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六章话不投机

升官有道最 第八百四十六章话不投机

    梁锦成见黄一天竟然找出这种不算是理由的理由过来搪塞自己,脸轻轻的一笑,顺手从石桌拿起一本书,翻到其一页说:“黄书记,你是聪明人,你看看这一页。 ”

    黄一天接过梁锦成交给自己的书,先看了一下书名,《太平广记》,看样子,这是本古书,他看到梁锦成叫自己看的第七卷却正是是专门记录与盗墓有关的逸闻趣事。

    内有一则“温放之开冢”的记录,“苍梧王士燮,汉末死于交趾,遂葬南境,而墓常蒙雾,灵异不恒。屡经离乱,不复发掘。晋兴宁,太原温放之为刺史,躬乘骑往开之,还即坠马而卒。”

    这古,黄一天看着有些似懂非懂,梁锦成在一边解释说:“王士燮的坟墓本来有怪异的地方,时为刺史的温放之不信邪,偏偏要掘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鬼怪,结果在回来的路,从马掉下摔死了。这是典型的‘报应’啊!”

    黄一天这才明白老爷子拿这本书给自己看的用意,他这是在吓唬自己呢!

    他用这篇章隐晦的告诉自己盗墓这样的行为,迟早是要遭到报应的,想要藉此让自己打消了盗墓的念头。

    想到老爷子竟然使出这一招来想要阻碍自己盗墓的想法?黄一天不由在心里暗说了一句:

    “这老爷子,也把自己看的太过于幼稚了些,自己若是真的铁了心要发这笔财,又岂是他给自己看一个因为盗墓遭到报应的故事能吓退的。

    再说,这个报应如果真的有,为什么世道很多做坏事的人却没有报应,那些好人却是经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黄一天明白,梁锦成是真心不肯答应帮自己这个忙了,自己现在万事俱备,还真的只欠东风了,这让他心里不觉懊恼,“这老爷子的确是太顽固了些,不过是请他帮忙一道发点财罢了,至于倔强成这样吗?”

    他心里清楚一点,眼下,最起码要先把梁锦成给稳住了,为以后想办法说服他争取时间。

    有道是好事多磨,当年刘备为了得到诸葛亮的帮助三顾茅庐,眼下为了这笔有可能富可敌国的财富,自己一定要耐下性子来才行。

    想到这里,黄一天把手里的书交给梁老说:“梁老说的的确有道理,尽管我心里的确有些好想要看看这古墓里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这私自挖掘的决定到底还是有些莽撞了,感谢指教。”

    刘成伟听黄一天说这话不由愣了一下,他心里自然是不相信黄一天真的此收手,他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黄过?可他竟然又当着梁老的面说出这番话来?岂不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堵住了。

    他听见黄一天又说:“梁老,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这问题,毕竟这古墓是在咱们开发区区的工地发现的,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如果有真把这么一大笔财富交给国家处理,我这心里还真有些不甘呢。

    我这个人觉悟的确低些,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也较严重,请梁老给我一些时间好好想想,看看如何处理,这段时间里,还请梁老千万别走漏了风声,等我考虑妥当了,立即跟梁老再联系。”

    梁锦成点头道:“你放心,只是黄书记现在对地底下墓葬里面的东西有的想法说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理智,我也希望黄书记回去之后能够好好的想一想,毕竟这也是件大事,能够想通自然是最好的。”

    黄一天心知,梁锦成没有向对待刘成伟那样,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自己贪财,已经算是对自己客气了,眼见今天的拜访目的不可能达成,他起身告辞要走。

    黄一天一边抬脚走人一边心里想,“只要是人有弱点,利用好弱点那么控制起来也方便多了,这位梁老先生的弱点到底是什么呢?”

    梁锦成倒是客套的挽留了几句,只是话里明显多少缺了几分真诚,见黄一天已经快要走到门口,挥手告别后把院门重新关紧。

    刘成伟跟在后面,显然担心黄一天心里会因此不痛快,一出门赶紧献计献策说:“黄书记,要不,这件事咱们再想想办法,这老爷子虽然个性倔强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主,不行咱们得空再来劝劝他。”

    黄一天此时的脸色已经严肃的有些生硬,他冲着刘成伟一摆手说:“算了,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小事,依我对梁老的了解,只怕这件事除了他自己自愿,否则的话,谁也劝不动他。”

    刘成伟心知,黄一天说的倒也是实话,心里也不由暗暗佩服黄一天果然看问题一针见血,只跟梁锦成见过几次面,已经把他的脾气秉性摸的一清二楚。

    刘成伟有些着急的问:“黄书记,那您说,这事情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那么由物部门来处理?”

    黄一天心里其实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只是这办法却不能对刘成伟说。

    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黑道,白道,高官,小官僚还有底层混混,什么样的角色没见过?像梁锦成这样的人,应付起来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死穴,有的人死穴是**,有的人死穴是某种兴趣爱好,有些人的死穴是亲人朋友。

    很多人的死穴只要有钱能搞定,而有的人,要的是官位或者是女人,梁锦成一定也有死穴,只不过这死穴到底是什么,黄一天却不能跟刘成伟说白了。

    按照刘成伟的说法,梁锦成性格倔强,一生很少求人,但是他却听秦卫红无意说过一回,“他曾经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找两人一份工作,可是儿子不成器却赌博被人举报被开除,后来要求当时的普安市政法委丁书记帮助安排一下,丁书记还没有出力走出了普安,后来的政法委丁书记成为忻州的丁市长,想帮忙安排到忻州,可是儿子却又不愿因,没有办法,秦卫红给安排到了开发区班。”

    黄一天据此推断,只怕梁锦成最大的死穴是——他的独生子梁大宝!

    他早了解到梁大宝在开发区人社局班,只要梁老爷子有死穴一切好办了,等到一切筹谋得当还怕那老爷子不低头?说起来,黄一天也并非是一定要强人所难,只是这盗墓的事情离了梁锦成这样的内行人,的确是不行。

    黄一天自从听秦卫红介绍,也从别的方面打听清楚,这个梁锦成对考古这块了解那是祖传的,年轻的时候也盗过墓,到了年结婚生子后才金鹏洗手从此以鉴别宝物为生活来源,每年的收入很是不少。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