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64章木屋之战

三界战神最 第464章木屋之战

    风紫筝恃强凌弱,黄官依旧不声不响,无人知道他一张面具后,脸所浮现出的表情是什么,但是白官,虽然同样带着一张面具,可是她那一双灵动的眼睛,水汪汪波澜不惊,显然对风紫筝的咄咄相逼,她好似胸有成竹。()

    慢慢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白官细滑的小手忽然一指:“呶,风姑娘,神天尊座下,自会有人与你红妙福地一较高下,我们又岂会退出!”

    风紫筝望向她手指所到的角落,众人两旁退尽,犄角旮旯里,这木屋,唯一的一张方桌,已经破的怕是风吹即散,那破桌后,正端坐着一个人,他一身白衣,头戴面具,即便此时被白官一点现身,整个人依旧静静的不语不动。

    太扎眼了,木屋虽然众生百态,可惜此人,还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只不过风紫筝偏偏没有注意到他,也许是他一直端坐,被林立而站的众人所淹没,也许是风紫筝自现身以来,根本少有机会细细分辨这屋的所有人,况且三界门派繁多。

    风紫筝心惊之余,给自己暗暗找了一个借口,来掩饰她的躁动。

    木屋之内,弥漫出越来越浓窒息压抑的氛围。

    风紫筝与那白衣怪人之间,再无阻挡,所有的人皆识趣的让开,今日真正的一场大战,想来一触即发。

    “阁下难道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风紫筝反而静下心来,她毕竟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关键时刻,还是懂得如何去克制自己,既不能向对方示弱,又要占据足够的心里优势。

    白衣怪人身笔直,依旧未动,连面具后面,那一双眼睛,他都懒的睁开,不过,他喉头肌肉滚动,还是开口了,声音同样怪的仿佛如他的人一般:“烈焰墨弓!你难道以为龙骨绝锋之后,你真的可以稳坐三界第一了?”

    风紫筝浑身一颤,这人显然是故意拿捏了他的声线,同时有一种不祥的气息也触动了她的内心:“这个人自己一定认识?他是谁呢?”

    苦思冥想,头绪全无,她秀目一扬,忍不住追问一句:“阁下究竟是谁?”

    “你不必管我是谁,今日这个局,红妙福地可以退出了!”怪声充斥的全是冷意。

    “你也是为了神天尊?”一言问出,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显然对方的这一问,实在是多此一举。

    风紫筝哪里受过如此怠慢,心一怒,掌烈焰墨弓一晃,厉声道:“阁下难道坐着接我神弓!”

    怪人笑声戛然而止,面具后面两道精光射出,他的眼睛终于睁开。

    风紫筝不由自主手臂在颤抖,她失声道:“你……你是……”

    怪人摇摇头,仍然没有站起来,他冷冷的道:“姑娘怕是认错人了,你若不信,何不出手。”

    风紫筝虚空一引,一道凌厉的箭音迸出,对方既然不肯承认,那么只有出手了。

    箭音炙热,墨弓无敌,这一下出手,风紫筝用力三分,只为迫使他站起来,以真面目示人。

    虽然只是虚引一弓,但是其的厉害,木屋内人人识得,看那怪人如何接招了。

    箭音去的急,人群之,一个稚嫩的人影更急,伴随一道剑气飞出,箭音被破,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紫筝大惊,看清闯入她与怪人之间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孩子,心大:“你是谁家的孩子?”

    那孩子十四、五岁的模样,之风紫筝还要矮了半截,也不听风紫筝问话,手的一柄长剑挽出一片剑花,朝风紫筝攻来。

    这一剑出手又快又老道,若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从一个孩子手使出来的,不光是这一剑的精准度,更有这一剑蕴含的无尽神通,均似出自名门。

    风紫筝再不敢大意,搭箭引弓,一招“剑雨流星”,烈焰箭化为千万条光芒,这一招,她绝对没有留情。

    周围一片惊呼,已经有人看出不妙,纷纷朝木屋之外躲去。

    那孩子剑招一变,迅速跟进,手那一柄剑也在瞬间化形,剑意已经不在剑,而是在他的浑身下。

    风紫筝惊呼一声:“天水一剑!”

    箭与剑,强强相遇,单薄的小木屋怎能受得了这霸道的冲击,一声爆裂之声,木屑漫天,飞扬的雪花乱入,漫漫雪地之,跌落的,尽是人影。

    风紫筝与那少年,各自退后一步,少年双目之,充满了无尽的喜悦,他根本未用全力,能与闻名三界的烈焰墨弓拼一个旗鼓相当,看来义父与师父,果然都没有骗他,这三界,迟早任他驰骋,唯一令他心不解的,是那什么神天尊,为什么每次义父带他出来,都要为神天尊出头,他搞不懂,难道,他能胜过烈焰墨弓,却胜不了神天尊吗?

    少年一剑不败,心遐想连连,耳风紫筝喝声传来:“你与紫薇神什么关系?”

    少年回头望了一眼白衣怪人,道了一声:“义父,她认识师父?”

    怪人摇摇头,少年不在言语。

    风紫筝忽然“哈哈”大笑:“紫薇神是他的师父,你是他的义父,风逸,你瞒不了我的!”

    “恩,风姑娘,风逸早死了,你认错人了?”怪人尖利的声音平平而道。

    风紫筝挽起烈焰墨弓,下打量那怪人道:“这世间有两个人的眼睛,瞒不过我,其一个,是你,另一个,你也心知肚明!”

    怪人肩头微微一动:“你知道我为何不睁眼了吧!”这一句话,无非是承认了他的身份。

    风紫筝“哼”了一声:“你不愿呆在师父身前,偏偏要回临涧村,若你能与昔日的仇人成为朋友,说明,你们有一个共同的仇人,风逸,以这个小子为筹码,真的值吗?他虽然也是璞玉一块,难道,你真的相信,他能胜过天心?”

    少年一听风紫筝口“天心”二字,他不由恨的咬牙切齿:“天心究竟有多可怕,我正要去寻他,为义父和师父,还有我的爹娘报仇!”

    少年说出这一番话来,风紫筝绝不惊,她摇头道:“不错?你爹娘的仇,的确该报……”

    白衣怪人一阵大笑冲天,将风紫筝的声音湮没,他双手轻轻一拍身前那一张烂桌,木桌化粉,落雪不见踪迹,两条巨蟒盘旋车椅下,怪人齐腰下空空是也,几乎在同时,他的面具脱落,白衣怪人,不是风逸,还能有谁?

    “不错,这三界之,若有一人能看透我风逸,想必也非风姑娘你不可了!”他终于可以不用拿捏着嗓子,用回风逸本该有的声音了。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