拉米瑞兹道:“但是拉米瑞兹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辆法拉利是一辆‘厄运之车’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拉米瑞兹的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拉米瑞兹的表情变化很细微,如果不是刻意留心根本看不到,可陈耕是谁?作为一家几十万人的企业的老总,手下管理的精英无数,如果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他早就被人吞的连渣滓都不剩。

    原本就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舍得卖这么宝贵的车子的他,故意诈了拉米瑞兹一下,却不成想还真让他给猜着了,既然让自己蒙中了,不乘胜追击更待何时?

    “我听说过在密歇根州流传着一个‘厄运之车’的传说,有一辆被上帝诅咒的法拉利,从第一任车主开始,这辆法拉利的车主总会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深谙言多必失的陈耕,简单的说了几句就闭口不谈这个“厄运之车”是怎么回事,一副“其实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拉米瑞兹先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拉米瑞兹的脸色大变,他颤抖着,脸色煞白的指着陈耕:“你……你怎么知道的?”

    卧槽!

    不是吧?

    什么“厄运之车”,其实压根就是陈耕临时起意瞎编的,但拉米瑞兹激烈的反应却让陈耕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尼玛!不是吧,还真让老子给蒙着了?这辆法拉利22还真是一辆厄运之车?!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