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六一章 同一片夜空之下

诡三国最 第七六一章 同一片夜空之下

    右贤王扎田胜兵败的消息,就像是风一样迅速的吹遍了整个的北地,当然,最先知道的自然是斐潜。

    赵云一箭射杀了扎田胜之后,又收缴了部分的投降的残兵,便返回了榆林大营。

    斐潜自然是大喜过望,特意让兵卒挑着扎田胜的旗纛,绕着营地进行夸功,把张济羡慕得够呛。

    张济捶胸顿足,当初要是再快一些,说不定拿下右贤王扎田胜的头颅的功绩就是自己的啦……

    斐潜是提前有一点安排,但是的确没想到会直接干掉了右贤王,毕竟南匈奴这些人都是骑兵,真要是一心逃窜,要在相对比较开阔的地区围堵住,确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扎田胜一死,基本上也就意味着扎田胜的虾落部落走向了末路。

    虽然只是俘虏或是消灭了扎田胜率领的五千的骑兵,但是意义却非常的深远。

    扎田胜可以说是站出来羌渠单于的最中心的人物,这样的人在战场上毙命,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等于是於夫罗的反对者的重大失败。

    因此为了达到效果的最大化的利用,扎田胜的旗纛和身上的印绶等表示身份的物品,则是放在了大体上相似的另外一个匈奴人的身上,令人押运至长安。

    而真的扎田胜身躯,则是让赵云带了,返回於夫罗的大部队,神作书吧为展示和打击敌对势力之用。

    当赵云重新返回了前线的时候,於夫罗特地出二十里相迎,远远见到了赵云的旗帜,便甩鞍下马立在道旁。

    对于於夫罗来说,不亚于是天降福音。虽然於夫罗不止一次对长生天发誓,要亲手杀死扎田胜才能以解心头之狠,但是并不意味着於夫罗会愚钝到不懂的变通,扎田胜的死可以说等于是扫清了他真正登上王庭的最大一块绊脚石,又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於夫罗热泪盈眶,显然是十分的激动,说道:“借赵都尉之手,得报此不共戴天之仇,本王何幸有之!赵都尉,请受本王一拜!”

    赵云哪里肯受,连忙上前拦住,说道:“若无中郎、单于帷幄调度,马都尉谦让,卑职又怎能得遇此獠?单于莫要折煞卑职。”

    於夫罗有些意外,不由得多看了赵云两眼,才哈哈大笑道:“赵都尉过于谦逊了……”

    马越站在一旁,也笑着点了点头。

    当夜,於夫罗举办了盛大篝火晚宴,而扎田胜的尸首,就被高高的悬挂在营地的高架之上,就像是一块准备要熏烤的腊肉一样……

    *********************

    “右贤王死了!”

    依旧留在平定的阿兰伊和临银钦凑在了一起,愁眉不展。

    当初扎田胜要起来反抗羌渠单于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不怎么赞同。

    就连阿兰伊和临银钦部落里面的族人,也有不少是抱着一个反对的意见的,因此当初跟着扎田胜反叛,其实也是顶着极大的压力的。

    南匈奴归附汉朝已经很久了,习惯了汉朝时不时的征募,对于一生下来就在马背上颠簸的胡人来说,在外征并不是一个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只不过是汉朝汉灵帝当时征发的有些多,而且又因为财政的原因,导致钱款未能及时支付,才导致南匈奴人的不满。

    至于死的的扎田胜的部落的人多一些还是阿兰伊,亦或是临银钦的部落的人多一些,那些须卜骨、呼延等等大人们才不会太过于在乎。

    南匈奴有战马,但是没有铁器,日常生活用品也是非常的缺乏,一直都是依赖着和汉朝的贸易来进行获取,当然有时候也会跟着鲜卑人劫掠抢一些便宜货,但是像是什么比较高端的茶砖绸缎等等奢侈品,自然不是仅仅依靠抢劫普通老百姓就能获取到的。

    而扎田胜等人一反叛,汉灵帝一来是病重,二来也忙于镇压内乱,没有时间和精力例会,但是也中断了和南匈奴的贸易……

    这样一来,导致匈奴王庭的这些贵人们不得不花更大的价钱,从其他的地方去采购,甚至是走私一些奢侈品,但是即使是如此,生活水准和质量也大大的下降了,贵人们感觉到了不舒服的同时,就自然而然的将这笔账算到了扎田胜、阿兰伊和临银钦的头上。

    扎田胜虽然将重振匈奴的口号挂在嘴边,也一直表示自己将会带领着南匈奴走上美好的生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已经习惯了安逸舒适的生活的贵人们,其实已经积攒下来了满肚子的怨气。

    现在,扎田胜的五千骑兵可以说是基本上全军覆没,可想而知,南匈奴王庭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会掀起一个怎样的渲染大波。

    上一次贵人会议的时候就已经是那种态势了,现在肯定更加的混乱,说不定一应有人开始煽风点火了……

    “怎么办?”阿兰伊没了主意。

    临银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回想起那个被高高绑在空中的扎田胜的尸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们不怕於夫罗,但是对于汉军确实在心中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毫不在乎了,如果当初不是扎田胜主动要求去袭击汉军,而是换成了自己……

    一层层的汗水从临银钦的头上冒了出来,握着战刀的手也有了一些发抖。

    “我们……去……找鲜卑人……”良久,临银钦艰难的说道。

    阿兰伊沉默着,虽然之前也曾经将“大不了去找鲜卑人”这样的话语挂在嘴边,但是当真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心里却怎样也不甘心。

    鲜卑人,原先只是东胡的一个分支,而且最早的时候,是被匈奴人安在地上摩擦的对象,也正是因为匈奴的摧残,所以才催生出了如今的乌桓和鲜卑。

    而现在,神作书吧为南匈奴王庭的六角,却要投奔鲜卑,将颜面完全丢下,匍匐在鲜卑人的靴子之下,这样的感觉,就算是普通人也不能轻易的接受。

    可是,不接受,又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

    同样的一个夜空之下,有的人在欢庆,有的人却在忧伤,但是不管怎么样,当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活着的人,总是要挣扎继续活下去,直到真正断了气,或被悬挂,或被埋葬的那一天……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