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章 我就任性

升官有道最 第八百二十章 我就任性

    黄天瞧着底下坐的帮人,想到这些天听到的很多传言,很多人都是看戏的人,于是用种冰冷的口气说:

    “这些天,听说咱们经济开发区发生了不少大事,我在这里当着朱爱国副记和纪委钱成贵记的面说句,我黄天在这边做天记,没有经过我点头同意的切决定都是无效的,不管是谁做出的都样。接下来的开发区工作,还需要在座的各位鼎力配合,如果对我黄天个人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但是背后搞小动作,肯定是不容许的,我会让这些人倾家荡产。”

    “我还要说的就是,不希望些干部在背后做什么文章,即使做,我黄天不怕,不会怕,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我都不怕,要想在经济开发区的地盘上胡作非为,那是坚决不可以的,不要说我不同意,就是县委县政府也不会同意的!”

    黄天说这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绝对是有的放矢,可黄天就是这么张狂了,当着朱爱国副记的面,丝毫没有留任何面子,朱爱国也只能低头假装思考的表情,对黄天的发言毫无反应。

    简短的见面会结束后,黄天把朱爱国等人送走后,让其他人可以先行离开,领导班子常委领导班子留下来继续开会。偌大的会议室里,因为秦卫红和王中兴走了的原因,立即只剩下7个领导班子成员。

    黄天第句话是问副区长纪工委记贾启贵:“贾主任,我以前让你协助秦卫红负责旅游项目的相关工作,现在秦卫红已经辞职离开了青龙,项目应该是你直接负责,进行到哪步了?”

    贾启贵些委屈的表情看了黄天眼,狗日的,邬程红到了开发区的第天就开了班子会议,和魏红山主任直同意对班子进行分工调整,已经调整了不是自己负责,低声回答:“黄记,现在旅游项目我已经不再负责,分工做了调整,是甄大厚在负责这件事。”

    “荒唐,他妈的简直胡闹,这是谁做出来的决定?我怎么不知道?”黄天坐在那边,很是张狂的问道。

    “是我和邬程红副县长。”

    坐在黄天身边的魏红山虽然这几天和黄天不再敌对,但是调整人是自己和邬程红决定的,此时不得不发出声音来,只不过,那声音听起来相当的没有底气。

    黄天立即转脸向魏红山,满脸怒气的表情呵斥道:“魏红山同志,你是管委会主任,你的任务就是把手里的工作做好,你的工作就是和洪当县联系共同开发旅游资源,你怎么就插手这个项目了?是不是贾启贵做错了什么事情?还是你看不得别人进步?”

    此时的魏红山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回答,也不敢再和黄天作对,只能敷衍道:“黄记,当时邬程红副县长提出调整分工,说贾启贵同志手里负责的工作比较多,还有纪工委工作,都是重要的大事情,想要让甄大厚帮他减压罢了,既然您已经回来了,如何调整就请你决定。”

    “你简直是不称职!邬程红那是不懂实际乱搞,分工这么大的事情能这样朝令夕改吗?把人民赋予你他手里的公权当成是什么了?己家里的电视遥控器,随便转换频道?所以这样不做事都是捣乱的人不会有好下场,所以被人在办公室刺死。

    邬程红副县长不懂事,乱干事,你作为主任,也是和邬程红样的处级干部,就要真面困难,敢于反对他的意见,而不是味地人云亦云,我是坚决不希望看到这样没有主见的人!”

    所有人都惊呆了,黄天然当着众多领导班子成员的面,对副处级的魏红山爆了粗口,偏偏魏红山除了憋的满脸通红之外,却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魏红山的心里很清楚,从他和黄天沟通开始,就知道黄天肯定要在公众场合说次自己的不是,这样树立他在开发区说不二的形象。不要说黄天现在不是自己的敌人,自己不好反对,就是和以前样还是对手,自己也不敢和他作对,奶奶的,武达那是多么牛逼的人,都被人家弄完了。还有就是黄天手里明明有着朱爱国不利的证据,那可是自己提供,可是此人直没有拿出来把朱爱国赶走,说明心计很深。

    黄天见魏红山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知,他今天丢人也算是丢到家了,再说也没有必要给他过分的难看,毕竟也不敢和自己作对了,于是冲他说道:“会议结束后,魏红山,给我写个深刻的检讨,内容就是不能反对邬程红不喝的决定,定要有深度,不能马虎交差。”

    魏红山低声回答:“好的。”

    之后,黄天才转脸面向大家,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冲着贾启贵说:“贾启贵,你现在可是开过去难得的正科级干部,此事情也有责任,你也是不能做事的人,既然心里明知道领导作出的决策不正确,为什么不据理力争呢?这件事你也要检讨,跟魏红山的要求是样的,检讨定要有深度。”

    贾启贵赶紧点头应承着。

    对于贾启贵来说,黄天回来了,就算是让他写十份检讨他都是愿意的,毕竟局面的本质发生了变化,他是不是写检讨都改变不了他是黄天自己人的关系。

    黄天转脸问甄大厚:“甄大厚,你以前直说身体不好,不能承担繁重的工作,刚才魏红山介绍说最近段时间,旅游项目是你负责推进的,你倒是跟大家汇报下,项目有什么在、实质性进展吗?”

    甄大厚瞧着刚才黄天教训魏红山的口气,心里早已吓的有些发抖,猛然听到黄天叫自己的名号,吓的浑身哆嗦,赶紧回答说:“那个,情况是这样的,项目我刚刚接手,我也正处于对这个项目的了解中,所以......”

    “荒唐!简直是荒唐至极,个简单的项目,拆迁已经结束,和投资商的协议也已经签订,下面就是投资商资金到位和招投标等问题,你然了解了半个月,什么工作都没开展,你就是这样负责项目的?不能干事给我滚出经济开发区,我不需要你这样混日子的干部!”

    甄大厚见自己话没说完就被黄天给打断了,然还被教训了通,原本就有些紧张的神情更加绷紧了,只手不停的推着自己脸上架着的眼镜,好像推下那眼镜就能缓解下他的紧张情绪样。

    黄天冲着甄大厚训斥道:“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你作为个干部,你对自己的工作能力难道没有个基本的认识吗?邬程红让你接手项目,你就立即喜滋滋的去接手了,难道你没有自己的主见吗?条狗吃大便的时候还要闻闻,可是你,不闻这么吞下去,你有那个胃口吗?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本事没有多少,心眼倒是不少。什么身体不好,我看你典型的给老子捣乱,明天给我拿出份辞职信,辞去职务等待退休,否则,我会按照公务员条例半年不上班,直接辞退你。”

    甄大厚被黄天训的句话也不敢多说,他知道以后的官场再也和自己无缘,本来自己是前任领导的人,黄天来了,于是趁机说自己身体不好,等待退休。邬程红来了,那可是自己的人,于是就很高兴的接受项目,认为可以大赚笔,谁知道黄天竟然又回来了,还让自己退出职务,不甘心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把脑袋深深的埋下,任凭黄天的训斥。

    瞧着魏红山作为管委会主任,还有甄大厚在会议室上被黄天批的体无完肤,脸都丢尽了,贾启贵等人全都抄着双手坐在边看热闹,奶奶的,这才真是人生如戏,就在这会议室里,半个月前,邬程红副县长到了这里那是牛逼啊,当时的魏红山和邬程红也是伙的,简直就是把开发区当成自己家里的自留地,耀武扬威的说狠话,动干部,根本就不会想到有今天的结果,可是今天就完全变了样,对于程贾启贵等人来说,这种感觉真是痛快极了。

    发了通脾气后,说了该说的话,黄天换了种口气说:“在我离开的这半个月里,无论谁做出任何调整都立即恢复原状,所有的工作按照以前的模式开展,谁要是还不死心的话,可以亲自来找我谈,把我说服了,你就赢了,否则,你只有条路,安心干事,就这样,散会!”

    这次的领导班子会议,让魏红山体验到了黄天的流氓工作作风,他根本就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他做出来的决定全都是对的,谁要是敢跟他对着干,他定不会轻饶。

    魏红山现在想来,当初自己到了这边黄天没有和自己闹翻,只是让自己负责旅游项目中重大的工程和洪当县协调资源共同开发,自己很是积极的去做了,也就发生了后来的很多事情,那么那个所谓调戏妇女的事情即使是发生了,后来那边的推波助澜会不会也是黄天在背后的操着?

    魏红山心里不由哀叹,也许来的第天别人已经把几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过是那把刀先落了下来,反正对黄天来说,只要有刀落下来,那就好运作对付自己了,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