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一七章 反叛的初始

诡三国最 第七一七章 反叛的初始

    夜已经深沉。。

    残破的草棚虽然不堪,但是毕竟还是一个遮风避雨的所在,因此自然是属于牛辅的,而其亲卫则是守卫在草棚周围,至于攴胡赤儿等胡人,自然是各自找个避风的角落蜷缩在战马的身边……

    攴胡赤儿睡不着。

    纳古战死了,为了掩护攴胡赤儿他能够跑出来,留在后面淹没在追兵的马蹄之下。

    部族走散了,现在身边的也就剩下二十来个人,其余的不知生死……

    接下来要怎么办?

    跟着牛辅回弘农?

    原本攴胡赤儿也是这么想着的,但是牛辅猛然挥来的一拳,却将这个想法完全打散了。

    或许牛辅确实是在心情‘激’‘荡’之下做出的举措,攴胡赤儿也能理解,但是并不代表能够接受。

    虽然胡人在西凉兵的层级不算高,也是时不时会遭受一些不平等的待遇,但是攴胡赤儿之前并不以为是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西凉兵强,至少比攴胡赤儿他要更强,所以服从强者,这是草原上的规矩,也是攴胡赤儿这些人的习惯。

    原本董相国在的时候多好啊,虽然董相国身份尊贵,但是有时候还是会像一个胡人一样跑到他们的营地,然后和他们一起架起牛羊烧烤,大碗小碗的喝酒,兴致高的时候甚至会跟着他们一起在篝火旁跳舞……

    虽然装备什么的可能有一些差别,但是至少吃饱穿暖没有问题,偶尔还能喝点小酒,揣着发下来的兵饷‘摸’到营妓的‘床’头……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攴胡赤儿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微笑,那个时候董相国还不是相国,但是那有什么关系,他们跟的是董相国,而不是相国。只要董相国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扑上去,纵然对面是他们的族人,是西羌的大军。

    攴胡赤儿觉得跟着董相国,就算是下一刻战死了,也值!

    而现在……

    攴胡赤儿翻来翻去,始终睡不着。

    死的人固然已经是死去,但是活着的人还是要考虑怎样才能活下去,就算是再艰难,再痛苦,也要活下去。草原上的汉子,死在‘床’上是一种耻辱,就算是自己老得不行了,也要死在帐篷之外,更不用说去自杀的那些懦夫了。

    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攴胡赤儿要活下去,还要带着仅存的族人继续好好的活下去。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怎么乐观。

    虽然牛辅亲兵说牛辅只是一时之间失去了心智,糊涂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语,但是攴胡赤儿不敢保证,当牛辅清醒的时候,是不是还是这样的想法。

    董相国是强者,但是他的‘女’婿却不是一个强者,那么现在的强者是……

    白天的战斗真的是因为攴胡赤儿他的原因么?

    攴胡赤儿将整场战斗又重新回想了一遍,从头到尾,一点点的捋了一遍,这不是我的错,绝对不是!

    怎么可能都是我的错?!

    那么是谁的错?

    攴胡赤儿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然后瞬间这个念头就像是草原上‘春’天的野草一样,转眼之间就蔓延开来,长遍了他整个的心。

    黑夜如同一卷巨大的黑纱,笼罩在天地之间,遮挡了一切的光明,就连人心当中的那点清明似乎也被遮挡了起来。

    攴胡赤儿扭过头看了看草棚那边,牛辅的亲卫也都累的不行,一个个依偎睡在一起,值守的那个人似乎因为外围有攴胡赤儿的人在放哨,所以也在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打着盹,就连草棚外的篝火已经熄灭了都没有注意到。

    攴胡赤儿静悄悄的翻身坐起,然后将半披半盖的皮袄穿好,轻轻将身边的族人推醒,聚在一起咬了一会儿的耳朵,随后便一起慢慢的往草棚处‘摸’去……

    牛辅已然睡着了,不是他心大,而是他太过于疲惫了,从身体到‘精’神,都极其疲惫,因此在胡‘乱’吃过了一些烤马‘肉’之后,也就沉沉睡着了。

    睡梦之中,牛辅防护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战场之上,不过这一次他是胜利者。他率领着西凉铁骑冲破了斐潜的车阵,将斐潜的步卒砍杀得七零八落,兵卒的怒吼,战刀的斩击,鲜血喷涌出来的声音‘交’汇在一起,胜利就在了眼前。

    牛辅踩踏着一路鲜血和残肢登上了斐潜的指挥高台,站到了战战兢兢的斐潜面前,顿时觉得天地宽阔无比,就连天上的日月似乎也是唾手可得。

    斐潜被西凉的兵卒押着,跪倒在高台上,安邑的河东太守王邑竟然也跪在一旁……

    嗯,这个河东太守王邑什么时候也被自己抓住了?

    不管了,不是在乎这种细节的时候。

    牛辅仰天大笑,意气奋发的甩了甩身上的大氅,然后用手戟指着斐潜,怒声喝骂道:“汝安敢阻天兵!看吾今日斩汝狗头!”

    说完牛辅就要拔刀,但是当自己拔出腰间的战刀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好好的战刀竟然断成了两节……

    然后原本看押着斐潜和王邑的西凉兵卒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消失不见了,而斐潜和王邑却挣脱了束缚,狞笑举着刀一步步的‘逼’近了他……

    “来人!来人啊!”牛辅高声呼喝着,然后猛然间从梦中惊醒,翻身坐起。

    草棚四处透风,牛辅身上的冷汗被风一吹,竟然不由得打了几个冷颤。

    草棚之外亮起了火把,然后一个人走了近来。

    “将军可是唤我?”攴胡赤儿说道。

    牛辅皱了皱眉,说道:“没叫你,滚出去,叫……”

    话说了一半,牛辅猛然之间完全清醒了,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声大喊道:“来人!来人啊!”

    攴胡赤儿静静的站着,但是眼中‘射’出来的凶残之光却吓了牛辅一跳。

    牛辅脸颊上的‘肉’颤抖着,努力维持着愤怒的面容:“你!你个兔崽子想干什么?还不赶快退下!”

    光线忽闪了几下,几名胡人举着血淋淋的战刀冲了进来,攴胡赤儿忽然一笑,‘露’出昏黄的板牙,“小的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借将军的脑袋用一用……”

    草棚之内的怒吼声随着铁器剁砍血‘肉’的声响逐渐消失了,片刻之后,攴胡赤儿提着牛辅的脑袋走出了草棚,然后又将其绑在马脖子上,翻身上马,往北而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