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报酬

升官有道最 第八百五十三章 报酬

    现在这行的报酬两种方式,是等到宝贝出来后,拿宝物的20%为报酬,另种是提前约定好了拿现金报酬,等到把墓葬打开之后,宝物全都归主家所有,这些人只能每人分几十万的好处费。”

    黄天思考了下说:“这些文物是国家的,我也只是拿几样备用,所以那还是第二种比较的合适。”

    梁锦成听到这儿,心里也轻松了不少,他心说,“看来这个黄天真的只是想看看”,他看了黄天眼说:

    “黄书记,我要找的人可不少呢,你要是按照第二种的支付报酬的方式,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要先付给帮忙的人几百万呢。”

    黄天皱眉想了会说:

    “那有什么法子呢?地底下的东西说不定个个都是无价珍宝,我要是把宝物分给了外人,保不准这些人会拿出去变卖,咱们现在干的并不是能上的了台面的事情,我宁可多花钱,也不能走漏了风声啊,再说是国家的东西,我也不能给人分配。”

    梁锦成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佩服眼前的年轻人果然做事谨慎小心,事情还没开始,已经想到了后头几层了。

    梁锦成说:“还有点,人来了,肯定是晚上施工,只不过我请来的这班人里头,有几个是被公安部门通缉的有犯罪前科的人,他们既然来帮忙,最起码在帮忙这段时间里,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黄天大包大揽的说:“这点梁老尽管放心,只要是他们安全到了开发区的地盘上,那就是在我的地盘,我保证在帮我黄天干事期间,安全绝对没问题。”

    梁锦成见黄天副不容置疑的说话口气,微微点头说:

    “好,既然黄书记敢打包票,这件事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等到宝贝真的弄上来的时候,我不要你的报酬,只要随便挑件中意的,这点黄书记应该会同意吧。”

    黄天听了这话,心想,“这老家伙看到宝贝也还是心动的”,就笑道,“那是自然,梁老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拿点东西也是应该的,这点要求我会定满足的。”

    黄天脸上笑眯眯心里却暗骂梁锦成,“果然是老奸巨猾,只怕他挑中的东西,必定是宝物里头最贵重的。”

    眼下自己正是求人办事的时候,什么话都得顺着这老家伙些,所以黄天根本就懒得跟他计较,切都必须等到宝物真正到手,才算是大功告成。

    黄天问梁锦成:“什么时候能人员到位,开始动手。”

    梁锦成这下倒是想起了自己来找黄天的正题,对黄天说:“黄书记,只要我儿子出来了,不出三天,我就能把事情给张罗起来。”

    黄天冲着梁锦成笑了下应承道:“放心吧,梁老,那您就准备好,三天后开工可以吗?”

    梁锦成听了这话不由叹了口气说,“行。”

    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两天后,梁锦成的儿子梁大宝顺利从公安局出来并正常回单位上班,单位里有人社局长罩着只说是“病假几天”倒也没什么人提出疑惑。

    梁大宝回家,大家子人赶忙心疼的围着他问长问短,无非是问他,“在里面有没有受委屈?”

    梁大宝副半真半假的口吻对家人说,“那里头关押的人全都是没什么希望的人渣,那些人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也不把别人当人看,生气随随便便就把人往死里打,实在是太可怕了!”

    听了梁大宝的话,梁锦成心里也有些后怕,心说,“幸亏自己同意了黄天的交换条件,否则儿子还不知道会落到什么地步?”

    盗亦有道!

    梁锦成是个信守承诺的主,既然黄书记已经依照约定把自己儿子弄出来了,他自然也要开始履行自己的义务,于是暗地里开始联系以前的认识这个方面的人,为偷偷挖掘做准备。

    经过了梁锦成番精心准备后,在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梁锦成领着几个所谓的做这行的高手,在午夜时分出现在旅游项目工地上。

    为了及时的了解盗墓动向,黄天特意指派刘成伟亲自出马跟在梁老行人后头,表面上说是可以帮这帮人做些望风之类的小事,梁老却明白黄天的真实目的。

    只是梁锦成并不点破,交代刘成伟不管在挖掘过程中无论听见什么,看见什么都不要随便发出声音即好,毕竟这行里的规矩多。

    刘成伟心里其实也有些怯,但对黄天的指令他向习惯了不打折扣执行,这回也不例外,只不过今晚临来之前,刘成伟特意亲自去庙里求了个护身符挂在脖子上,还准备了根新鲜的桃树枝放在口袋里。

    出发之前,黄天交代他,“你走在最后个,远远看着他们做事就行,只要发现有任何苗头不对的状况抬脚就跑。”

    刘成伟听了这话心里也是阵感动,“不管怎么说,自己在黄书记的心目中到底比那些冰冷的珠宝古玩要重要些。”

    用人之道最高境界便是万众归心!

    这点很难却也并非遥不可及,只要抓住某个万众瞩目的焦点摆明态度自然能博得片赞扬声,以黄天的道行面对刘成伟这类官场阅历不深的基层干部想要达到这点并不难。

    梁锦成今晚请来了五个人,其中又黑又高的大汉是几个中的头目大家都叫他大狼,紧跟着大狼的两人,个叫黑子,个叫土豆,另外两个看起来年纪小些,大狼分别称呼两人小大和小二。

    黑子和土豆显然不是头回跟大狼道做这样的事情,两人进入工地后,看了看位置,就说,“老大,这个地方看起来是个有宝贝的地方,是不是这就开始?”

    大狼说,“准备开始吧。”

    他们行人先跪在那个土堆前又是磕头又是念念有词做了番类似仪式之类,然后才站起来开始业。

    只见他们人拿着个圆鼓鼓的东西不停在地上戳来戳去,梁锦成和大狼看起来也是老朋友,两人手里也拿着棍状的东西在地上乱戳,边戳还边聊着。

    大狼说,“这次哪尊菩萨这么有面子,竟然把咱们梁老给请动了,你老人家可是头回干这样的勾当呢。”

    梁锦成在古玩界有个“百事通”的绰号,意喻只要是跟古物有关的事情和物件,没有他不知晓内情和来历的。

    这样的称号倒也不是白来的,梁锦成的确是有这等本事,只要是经他手里鉴定过的东西,还没听说过出差错的。

    盗墓人最喜好跟梁锦成这样的人做朋友,从地下拿出来的东西,只要经梁锦成瞄眼,就知道哪些是该扔掉的,哪些是价值连城的,这个大狼跟梁锦成看起来也是相识多年了,从两人说话的语气便可听出来。

    梁锦成苦笑了下说,“也有算计不到的时候,大家都是凡人,我这次也是为了还人情。”

    大狼呵呵笑说,“我估摸着,也只有这样的原因能把你老爷子请来出山,否则的话,就凭着您手里哪些宝贝,辈子都吃喝不愁,哪里还有兴趣干这种勾当捞好处。”

    梁锦成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丝苦笑。

    大狼正跟梁锦成说着话,脸色突然凝重起来,他把自己手里刚从地底下棍状东西拿电筒照着往梁锦成面前放说,“老爷子,您看下这土,估摸着这次的收获不会小啊。”

    梁锦成说,“是呢,现在开始看看形状吧。”

    所谓看看形状,就是用泥铲把墓的形状“方”出来,就是定坐标。

    左边打个,打了十米没有打到,那就是“过了”,再回头往右边点继续打,以此类推,个个的点连起来,就是十多米地下的墓的形状了,然后根据墓的形状、深度、坑灰、木质(或石质、砖质)这些特点结合起来推测出墓的年代、墓门的位置等等。

    看定了形状之后就可以挖洞,挖个深坑到下面就是只要能找到墓道口,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正说着,黑子跑过来对大狼说,“大哥,咱们事先打听好的墓道口位置找到了。”

    大狼精神不由振,赶紧随着黑子道往前跑去,跑到个小洞前,仔细的趴下身子去闻了下,用种将军般的口气对黑子和土豆吩咐说,“继续往下挖。”

    梁锦成也凑过去看了眼,从地上抓了把土放在手里揉捏了会说,“看来古籍家谱里头记载的果然没错,这里头的确很有可能是墓道口。”

    这句话说起来还有段缘由,开发区这块地在某个朝代的时候,是某王爷的封地,这位王爷流传下来本家谱,家谱的最后页却记载着在自己的封地,某个位置有座皇陵的事情。

    该王爷本意是想要世代祖孙都记住,这里有老祖宗的坟墓,以后即便是大兴土木的时候,也千万别动了祖宗们的安歇之地。

    这本家谱流传多年后,最终传到了王爷在当代的某位后人手里,后代人知道这家谱的重要意义,所以即便是这片地现在已经收归国有,却直小心保存着那份家谱,多少人出高价购买,他们却坚决不同意,因为王爷的后人心里都明白,购买家谱的人,目的显然是不单纯的。

    为了弄到这本家谱,大狼带着黑子和土豆,前两天绑架了王爷后人家的个独苗苗小孙子,才把那个古籍家谱交换到手中。

    眼下,这本破烂不堪的家谱就在梁锦成的手里拿着,尽管看起来王爷的后人已经在某个朝代用上好的锦帛复写过次,上面的字迹依旧是模糊不清的,梁锦成也只能照着有些模糊的字迹,慢慢的推断墓道口的具体位置。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