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最新章节 → 第82章 庆生

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最 第82章 庆生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玩火小嫩妻:总裁,要不要最新章节!

    后来源思失踪了,再也没有准备过蛋糕。

    如今源思再次出现,玄夜凌连个交代都没有,没说准备还是不准备,后厨帮人愁坏了。

    老板最终还是拍板:“送个过去吧,毕竟人出现了,总不能假装没看见。”

    说不定玄少高兴,大手挥,投资餐厅,那可真就要上天了。

    这个源思,属猴子的来来去去无影踪,今儿出现明儿消失,弄的人措手不及。

    玄夜凌自己也不怎么吃,就只是看着钟念初吃。

    不得不承认,钟念初再怎么长得像,细节也不会完全和源思样。同样都是优雅的吃相,钟念初吃东西就快得多。

    玄夜凌依旧没法将眼前这个小口吃东西的钟念初和家里那个口气干掉三个三明治的钟念初联系到起。

    可偏偏,不管是哪个她,还都没有违和感,似乎都是她真正应该存在的样子。

    千面娇娃。

    钟念初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他那目光,看起来像是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要将其吞噬殆尽,生吞活剥。

    “你看我干什么。”她给他丢人了不成

    玄夜凌还没说话,目光却投向她身后的方向,脸色变。

    钟念初有些奇怪,也跟着回头看过去,餐厅侍者推着餐车过来,餐车上摆放着个蛋糕,看起来很精美。

    玄夜凌磁性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是源思的生日。”

    到现在为止,玄夜凌也没有想到,这个蛋糕是给他准备的。

    他只当今天有用餐的可人过生日。

    钟念初愣了下,咬着筷子看着他,心底升起股异样。

    源思的生日,不就是她的生日么她在美国过生日的日子和源思并不样,不是她的出生日期,而是罗伊将她带回家的日期。

    所以说起来,钟念初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天,没想到玄夜凌竟然记住了。

    难怪他之前说要带她出来,还不肯说干什么,也不是为了在公众面前露脸秀恩爱,原来是为了给她过生日。

    钟念初心中莫名有些感动,鼻子有点酸酸的。

    并不是没有人记住给她过生日这件事,只是这个生日,意义非凡。

    这是第次有人记得给她过她真正的生日,而不是她来到养父母家的那个日子,假生日。

    看来他也不是那么混账么。

    钟念初努力眨了眨眼睛,不想在这种时候丢人的掉眼泪,仰着脸把要溢出眼眶的液体拼命憋回去。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眼眶定红红的,真是丢人,不能哭不能哭。

    玄夜凌垂下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注意到钟念初拼命想要掩饰自己很感动的事实,也没有看到她红了圈的眼眶。

    侍者推着餐车停在他们这个包厢门口,打开门把蛋糕推了进来。

    “做什么”玄夜凌有点意外,忍不住沉声问道。

    钟念初愣了下,做什么他怎么这么问难道这个不是他定的蛋糕

    她茫然看了玄夜凌眼,他脸上的神色可不像是开心的样子,反倒好像有些生气侍者将蛋糕推到这里来样。

    钟念初有瞬间的失落之后,马上又想到另以种可能性,或许他只是想要给自己个惊喜,结果餐厅的人不配合,提前出场了,所以他现在很生气。

    这么解释,也许就说得过去了。

    她道:“别着急别着急,就算来早了也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边说,还边拼命控制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心,少女心要泛滥了。这个蛋糕实在是太漂亮,周围装饰的奶油花纹简直就像婚纱的裙摆,美轮美奂。

    玄夜凌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钟念初瞪大眼睛,心底升起阵不详的预感。

    或许她想多了。

    侍者笑道:“玄少,根据以往的习惯,我们特意为源小姐准备了生日蛋糕,由于今年玄少没有预定款式,所以我们从以往的款式里挑了个最漂亮的。祝源小姐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钟念初吞了吞口水,盯着玄夜凌,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简直能滴出冰来,目光阴沉的盯着这个蛋糕,明显在酝酿怒气。

    她又看看侍者,已经明白了切。

    原来所谓的记住她的生日,所谓的给她准备惊喜,果真是她自己想多了。

    玄夜凌满脑子都是源思,甚至于只记得住自己是源思的替身,快要连自己是源思的双胞胎妹妹这个问题都忘了,他如何能够细心到记住,自己和源思是同天生日这种事。

    即便是他记得住,今天在这里收获生日祝福的,也不会是自己。

    自己只是代替源思接受祝福罢了。

    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钟念初觉得脸上很疼。

    火辣辣的疼。

    这简直就是场讽刺,场莫大的闹剧,他对源思的执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连生日都要替她过,自己却……

    鼻子越发酸胀的难受,钟念初努力牵动脸上的肌肉,努力想要做出个笑容,可脸上还是凉凉的片,原来眼泪蒸发的时候,吸热更快啊。

    场面度很尴尬,气氛度很诡异。

    玄夜凌沉着脸言不发,牙关紧咬,额头青筋跳了跳,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侍者僵硬了下,立刻暖场道:“玄少爱妻如命,源小姐都感动哭了。”

    说完还贴心的递上纸巾。

    钟念初呲牙咧嘴的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优雅的接过纸巾,道谢,然后轻轻擦干眼泪。

    不能哭,妆会花的。

    “谢谢你们,费心了。”她依旧口气平静无波的说道。

    意思就是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可以走了。

    侍者很有眼力见,马上找了个借口离开,包厢里再次只剩下玄夜凌和钟念初两个人。

    因为刚才的动静,周围很多客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看向这边。

    玄夜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比讨厌这种全透明的设计,那个白痴想出来的,简直就是多此举。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