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44章新人笑,旧人恨

三界战神最 第444章新人笑,旧人恨

    碧凉宫,除了火德星君凄厉的惨叫,再没有其他声音,一双双的眼睛,无一例外,都盯在天心的一对手掌之,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根本无人看清这五行之体是如何出手的,但是他手那不断把玩之物又在告诉殿所有的人,火德星君的满嘴牙齿,正是由他打落,这是**裸的挑衅,试问三界,谁人能忍。 ()

    碧凉宫,当然有许多人不能忍,如火德星君,只不过他痛楚难当,一时之间,还无法开口,更无法动手。

    除了火德星君,墨笛先生也不能忍,这毕竟是他的地盘,更别提今日是他的新婚大喜,在这满蓬宾客面前,在他待娶的新娘子面前,他本不该忍的,但是,恰恰他选择了隐忍,这也许是他能在三界乱世,灵泉山尚能存有一席之地的本事,该忍的时候,必须忍,不能忍的时候一定不能忍,这是要分面对什么人,什么事的。

    此刻要面对的这一件事情,当然是不能忍的,可是面对的这一个人,大不一样了,如果三界之,有谁见识过五行之体的威力,不,确切的说,是五行废脉的威力,那么,此刻面前站立这焕然一新,神鬼莫测的天心,他一定要学会如何去忍。

    碧凉宫,绝大部分的人看来都是和墨笛先生一样,本不能忍,却都选择了去忍,当然,更有一小部分人,他们三界之微不足道,与五行之体更无交集,也便没有害怕之心,他们选择隐忍的目的,无非只是想看一场热闹而已。

    天心给墨笛的时间已经足够,对方若还是不主动出击,那么,只有他先行动手了,因为他想要从墨笛口知道一个答案,是灵泉山的背后,究竟是不是西方极乐世界!

    然而,还没等天心动手,还是有人抢先一步动手了,这人不是墨笛先生,也不是火德星君,更加不是五方四老,那些一心想看热闹的人,总算是盼来了热闹,他们怎么都不会失望了,因为一支蓝白剔透的水箭,冷不丁从火德星君的身旁朝天心射来。

    “来的好!”天心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的举动,他居然昂首挺胸,正面相迎来势湍急的那支水箭。

    杨潇然也紧张的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她毕竟知道天心的本事,恢复五行之体的天心,别说这小小的一支水箭,算风紫筝的烈焰箭,他也敢徒手去接。

    “啵”的一声,那水箭撞天心胸膛,直没箭尾,好像完全射入他的身体当,众人擦亮眼睛,纷纷朝天心后背之望去,衣裳完好如初,别说鲜血,连凸起一小快都没有。

    天心气定神闲,杨潇然长舒一口气,他们都看清出手的是一个蓝须青面的汉子,与那火德星君长相同出一辙,只不过红、蓝分明,从他出手招数,天心猜到了他的身份。

    灵泉山墨笛既然修的是阴、阳玄法,与这司管天下水、火二灵的天界星君交好,也在情理。

    “水德星君,你我可有仇怨?”天心盯着对方,道破他的名号。

    那蓝须青面的汉子正是水德星君,今日墨笛先生大婚,他与火德星君二人,同被奉为座宾,本想为兄弟出头,为墨笛先生助威,不想自己一出手,落了一个万分狼狈,还被对方逼问之下,一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作答。

    墨笛先生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火德星君用这小小片刻,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张开那掉光牙齿的嘴巴含糊不清道:“水德君勿急,这小子是天生五行之体,你我合力打他。”

    二星君点头会意,同时出掌,一道焰火,一道寒冰,交织环绕,呼啸前行,炎炎暑气当夹杂的是丝丝寒毒,看着虽妙,却人人都知道那是捱着即伤的绝世水火,好看不好玩。

    天心当然他们更加明白,他脚下微动,一步跨出,两掌胸前按下,突然将那一寒一暑两道神力定在掌,让它们止步不前,两条小臂微微弯曲,手掌回笼,他有心炫技,把那焰火与寒冰,引至左右两边胸前,让它们透体而进,消失在他五行之体当。

    火德星君与水德星君,面色终于大变,一身冷汗洒落,瘫坐于地,他们苦修得道,掌管这天下二灵,不想今日在对方手下,连区区一个回合都抵挡不了,看来,他们的修为神通与这小子相,只怕是萤火同日月,所谓修无止境,他们却早到了尽头,只能望洋兴叹。

    墨笛先生看出水、火二星君一战过后,信心全无,他不能再有回避,毕竟他们是为了自己出头,只能点头安慰道:“多谢二位星君,他乃五行之体,水火难侵,一招失手,实属寻常,无须多心。”

    说完抬头避开未央娘娘的目光,寒光直逼天心道:“我放你一条生路,你该速速离开我灵泉山,怎能这般不识趣,又来坏我好事,今日我灵泉山大喜,莫非你想,以你一人之力,败尽我三界英雄吗?”

    天心见事已至此,他居然如此不要脸,还能说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话来,也是讥讽一声道:“原来当年西方教的小竹鼠又要娶妻纳妾,你这夜夜新郎官,倒也快活,不过话说回来,这娶妻大事,难道,你不该问一问你那结发夫人,她是否同意?”

    “混账,一派胡言,我那原配夫人,早死了,若不然,我又怎敢娶妻……”墨笛先生这一句话,显然底气不足,愈说愈小声,最后“娶妻”二字,几乎已经无人能听见。

    殿宾客,早开始小声议论开来,不过墨笛先生的前生往事,三界少有人知,只不过听他与天心二人对话,显然话有话,五行之体一行,更像是有备寻来,今日灵泉山,是要有好戏看了。

    “你的结发妻子,当真死了吗?”这一声怪音传来,碧凉宫顿时安静下来,怪人出怪音,刺耳难听,但人人终于都听的出,这怪人是一个老妇,绝非一个男子,与大家脑浮想,口议论,都不谋而合。

    “自然死了,你是何人。”墨笛先生不知道哪儿又生出的勇气,他眉头一皱,答的干脆利落。

    “好!好!好!很好!死的好!死的好!”未央娘娘咬牙切齿,牙缝当连连迸出这一个个的字眼。

    “爹,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吧,这是娘,这是灵溪的亲娘,你的结发妻子。”墨灵溪见他们二人相互不认,口出恶语,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刻,她是忐忑的,更是害怕的。

    碧凉宫,一片哗然。

    墨笛先生脸色一下变的凝重,他崭新的大红袍子一甩,呵斥一声:“灵溪,你过来,你不要受这个恶妇和小子的蛊惑,你的娘亲早在生你的时候死了,你如此美貌,整个灵泉山都为你所倾,爹爹不会骗你,你的娘亲,是一个绝世美人,又岂会是这样一个肮脏丑陋的恶妇。”

    “哼,算再美,若是被人砍手去脚,削成人彘,囚禁百年不见天日,也不会老身好到哪儿去。”未央娘娘目露出凶光,不知道眼神已经将这老贼杀死了多少遍。

    所有的人,已经开始慢慢相信同情这丑陋的老妇了,三界本来是这样,人们都愿意同情弱者,根本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原因,也许仅仅是因为看着可怜。

    不料,越是这样,墨笛先生反而越是冷静,他此时在乎的,是墨灵溪的说法,他知道,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拉拢女儿更加重要了:“我说她不是你的母亲,她说她是你的母亲,女儿,为什么你要相信她,而不相信爹爹呢?你可知道,你是我一手带大的。”

    “将她亲手推下深渊喂食水貔貅时,你可曾想过她是你的女儿!哈哈哈……”未央娘娘仰头大笑,她知道墨笛看见殿众人的反应,这老贼只不过故作镇静,其实心已经乱了,一种莫名的快感油然在她的心升起。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