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在美利坚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 → 272打牌的张建业

在美利坚的田园生活最 272打牌的张建业

    272 打牌的张建业

    张皓和克里斯蒂娜端着长板凳出去晒太阳了,冬天的晒太阳确实是很舒服,很享受;和老妈还有一些邻居聊聊天,顺便照看一下小孩,小日子很安逸。

    张建业洗好了碗,然后捧起来茶杯出门了,看到门口坐着一群人也见怪不怪。

    “洋子家有人打牌,我去看看热闹。”

    话音才落,张皓笑了起来;老爸的心思,其实家里人都知道。

    看着老爸捧着茶杯乐颠颠的跑去‘看热闹’了,张皓笑笑,这算是老爸的一个爱好,当然也是现在家里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当然得找点乐子了。

    余秀也没在意,有点调侃的说道,“你爸是说看一会儿,我估计一去了坐到台子了。他这几天回来了,只要有人打牌,他肯定是午一场牌、下午一场牌,能打一会儿都好!”

    张皓笑了笑,说道,“他在牧场又没人陪他打八十分,回来了当然得多打几牌。”

    八十分,也有叫做升级、拖拉机的,可以是对家、坐庄。玩法也有很多的不同,有些地方的玩法是跟对,如说企鹅游戏里有这样的玩法,但是在张皓老家这边不用。

    张建业不算是高手,但是挺喜欢打牌的;一边打牌一边聊天,逍遥自在的很。

    四个人打牌,但是在旁边的看客数量明显要超过打牌的人;看到了张建业过来,留着胡子陈洋立刻开玩笑了。

    “建业啊,你来的正好,你来打几牌,估计你手痒的很。”

    张建业很客气,客气到‘虚伪’,“我不一定能打多长时间,要是家里有事要走。”

    旁边看热闹的人笑开了,开着玩笑说道,“我们老张总还有什么事情忙,大儿子是企业家,小儿子又是大地主,有什么事情要你忙的,忙着回去数钱啊!”

    嘿嘿笑着的张建业坐了桌子,这几天基本是这样;一边是因为张建业的两个儿子出息,一边是因为张建业确实一年到头好像也是回家过年的时候能打打牌,所以大家也都会让着他。

    将茶杯摆在桌子,掏出来香烟散了一圈。

    烟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这些邻居谈不都是有钱人,但是基本抽的烟都是十多块、二十来块的,所以看到张建业的烟也不会特别感慨之类的,逢年过节的时候说不定家里也买华装点门面呢。

    至于张建业平时兜里揣着的是华、九五之尊之类的也很正常,因为他家的两个儿子出息的厉害。

    抓着牌、聊着天,一群大老爷们不只是打牌、抽烟,也懂茶叶啊;尤其是这么一些个经常一起的邻居,爱喝茶的好几个。

    “建业,你这茶叶是什么茶?看着挺好的,浓的很。”

    “好像是普洱,我没留意。小磊买的,他买茶叶是瞎买,还给我买了个茶叶饼,怎么弄我都不知道放那了。”

    “你个老东西有茶叶喝开心吧,我家儿子要说送我一袋子茶叶我都能笑死,我现在连根茶叶毛都没看到。你这个茶叶不便宜吧,不是很多人都说泡好茶特别讲究吗?”

    “有什么讲究的,我是抓点茶叶放杯子里,顶多是洗一下。差不多,都是开水泡!”

    说说笑笑,张建业现在特别的轻松、享受;打牌是爱好,也是因为这些人都是左邻右舍的,都是认识几十年的人,很多人甚至都是一起长大的。当然也是因为两个儿子有出息,不管承不承认,两个儿子出息之后,街的这些人会羡慕,甚至有些讨好。

    这很正常,哪怕是再和谐、再民风淳朴的地方,也会有那么一些小矛盾、小冲突,当然也会有些小小的攀。

    自家两个儿子事业有成、赚了大钱,张建业当然开心了;不敢说是全市最有钱的人,但是张建业相信,镇里最有钱的肯定是没跑,谁让老家这边谈不是多么发达的乡镇呢,也根本没个什么大企业之类的。

    想了想,张建业还是叫底了,要坐庄;虽然手里的牌不是特别好,但是值得赌一把。这牌要是不叫底,多少有点不甘心!

    一局结束,张建业开始和那些看牌的人聊了起来;在讨论着出牌有没有失误,讨论着这一牌有没有打赢的可能。

    打牌嘛不是这样,这又不是什么多么高端的牌局,一边打牌一边聊天很正常;只要不是看牌的人乱说话之类的,那没问题。稍微有点牌品的看牌人都知道,也是可以在牌局结束的时候议论,牌局进行时的时候瞎指挥是惹人厌了。

    某种程度来说,这也算是‘观棋不语真君子’。

    “哟,你家参谋长带了两个小参谋来了,这一牌你要赢了。”

    抓着牌的张建业听到了这话,一愣;看到了张皓牵着悠悠和汐汐过来了,赶紧将手里的烟扔掉。

    自然旁边有人开始说笑起来,他们还是该抽烟继续抽烟,不过多少也能理解,尤其是那些当爷爷的人。

    “我算是被管住了,我老婆不说我抽烟,我两个儿子看我戒不掉烟给我买好烟。我家那两个小的一过来,我根本不能碰烟,我现在抽个烟还要躲出去。”

    听到张建业的话,不少当爷爷的有感而发;他们都知道抽烟不好,以前或许也不是特别注意这些。但是在自家小孙子、小孙女面前,那肯定是相当注意的。

    “爷爷,我来了。”

    “爷爷,我看到你了!”

    两个小的跑了过来,吵着要去看爷爷打牌,哪里看得懂啊。

    将两个小丫头抱了起来站在老爸身后,张皓是能看得懂,也想要看看;但是现在,还是抱着两个凑热闹的小丫头吧。

    汐汐是一脸迷糊,她不懂牌;不过悠悠厉害啊,小丫头开心的指着爷爷手里的牌喊了起来,“爷爷,小王!”

    张建业很开心的回头看着两个孙女,说道,“嗯,爷爷有小王。”

    要是其他人‘唱牌’,张建业肯定不高兴;但是自家小孙女说的,那完全没问题。牌桌的这些人也都知道,小孩子有趣着呢,甚至还会逗小家伙。

    “悠悠,你爷爷还抓了什么牌啊?”

    “悠悠,你家爷爷抓的是大王,不是小王。”

    汐汐还是不懂,小丫头歪着身子基本是爬到了爷爷的肩膀;而厉害的悠悠开始继续透露爷爷抓到的牌了,小丫头厉害着。

    “小王,我爷爷抓的是小王,小王是黑的。我爷爷没大王,我没看到。”

    认识一个大王、小王,但是透露的消息也足够多了。

    张皓乐呵呵的看着,笑着,感觉特别好;虽然他知道带小孩来看打牌不好,他也知道老爸他们打牌是有点彩头的,算是小赌怡情吧。

    不过有些事情,太较真未必是最好的;张皓他们不会整天让小丫头在棋牌室待着,也不会教小孩打牌之类的事情,这样差不多了。

    悠悠厉害啊,看不出来还是一个小高手;喊分开始,要轮到爷爷了,悠悠一锤定音。

    “爷爷,掀底,掀了!”

    张建业乐呵呵的亲了一下嘟着小嘴要亲亲的小孙女,回头看着大孙女问道,“悠悠,这一牌爷爷能掀啊?”

    悠悠很肯定的点头,毫不犹豫,“爷爷掀底,爷爷八十分!”

    张皓乐呵呵的看着,忍不住亲了一下悠悠的小脸;这个小侄女啊,还真的是有本事。

    这是叫庄,理论八十分是最低分了;三打一啊,两副牌可是两百分,牌不好的话不要说八十分了,一百八十分都能。

    悠悠这个小丫头更厉害,她根本看不懂爷爷的牌,也不知道什么,估计认识一个大小王以及知道个掀底。现在让爷爷‘掀底’,这是说明牌,要亮牌的。

    张皓知道老爸的这一牌根本不能叫庄,这牌根本不行;唯一能看的牌,也是小王了。但是不重要,开心最重要。

    张建业也是这样想的,抓着底牌笑了起来,“我准备杠飞了,逮不到两杠算我走运!”

    八张底牌掀了出来,手里的牌也摊开;张建业还是眉开眼笑的,虽然他手里的牌可怜的很,但是不重要。

    “乖乖,建业啊,这一牌下去两百块钱打不住了。”

    “你家悠悠出了个好主意……”

    八十分掀底,在老家这边基本是三倍了;超杠是说逮了八十分之后五十分一杠,两杠是一百八十分。

    看着老爸这一牌,张皓笑了起来;手里的牌烂,底牌也烂,不过有着小参谋的指挥,那没啥犹豫的。、

    一局结束,张皓抱着两个小丫头回去了,看看热闹好;他可不会让两个小丫头总是待在牌桌旁边,真的要是来看牌,肯定是小家伙们睡午觉的时候再来,张皓确实蛮喜欢看牌。

    “老爸超了两杠,悠悠让老爸掀底。一手的电话号码,两个小对子。一分没跑掉,差点底牌都扣不下去。”

    这是一个笑话,相当的有趣。

    在和邻居聊着她的余秀笑了笑,没在意,“你家老爸打牌喜欢打底,恨不得没把都坐庄。超两杠超两杠,他那点钱不败光不会老实。”

    这当然是玩笑话了,算是超了两杠,一局下来也是两百一十块,这些钱对于张建业来说还是有的。再者说了,这不是大孙女相信爷爷嘛,那么爷爷当然要掀底了,这是悠悠的最高指令!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