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六二章 同一块土地之上

诡三国最 第七六二章 同一块土地之上

    於夫罗掐着脑袋,揉着两边的太阳穴。

    原本想着说是将扎田胜的尸首挂起来,刺激一下一直在两侧游弋的白马铜和休各胡的人马,然后再装出一副举营欢庆,毫不设防的模样,实际上在大营两侧埋伏了不少人马,但是等到天都亮了,白马铜和休各胡的人都没有出现。

    不知道是因为识破了於夫罗的布置还是真的是吓跑了,反正於夫罗张了一张大网,却啥也没有捞到。

    斐潜取得的这些战绩让於夫罗他佩服,又害怕。

    反正於夫罗觉得自己手下的这些族人和扎田胜的那些人马比较起来,也没有强上多少,所以也就等于是说……

    於夫罗叹了一口气。

    或许自己选择和斐潜合神作书吧是自己当时在河东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不过现在,於夫罗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

    在自己大营两侧扎下的汉军营地,於夫罗觉得就像是两把锋利无比的刀剑,在震慑了那些反叛的族人的同时,似乎也在震慑着自己的部下。

    原本於夫罗一向都认为汉人顶多就是装备好一些,要是只拼兵卒武勇的话,肯定还是自己的族人更强一些,现在这样的观念也在逐渐的动摇……

    并不是自己这些族人变弱了。

    而是汉人变强了。

    走到现在,似乎南匈奴王庭的宝座离自己越来越近,但是接下来呢?在完成了复仇之后,在一直念叨着的扎田胜身亡之后,於夫罗忽然从内心当中感觉到了一阵失去了目标的茫然。

    ****************

    相比较怅然若失的於夫罗,杨瓒心中的目标就明确狠多了。

    目前的最重要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拿下壶关。

    否则他无法和杨氏交代,也无法在并州立足。

    这两天,杨瓒的嘴角都溃烂起泡了,疼得连喝水都困难。但是杨瓒依旧强撑着,在自己的大帐之内,面对着壶关的地图,一遍又一遍的将所有的步骤一点点的不断的推敲。

    “主公……这饭菜都凉了,小人再拿去热一下吧……”杨瓒的贴身侍卫看到杨瓒终于是在地图上抬起了头,看着一旁已经是摆放了许久的饭菜说道。

    “嗯……”杨瓒想了想,摆摆手说道,“不必了,军营之中毕竟有所不同,不可能还留有灶火,重新再热多有不便,还是拿过来吧……对了,杨三郎那边有没有新的什么消息?”

    杨三郎是杨瓒的从弘农带来的亲卫之一,现在带着一些人手已经混进了壶关……

    “暂时还没有什么新消息……要不要再派人进去看看?”杨瓒亲卫在一旁一边帮着将碗碟放在桌案之上,一边说着。

    饭是麦饭,菜是野菜。

    杨瓒也是饿了,扒拉着饭菜,猛吞了几口,早已经空空荡荡的腹部在获取了食物之后传递出一种舒适感,才缓了口气,又端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将嘴里的坚硬的麦饭吞下,才说道:“……不必了,若是频繁进出,说不得反而引起小贼的怀疑就不好了……”

    虽然杨瓒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哪里会不担忧,杨三郎是唯一一个杨瓒没有任何备用计划的环节,因为那是在贾衢的眼皮底下。

    壶关,是整个上党高地的南北出入口,虽然贾衢把持着关隘,但是也不可能天天封锁着城门,就不说往来的商队,就算是壶关里面的农户,也是需要出城樵采耕神作书吧的,所以,就给了杨瓒可乘之机。

    为了不引起贾衢的关注,杨瓒借着进出壶关时机,悄悄的让人假扮成为商贩,跟着自己身后,潜藏进了壶关。

    当然,这些潜藏的人员并不是跟着杨瓒一起的走的,因为杨瓒知道,每一趟他进出壶关,都有贾衢的人紧紧的盯着,说不定连多少人都数得清清楚楚。

    有了杨瓒在前吸引注意力,杨三郎等人还算是比较顺利的进了壶关城,埋伏了下来,就等着动手的日期来临。

    杨瓒努力的将已经凉透的麦饭吞下肚子里去。

    随着在壶关这里的时间的推移,太原那边送来的粮草一日少过一日,一天差过一天,原先还是有一些牛羊酒水什么的,现在便只剩下了这粗糙的麦饭……

    不仅仅粮草如此,其他的物资也逐渐短缺起来。

    杨瓒近十几年,这是第一次承受这些困苦。

    吃没有吃的,用没有用的,虽然近在咫尺的壶关内外,商队忙忙碌碌,但是除了太原的一些商队还多少给他带一点物资之外,要想直接从壶关获取粮草,呵呵,根本连一粒米一颗盐都没有。

    杨瓒一向注重仪表,不管是在雒阳还是在长安,一日至少要换三套的衣服,但是现在身上这一套衣服已经连续穿了五天了,散发出来的汗臭味连自己闻了都觉得恶心。

    以往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在这里似乎已经遥不可及。

    就像是原先的时候,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杨瓒,就算是遇到再好吃的菜肴,也不会吃超过三勺,因为只有细嚼慢咽才能展现出名士的风度,过于追求满足食欲就不是风雅而是贪婪了。

    然而现在,杨瓒觉得再多的风雅还不如一块肉实际一些。

    没有精细加工过的麦粒棱角分明,就算是煮熟了依旧很割喉咙,吞咽的时候就像是吃沙子,但是杨瓒依旧勉力的将其吞下。

    因为不吃这个,就什么都没得吃。

    杨瓒知道,这其实也是太原那方面在表示的无声敦促。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斐潜这个家伙,似乎就跟初春的小草一样,最开始的时候看起来就只是一点点绿色的小芽,仿佛一伸脚就可以将其碾碎,风雨当中也是凄凄惨惨,随时可能完蛋的样子,但是没想到这几场风雨之后,忽然回头一看,原先的小芽已经顶开了在其之上的石块,傲然的生长蔓延开来……

    再返回身想要清除这一片杂草的时候,才发现这些杂草在地下勾连到了一起,已经变成了极其棘手的问题。

    所以,要将并州这一片被杂草不断覆盖的土地重新收回杨瓒自己的手中,就必须不单单是针对一颗草,而是要进行整片的清理,先除其枝叶,然后在断了根,这样才能彻底的击垮这些碍事的家伙。

    其实杨瓒并不恨斐潜,若不是对手,说不定杨瓒还会对斐潜的所神作书吧所为大加赞扬,只不过在这个并州土地上,空间并不宽裕,所以只能留下一个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