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五四章 最难掌控属人心

诡三国最 第七五四章 最难掌控属人心

    斐潜在营帐之内,沉默了良久。

    他真的没想到徐晃居然会将这一场战打成这样。

    虽然是赢了,但是不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和斐潜原先的设想不一样。

    原本扎田胜到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是实际上对于坚固的营寨来说,威胁性并不大,只需要作为统领的徐晃,稍微展示一下实力,远道而来的扎田胜在没有准备好任何器械的情况下,自然就会暂时先退去。

    况且还有张济在外游弋,扎田胜更不可能有什么攻陷营寨的机会。

    这一次和於夫罗共同北上,斐潜原先的想法并不愿意拿着自家兵卒去换取什么匈奴王庭,而是更希望於夫罗在这一次的争夺当中双方都消耗掉一定的实力,这样才更有利于自己居中的位置。

    但是徐晃的采取的策略是直接用相对于比较懦弱一些的兵卒进行引诱,导致扎田胜错误的判断了在大营之内的兵卒情况。

    因为按照正常来说,能派到营外进行作战的兵卒,一般就算不是强兵,也是比较精干一类的,当扎田胜发现了出营列阵的兵卒居然表现像是个雏鸟一样的时候,贪婪的本性就占据了上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最终没能控制好贪婪的**的扎田胜,掉进了徐晃布置好的陷阱里,一下子就被打残废了。

    的确战绩斐然。

    营内营外伤亡的胡骑,虽然现在还没有上报最终的统计数据,但是斐潜估算了一下,基本上应该超过了两千,也就是等于是将扎田胜的部队一下子就砍去了近半。

    不过,斐潜这一方面的折损也同样不少。

    主要是永安营,基本上也是残了。

    “公明,你先进来……”斐潜叹了一口气,先让徐晃起身进了大帐。

    徐晃进了帐,到了斐潜面前,拜倒在地。

    眼前的徐晃,是徐晃,但是却未必是斐潜记忆里,印象当中的那个徐晃。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徐晃应该是在杨奉之下,后来才降了曹操。

    历史上的杨奉率领白波军,在河东纵横劫掠,加上有河东卫氏的暗中帮助,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因此在襄陵杨人附近的徐晃,被携裹进了白波军,也就成为了一种不得不保命的下下之策。

    杨奉从黑洗白之后,徐晃也没有什么心思久待,不过他最终选择了曹操,或许有一定的眼光在内,但是也未必没有因为袁绍袁术之处士族林立,而徐晃自己却是白波军出身……

    也只有在兼容并蓄的曹操那里,才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不过,就算是如此,徐晃在曹操那里,也就成为了沉稳谨慎型的将领,这和赵云在刘备之处的表现,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有一定的共通之处……

    而现在,杨奉如今已经身首异处,化为了白骨。

    河东卫氏成了昨日的黄花。

    曹操还在东郡忙碌。

    徐晃更早的加入了斐潜的行列,家族和地位自然和历史当中的那个徐晃有所不同。现在的这个没有经历过挫折和折磨的徐晃,少了几分沉稳,却多了几分的傲气。

    他并不知道,如果没有了斐潜的在并州这里的乱入,或许他将承受着一生的重负,只有在不停的忙碌,不停的征伐当中才能暂时放下的那些痛苦回忆。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斐潜却无法告诉徐晃。

    这也让斐潜产生了一个疑问,根据自己的记忆里,抢占先机的提前去招募三国的所谓勇将智将,真的合适么?

    那些还没有经历过人生重大的转变,那些还是处于年轻稚嫩的模样,那些还在幻想着建功立业的人,真的招募而来就会像历史上的表现一样经典而且稳定么?

    就像是在五丈原收到了诸葛亮送来女装的大佬,如果不是在曹操手下被压制了那么多年,修炼出了一颗坚强的大心脏,又怎么可能会欣然的穿上呢?

    所以抱着一上来就收这个,纳那个的想法,然后这些手下一个个都是出于历史上的巅峰状态,人挡shā rén,佛挡杀佛,自己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整天像贾二爷一样穿梭在花丛当中……

    还是趁早洗洗睡吧。

    人心最为叵测,人性最难捉摸。

    斐潜上前扶起徐晃,让他坐下,然后又令人去取一些热水来喝。

    亲卫很快端来了烧好的热水,斐潜伸手示意让徐晃喝水。

    徐晃一直在前营指挥,也是唇干舌燥,不过水温还是有些高,便端着碗吹了几下,等水温略降下来一些,才咕咚咕咚的喝了。

    见徐晃喝完了水,斐潜才用手指敲了敲水碗,说道:“公明,若是刚烧开的水可以直接喝么?”

    “……”徐晃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中郎可是说卑职过于心急?”

    斐潜点点头,说道:“今天你打赢了,但是也输了。你输,并不是输给了对手,而是输给了你自己。”

    “胡骑在营外,根本攻不进来,若是胆敢逗留不去……在南,有张济张都尉,在北,有马都尉和赵都尉,中间有你,三面合围……”斐潜原来的想法就是拖一两天,等南北合围,纵然不一定可以一口吞下,但是也绝对不会让败退的胡骑轻易逃走。

    而且相比较而言,兵卒方面的损失,肯定也会比徐晃一人单独对抗来的更少一些。

    “……若是胡骑北上,从后方袭击前锋……”徐晃说道。

    斐潜笑了笑,说道:“胡骑若是弃营地不攻,那么就失去了在我们面前现出行踪的意义……不过就算是其掉头北上,莫忘了还有张都尉……依旧是南北合围的局面,只不过换了个地方而已……”

    “……若是马、赵都尉未能察觉……”徐晃说了一半,然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放下水碗,重新拜在斐潜面前,俯首说道,“……是卑职之错,请中郎降罪。”

    徐晃也不是笨人,自然明白既然斐潜都已经将原本计划说到了这个份上,又怎么会没有任何布置,就算是没有两个人都说明,至少肯定和马越通过气,自己的寻找的借口只会让自己表现的更加的愚蠢和可笑,因此便干脆的承认错误。

    那么现在,问题依旧摆在斐潜面前,是降罪还是不降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