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九章过招

升官有道最 第八百三十九章过招

    同一时间,景老板也在朱副书记的办公室里满腹委屈向他讲述了今天在工地发生的事情,朱副书记听后态度却跟黄一天截然相反,他当着景老板的面替他打抱不平:

    “这个洪老板实在是太嚣张了!算邬程红副县长人已经死了,他亲手签署的合同总不能不作数吧?那也是政府部门加盖了公章的!”

    景老板听了朱爱国副书记的话原本耷拉的脑袋一下子抬起来,他充满希望眼神看向朱副书记冲他汇报道:

    “朱副书记,听说洪老板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黄书记关系非常铁,要不然那个公安局长刘成伟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偏袒洪老板的人,依我看这事还得请您亲自出面才行啊!”

    朱爱国听了这话脸露出几分轻蔑笑容:“他黄一天再怎么不讲理也是**的干部,难不成他还敢公然违反法律条款不认你手里的工程合同?”

    景老板忙说:“我听洪老板亲口说,黄书记又跟他们工程队签署了另一份工程承包合同,这样一来,一个工程两份承包合同,也不知道......”

    朱副书记见景老板脸露出担忧神情忙拍着胸脯给他打气道:“你放心吧,稍候我会亲自打电话给黄一天,让他务必认真处理好此事。()”

    景老板急匆匆跑来找朱副书记等的是这句话,眼看目的达成他心里一阵轻松高兴,赶忙凑前主动讨好道:“朱副书记实在是太仗义了!景某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朱副书记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理所当然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见景老板满脸感激看向自己心里不禁一阵受用,冲他摆摆手安慰道:“放心吧景老板,你碗里的菜旁人再怎么硬抢也还得乖乖的还回来。”

    与此同时,洪老板也正向黄一天汇报说:“黄书记,我听说景老板一向跟县委朱副书记来往密切,万一这事朱副书记站出来替他撑腰,那可麻烦了!”

    黄一天自然明白洪老板口所说的“麻烦”到底什么意思,眼下唯一令他头疼的是——景老板手里也有一份工程承包合同。偏偏那份合同也是白纸黑字盖着公章,而且还是前副县长邬程红在面亲笔签名,虽说邬程红现在人已经不在了,可他当时身为副县长签下的合同却依旧具有法律效果。

    有一件事是洪老板和刘成伟直到现在为止完全不知情的,黄一天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之所以拼尽全力也要把旅游项目的工程抢到洪老板手里其实另有章。

    这年头,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想要在官场混的如鱼得水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不可或缺,那是——钱!

    在基层政府部门混,凭着黄一天私下跟人合伙做生意的那些收入平日里用于下打点疏通关系也差不过够了,但是越往高层走,那点钱成了不起眼的九牛一毛。

    黄一天很多年前在市里当领导的时候,那些眼力劲灵活的老板随随便便请领导吃顿饭好几十万,一瓶几万块的洋酒一顿饭能喝七八瓶。

    这还都算小儿科!

    当领导干部升到一定级别之后,哪有几个高层领导手里还缺钱?到那时想要跟领导搞好关系必须做到最关键一点——投其所好!

    方说,某个领导喜欢梵高的画,那你算是想破脑袋也得想办法把这事给办成了,这已经不是花个几万能水到渠成完成的事,有时候一副名人字画少说也得千万,手里要是没有足够的财力还怎么玩?

    黄一天记得很清楚,多年前,在经济开发区这块地,确切的说是他指令让人划定的旅游项目那块地皮底下曾经发生过一件大事。那块地底下在施工过程被人发现了一个帝王古墓,诸位可以想想看,一个帝王古墓意味着什么?

    当然是大量珍异宝价值连城的陪葬品!

    任何人,只要拥有了这个帝王古墓哪怕十分之一的珍异宝,无论他想要在官场还是商场混,他干什么不够?

    对于黄一天来说,他不缺政治经验,更不缺工作能力和洞察秋毫总览全局的能力,他要想在官场混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便为自己报仇雪恨差一个字——钱!

    是的!

    表面看起来相当富足的黄一天真的非常缺钱,他明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道理,只有手里掌握了大笔可用的资金,他日后才有足够的“能力”在尔虞我诈的官场更顺利的走下去。

    这是黄一天为什么一从省城回来后,第一件事亟不可待吩咐洪老板去旅游项目工地开工的重要原因。

    他早料到之前签署了工程合同的景老板必定不会对此事善罢甘休,也早已猜到了景老板闹到最后必定会动用他在官场的一些领导撑腰做主。

    但是这些对于黄一天来说都算不什么,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开始自然能相当稳妥的掌控此事的结果。

    真正有眼光有胸怀的领导必须有这样的本事——总揽全局的同时还能适时把控局面让自己时时刻刻能立于不败之地。

    第二天,一大早天气阴沉沉不时落几滴小雨,这种天气最让人提不起精神来,出门不打伞衣服肯定会湿,打了雨伞又嫌累赘。

    当领导的好处是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每天有专车接送下班,也有秘书专门准备雨具倒是不需要为这些小事烦神。

    早晨班时间,县委副书记朱爱国刚进办公室,秘书推门进来向他汇报说:“朱副书记,贾凤成老婆来了!”

    朱爱国一听到“贾凤成”三个字顿时一张脸阴下来,墙倒众人推,贾凤成如今成了杀人犯,朱爱国从心底里不想跟他再沾染一星半点的联系。

    他皱眉问秘书:“她来干什么?”

    秘书答:“我问了,她不说,非得见了您当面说。”

    朱爱国听了这话不觉有些头疼,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到底“见不见贾凤成老婆?”他心里清楚,“这女人门肯定没好事!”

    事情明摆着。

    贾凤成死了,他老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家里的日子跟以前肯定一落千丈,这种时候他老婆找到自己门来肯定是遇什么难处了。

    朱爱国思前想后琢磨了好大一会才对秘书说:“你出去告诉她,我马要开会,有什么事得空再说。”

    秘书当即明白过来,领导这是存心不想接见贾凤成老婆的意思,他是朱副书记的秘书,今天午县委有没有需要朱副书记参加的会议没有人他更清楚。

    秘书赶紧冲朱爱国点点头转身出门回话去了。

    秘书临走的时候还特意把办公室的门给带了,“咚”的一声关门声音虽然不算太重却像是一记响锤正好敲击在朱爱国的心口。

    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

    他想着以前贾凤成是多么牛逼的一个人,现如今因为一时冲动害的自己身陷囹圄不说,还连累的一家人跟他受罪。

    这都是命啊!

    朱副书记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后,随手拿起桌的件翻看准备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指尖刚刚翻开件夹听见办公室门口传来一男一女吵闹声。

    “你让开!我要见朱副书记!”一个年妇女尖嗓门声音。

    “朱副书记马要开会,真没有时间见你,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朱副书记一有时间我立马打电话通知你,行吗?”秘书的声音。

    “你当我傻吗?这一大早开什么会?朱副书记这么忙吗?居然连跟我见面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我不信!”

    听声音像是贾凤成的老婆不肯走一直闯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来了,门外的嘈杂声让朱爱国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里忍不住泛起波澜。

    这里是政府办公大楼,是公共场合,要是任由贾凤成老婆这么闹下去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何况,这青龙县官场谁不知道自己和贾凤成之间的关系一向紧密,若是让别人知道自己不搭理贾凤成的老婆,难免会有人在背后嚼舌头根子说自己不仗义。

    朱爱国坐在办公室里思忖片刻,耳边听着门口秘书和贾凤成老婆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也有些受不住了,赶忙抬高音量冲着门外装模作样喊一声:“谁在外头吵?”

    贾凤成老婆立马扬声应承:“朱副书记,是我!贾凤成的老婆!”

    “哦,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朱爱国捏着鼻子把这句话说出来,门外的嘈杂声立马停止,很快,他看见贾凤成老婆从外面重重推门进来,一股幽幽冷气随着办公室门被打开漏进来。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前一阵子可是憔悴多了,大约是老公出事后心思重的缘故,一大早连头发都没怎么整理好跑到这来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朱爱国虽然从心底里并不想见贾凤成的老婆,但是人都已经进了办公室他还能说什么?赶忙假装热情冲她招呼:

    “快请坐!那个谁你给客人倒杯茶。”

    跟在贾凤成老婆身后进了办公室的秘书正因为自己没能拦住这女人满脸愧疚站在一旁,突然听到领导叫自己去倒水,惯性点头往饮水机方向走去。

    贾凤成老婆此时此刻哪有什么心情喝水?她今天特意一大早过来是向朱副书记求救来了!

    此话怎讲?

    原来自从邬程红出事后,虽然贾凤成已经跳楼自杀了,邬家人却并不肯罢休,他们跟贾凤成一家算是结下了势不两立的血海深仇。

    贾凤成老婆孤儿寡母原本生活不易,没想到邬程红的弟弟居然还不肯放过她们母女,隔三差五带着一帮混混门闹事。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