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出山

升官有道最 第八百四十五章 出山

    老爷子把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自然没人敢跟他再提盖房子的话题,所以,梁锦成的家在左右全都是青砖碧瓦两三层小楼的包围下,显的特别突出,离的老远就能明显的分辨出哪里是梁锦成的家。

    因为有段路车子过不去,刘成伟便下车陪着黄天往前走,边走边指着两边的楼房介绍梁锦成因为建房跟家人闹矛盾时的倔强表现。

    刘成伟猜也能猜得出来,黄天找梁锦成到底什么目的,他必须要把预防针给打好了,梁锦成的个性跟普通老头不样,他要是想做某件事,任你怎么拦着只怕都拦不住,他要是不想做某件事,你再怎么威逼,他也未必理你。

    黄天自然听出了刘成伟话里的味道,轻轻笑说:“梁老先生的确是很有个性的老人,咱们会先进去再说吧。”

    黄天和刘成伟道走到梁锦成家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就听见院子里头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脚步声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里头传来声问话,“大早的,谁呀?”正是梁锦成的声音。

    黄天赶紧回答:“梁老,是我,黄天啊!”

    梁锦成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打开门,满脸笑容招呼说:“哎吆,是黄书记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梁锦成热情的把黄天和刘成伟迎进院子,却并没有关门,那意思刘成伟走在后头,正好关上。

    其实这门关不关的也没什么打紧的,他家的院门还是很早以前家家惯用的木门,这样的门,其实也就是起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作用罢了。

    梁锦成并没有招呼黄天到客厅坐下,而是在院子里随手端来几个小凳子说:“黄书记,这太阳正好,咱们就坐在院当中倒也舒坦些,我来给你倒杯水。”

    黄天趁着梁锦成去倒水的功夫,仔细的看了眼梁锦成家中的小院。

    这小院看起来足足有百多平方,进门的过道出来后,就可以直接看到院子右侧的个小花坛,眼下小花坛里只有几株娇艳的月季花在绽放,花坛边却摆放了溜的书籍,看样子,老人家今天正忙着晒书。

    花坛往里不远处,摆放了几个石凳石桌,石桌上此时也摆放了几本书,其中本正翻到中间位置,被个水杯压住了,看来,梁老先生正好看到那页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这才起身开门。

    院子的右侧最南端的角落里,有个养鱼池,用砖头和水泥修成个圆形的样子,里头有几只色彩艳丽的小鱼正在游来游去。

    鱼池的上方拉了根绳,绳上挂了几个鸟笼子,里头养的似乎是鹦鹉类的小鸟,羽毛鲜艳,看上去的确很好看。

    梁老先生搬出几张凳子给黄天坐的位置正好离花坛不远,尽管花坛里头的花不算多,静坐下来却依旧能闻到股淡淡的花香味。

    黄天心道,“难怪老人家宁可住这样的小院子也不愿住楼房,楼房像个个鸟笼子,哪里还有这样宽敞的地方给老人的花草鱼腾出空间来呢。”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梁锦成跟那些住了楼房的老人比较起来,应该算是幸运的,最起码他在家里拥有自己的片自由地,整天在这小院里喂喂鱼,喂喂鸟,闻着花香看书,也是种难得享受。

    黄天正左右张望着,梁锦成已经手里端着两杯水往黄天的方向走过来,刘成伟赶紧快走几步,接过梁老手里的茶,轻轻的放杯在黄天面前的小凳上,另杯则放到了石桌上。

    黄天瞧着水杯里片片绿茶在水里漂浮,心知梁锦成为泡这茶也是费了般功夫的,否则的话,第道热水泡出来的茶叶是不可能如现在这般碧绿悠悠的浮在茶水中的,难怪梁锦成说声倒水,进了屋子半天才出来,原来是弄了杯好茶给自己品。

    黄天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的抿了小口,不由连连点头说:“好!清香宜人,口感极佳,梁老果然泡得好茶,看来以后要经常过来喝喝梁老跑得好茶啊。”

    人都喜欢听好话,梁锦成也不例外,他见黄天夸茶好,立马主动介绍说:“黄书记,这可是我收藏的最好的碧螺春,若不是黄书记来了,我还舍不得拿出来呢。”

    黄天也是心想要把双方谈话的气氛搞的融洽些,等到自己提出要求的时候,希望梁老能主动应承下来,今天自己就算是没有白来趟。他见梁老兴致挺高,便先陪着他聊了几句茶道之类的话题,直把梁锦成哄的笑意吟吟。

    刘成伟看到梁锦成很是高兴,就顺势说:“梁老,黄书记百忙之中抽空来看你,还给您带来了不少礼物呢。”

    梁锦成看了眼地上堆放的大堆礼品,责怪的口气对刘成伟说:“刘局长,黄书记肯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已经不错了,怎么还带礼物呢?其实没必要这么客气的。”

    梁锦成表面上是在对刘成伟说的番话,其实却是在说给黄天听,黄天闻言故作轻松笑笑说:

    “梁老,我这次来拜访你老也是有事相求呢,还请梁老能帮忙啊。”

    梁锦成知道黄天不是那种无事登门的人,也想听听黄天到底想要请自己帮什么忙,于是顺口说:“黄书记请讲,只要是老朽能做到的定尽力。”

    黄天依旧平静表情笑道:

    “有梁老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昨天在工地上,梁老说,那工地底下很有可能有古墓,还可能是个帝王墓,我想着能不能请梁老帮忙看下,那古墓里头到底有些什么东西?梁老是懂行的人,只要看眼自然能明白里头古物的价值。”

    梁锦成听到黄天的话,有些奇怪的问道:

    “难道这件事黄书记还没有向文物部门汇报?按理说,只要是地底下的东西,那都是归属国家所有,只要黄书记向相关部门汇报此事,自然会有人过来进行抢救性的挖掘。

    东西挖出来,那些考古专家自然就什么都能鉴定出来了,哪里还用得着我这个半调子老头子去鉴定啊?”

    黄天见梁锦成显然是没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于是看了刘成伟眼。

    刘成伟立刻领会他眼神里的意思,插话说:

    “梁老,黄书记的意思,这墓地到底是在咱们开发区的地盘上发现的不是吗?这也算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

    在交给国家之前,咱们先整出来看下,心里也有点数,到底咱们家门口埋的都有些什么好东西?”

    梁锦成狐疑眼神又看了黄天眼,似乎要确定下刘成伟说的话到底是不是黄天的意思。

    见黄天轻轻的点了点头,老爷子的脸色顿时冷峻下来。

    他转脸冲着刘成伟教训开来:

    “刘局长,你这头脑里天到晚想些什么歪主意呢?你这是什么想法,说的好听点这叫盗墓,说的不好听点,你这就是想要发死人财是不是?以前是有,但是现在不行,国家管理的很严,你们这样做是要坐牢的!”

    梁锦成继续说:“刘局长,我记得上回跟你们说过,古玩这行当有多少人因为贪财毁了自己的辈子,难不成前人的教训还不够多吗?”

    刘成伟心知老爷子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梁锦成是个懂文物收藏的高手,平常也会有不少文物贩,拿着从地底下挖出来的宝贝拿过来请他鉴定,每每看出东西来路不正,均被梁锦成严词拒绝了。

    老人家身正气,见不得别人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在梁老的观念中,人的贪欲不能过于强烈,如果心只想着贪财的话,极有可能为了钱连命都保不住。

    上次他和黄天来拜访梁老的时候他就亲口说过,“钱当然是好东西,但是你对钱太认真,就会有麻烦,所以做任何事情要有度,绝不能贪不义之财。”

    他和黄书记当时听了梁锦成的话,虽然心里不是很赞成,但是为了应付他都连连点头,其实刘成伟心里的观点却跟梁老有很大出入。

    现代社会的年轻人谁不知道没钱的日子有多难过?毕竟这世道是世俗的,要是真的身无分文的话,岂不是要当乞丐?

    那样没有尊严的活着,才真是狗都不如了,现在的确有很多的人为了金钱失去自尊甚至做人的底线,那是因为在当今社会做人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退万步说,就算你自己可以忍受贫穷保持节气,但你那年迈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呢?难道要他们因为你的选择跟着块受苦吗?

    梁锦成表面上是在教训刘成伟,明里暗里的却是主要针对黄天来的,他觉的,毕竟黄天是刘成伟的领导,刘成伟陪着黄天过来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是受了黄天的指使。

    老爷子是读书人,骂人从来都是隔着层骂的,尽管如此,被骂的人,心里却还是非常清楚的。

    老爷子教训了刘成伟几句后,转脸对黄天说:

    “黄书记,刘局长是个糊涂人,你可别听信了他的谗言,这私自挖掘或者说盗墓的事情可是违法的行为,你个国家干部,千万别时好奇犯下错事。”

    黄天心里很不满这个梁锦成的说法,但脸上却保持笑容解释说:

    “梁老误会了,其实我们也是好奇罢了,以前总听人提到古墓里头的种种东西,这下就在眼面前,心里倒是很想看看,这古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毕竟到了国家那边就被保存起来,珍品都看不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