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394章 西辽雄师

历史扳道工最 第394章 西辽雄师

    “耶律延禧昏愦糊涂,帝位得之甚易,失之也定甚易。”张叔夜对这件事已有自己的判断,“我猜不必耶律大石动手,他就得倒台,保不齐还会丢了性命。”

    “稽仲的意思,我大宋只需静观其变即可?”孙珲问道。

    “对,”张叔夜看着孙珲说道,“射滔难道还没发觉,我大宋之危,在内而不在外吗?”

    “今日方知,这班所谓的君子,实是比小人还要阴险。”孙珲知道张叔夜也通过朝会发生的事感觉到了危险,“对付他们,得用非常手段才行。”

    “射滔已有对付他们的法子了?”张叔夜注意到孙珲的嘴角现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不由得问道。

    “他们想要先毁坏我的名声,然后再对我下手,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孙珲微微一笑,“并且还要把隐藏在幕后的黑手挖出来斩掉。”

    “射滔打算如何做?”张叔夜问道。

    “稽仲是诚朴之人,这些鬼蜮伎俩,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只看结果便是。”孙珲笑道。

    可敦城的城西校场里,剑戟林立,一阵风吹过,竟扬不起几点沙尘。

    点将台上,耶律大石少见地穿了一身金甲,正襟危坐。内侍们也挎了刀,站立在两侧。

    “耶律统军今日重整振武军,实在是功劳不小。”耶律大石微笑着说:“赐剑!”

    一名内侍趋步向前,捧上一个盖了红布的托盘。

    “谢大汗!”耶律松山单膝下跪,收下了剑。

    “耶律统军的振武军实在是威武异常,不知萧统军的胜武军又是如何呢?”耶律大石笑着对右手的一位瘦瘦的银甲将军说道。

    “向大汗献丑了!”银甲将军奔下点将台,翻身上马,一阵战鼓隆咚而起,校场四周的大旗缓缓开始移动。校尉抬来一柄雪亮的镔铁长矛,瘦将军单手提起,挥动长矛在空中旋了个圈,仿佛一道银光闪过,令人望而生畏。

    “好矛!可有个名字?”耶律大石大声问道。

    “这是家师所赐,名叫‘玉龙沥心矛’。”银甲将军并不回头,催马向校场中心奔去。

    校场中的大汗亲军都已退去,银甲将军把长矛一挥,战鼓戛然而止,校场周围的旗手也停了下来,只有猎猎的风舒卷旗帜哗哗作响。

    一线白流从校场西边风驰而至,转眼间,已来到校场中央。耶律大石放眼望去,只见数百白衣甲士手持长枪,策马立于校场——马也是一色的雪白。

    银甲将军的长矛再一挥,又有数百白衣甲士推着几十辆高高的牌车飞奔而来,牌车前用厚厚的白铁包裹着,密密地嵌着几排利刃,上方有一小小的豁口,不知是做为何用。虽然不如刚才的骑兵迅猛,这队车兵很快便也到了校场中央。

    “果然不愧为边塞第一军!”耶律大石不禁赞叹道

    银甲将军的长矛又是一挥,这次从校场西端来的却是一队弩车,每辆弩车由六名甲士操纵,车后紧跟着数十名弓手。

    银甲将军将长矛放在马上,双手一拱,道:“这些是我胜武军中破金军的精锐,另有雷火军、伏水军、巨木军、彻土军,因校场狭小,无法操练,请大汗恕罪。”

    “好好好,快开始吧!”耶律大石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银甲将军催马绕校场跑了一周,似是在检阅那些白衣甲士们。

    “列‘破金阵’。”银甲将军大喝一声。一只白隼猛地从校场点将台的屋檐上飞起,消失在了云间。

    甲士们在校场中急速地穿梭着,如一团银色的涡流。一阵飞尘冲天而起,内侍忙用锦布的长扇遮住了耶律大石。

    “快拿开!”耶律大石大喊着推开内侍,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校场,想看清楚这群甲士是如何变幻阵式的。

    校场中的飞尘渐渐散去,甲士们早已排好了“破金阵”:七个圆形的甲阵按照各自的方位整齐地排布着,每个圆阵的最外层都是牌车,车两侧的铁柱深深地扎入土中,再勇猛的铁骑也难以将其冲破。第二层是骑兵,骑手各个持弓在手,亮闪闪的长枪架在牌车上。中央是高高的弩车,车上搭着特制的长箭,足以射穿百步以外的最坚实的盾甲。

    “好!”耶律大石高兴地站了起来,“只怕这还是个守势,能变个攻阵来看看吗?”

    银甲将军的长矛向前一指,大喝一声:“‘穿日’!”话音未落,弩车、弓手,骑兵纷纷将弩箭向外射去,箭雨掠过天空,直射入地下。每一圆阵射出的箭距离虽有不同,但在点将台上远远看去,箭雨几乎排成了一条直线。

    “这一定花了不少时间才练成的,”一名大内侍说道,“怎么射都是射人,萧统军训练这个有什么用吗?”

    “不一样的,如果我军万箭齐发,没有章法,不仅浪费羽箭,敌军还会心存侥幸向前死冲。这样射去,一射便是整齐的一片人马。如果你在军中冲锋,忽然身前的人全死了,你是不是要魂飞魄散了呢?”耶律松山双眼望着校场中央,轻笑着说。

    “那怕什么?他有牌车,我也有,我可以挡!”大内侍显然并不服气。

    “可以啊,这阵射正是要你挡!”耶律松山任振武军统军之前,是萧斡里喇的副将,主管的正是这种平原作战,对校场上正在操练的阵法的领悟不在萧斡里喇之下。

    校场中七个圆阵已汇成了一个圆环形的大阵,依旧是牌车在外,骑兵在内,只不过是排了两层,内层弓手与外层弓手相接。

    “耶律统军,那牌车怎么高了些?”耶律大石目光还算敏锐。

    “噢,那牌车乃是精心打制,两侧及顶端都可拉缩。”耶律松山连忙说道。

    “放!”只听萧斡里喇一声令下,弓手们箭发连珠,开始飞射起来。弩车却是没有动。如此近的距离,如果不射中圈中的人而正射在牌车上,只怕牌车也会损坏。

    “刚才的变阵名叫‘穿日’,就是将敌军分割包围,加以歼灭。”耶律松山这次不等耶律大石发问,主动讲解起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