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43章同闯碧凉宫

三界战神最 第443章同闯碧凉宫

    深渊之下,众人得天心带路,奔至那一日掉落之地。

    站住脚步,杨潇然她们远远站于一旁高地之,天心则独自踏水而行,到了深渊之门下端,他仰头去望,目光所到,只见黑气萦绕,显然有异。

    成与不成,全在于此,天心右手画圆,一团殷红的气流如同满月一般腾起,接着左掌一挥,那血色气流呼啸着朝方疾驰而去。

    辰星惊道:“好强的法术!”

    杨潇然神色得意,点头道:“这是九重之境的‘八荒**血黄血经’。”

    辰星不禁露出满眼羡慕,只听杨潇然话音未落,头顶一阵“噼里啪啦”传来,好似什么东西被烈火灼烧后的爆裂之声。

    天心整个人腾空飞起,他又是甩出一掌九重“玄黄血经”,身子紧紧追随那血经之后,扛着由头顶深渊之门方结界处渗透而来的层层压力,“玄黄血经”威力大,天心足底生风,九重之力源源不断堆送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终于,“噗”的一声闷响,一团久违的阳光普照潭面,光线萦绕出潭面丝丝而的水气,在若隐若现里缥缈而动。

    天心整个身子如同天外飞石,只不过是由地底而生,冲起地面。

    再次重见天日,暖阳当空,却没有了鸟语花香,小灵音寺死气沉沉一片。

    地底下,未央娘娘憋在胸口的一股浊气,也长长的呼出,她早已经忘记了阳光的味道,今日真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

    天心低头朝脚下那一个被自己迎头撞开的大洞看去,黑森森深不见底,他惦记杨潇然,来不及细查小灵音寺的变化,又急急纵身跳了回去,除了地底幽幽的冷风袭身,再没有异样,看来那结界已被自己一举击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心回来,杨潇然忙前询问,见她毫发无损,这才兴高采烈,二人携手同高地。

    天心抱起未央娘娘,杨潇然拉起墨灵溪的手,辰星垫后,他们鱼贯御风而,再次重返三界灵泉山小灵音寺。

    未央娘娘故地重游,一切都变的陌生又熟悉,墨灵溪陪着母亲,细细走遍整座小灵音寺。

    寺天心早查看,已经空无一人,想来魑鬽大师一死,墨笛老贼又大败于此,小灵音寺自然便成了山禁地。

    墨笛早算好,天心一行掉落他深渊地底玄关,根本不担心他们还能有命出来,何况他还亲手害了女儿性命,更不想有人知道,也便不派人驻守。

    天心行至小灵音寺门口,见那两尊灵吼如泥塑一般,一动不动,他伸手摸在灵吼当头,此时五行之体,又怎会是昨日五行之体。

    瞬间灵吼那满身青石,纷纷碎落一地,先是一双灯笼大的眼睛一眨,紧接着一声低低吼叫,那石吼腰身一摆,露出满身金黄的细毛,忽然地一滚,紧挨着天心裤腿前腿一倒,口生人言:“五行之体,主人,多谢,多谢,灵吼性命,今后全部托付你了。”

    天心喜道:“果然是灵兽,不枉我对你们念念不忘。”

    二兽也是不住的磨腮擦耳,难掩对天心的感激之情,听主人欲前往找寻墨笛老贼的麻烦,它们更是翻滚不止,频频点头大悦。

    小灵音寺既然一无所有,自然要往那碧凉宫寻找。

    当灵吼随天心返回寺,见了众人,人人称,那灵吼也一一见过众人,当看见被削成人彘的未央娘娘,它们一同怒吼:“你……你……”身形化为一阵风,要双双冲,墨灵溪一闪而出,挡在母亲的面前。

    未央娘娘冷笑道:“你们不必害怕,老身已经不是当年灵泉山的主人,封印你们,也算遭了报应,见了墨笛,我自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答复。”

    天心一旁忙出言喝止:“不得无礼。”

    灵吼听主人出声,忙收起法身,恨恨不已,却不敢再有造次。

    ……

    碧凉宫外张灯结彩,一片喜瑞之色。

    未央娘娘被灵吼驮行,在墨灵溪的带领下,一路直入碧凉宫。

    众人都心清楚,碧凉宫这是在承办大喜之宴,若是猜的不错,必是墨笛老贼又在娶妻纳妾。

    宫外弟子见墨灵溪突然出现,忙笑脸相迎,一路陪迎至主殿,看来当日小灵音寺所发生的一切,墨笛不敢大肆张扬,故而灵泉山无人知晓,天心他们才有今日这般顺利。

    一进主殿,当宾客满座,那正一对新人,大红锦袍加身,正在举杯劝酒,忽然见殿门口有异,他目光扫来,见是两头灵吼开道,心已经是一惊,再定睛一看,灵吼背那一个不满三尺,人不人,鬼不鬼的妇人,更让他心颤抖,手酒杯拿捏不稳,“叭嗒”一声掉落地,脆响过后,摔了个稀烂,碧凉宫,被这一声酒器破碎之音,惊的安安静静,时间都仿佛凝固。

    宾客当,闪出五方四老,他们受万泉山之主盛情款待,哪里会想到,会在此间,突然见到在三界之销声匿迹的五行之体。

    至从东华公殒命紫薇神之手,五方五老只剩其四,他们便不与天、地往来,只盼望这大乱之能少些恩怨,平日里只是遨游四海,游山玩水,此次偶过蛮疆,恰逢墨笛先生新婚大喜,相请不如偶遇,便留下来欲吃杯喜酒。

    当年天心大闹玄霄殿,东华公也曾败在他龙骨绝锋之下,只不过败的心服口服,双方并未结怨,但也无深交,只不过五行之体三界闻名,他们四老哪敢忘记。

    “天心神,你怎会出现这碧凉宫,墨笛先生真是天大的面子。”四老自然不明所以,唯有先奉承一句,因为相传度朔山一役,天心背信弃义,叛离师门,已经被昆仑山与西方极乐世界联手毁去五行之身,这许多年来,三界传的沸沸扬扬,而天心再无影踪,一切真真假假,没人能够说的清楚,四老当然也不想随便开罪。

    天心扬头一看,也认出五方四老,见他们贵为墨笛宾,眼神之露出不屑,鼻“哼”了一声道:“原来四老还有墨笛这般肮脏龌龊的朋友,倒让我吃惊。”

    五方四老登时明白,天心一行与墨笛先生看来非友是敌,难怪新郎官手酒杯都拿捏不稳,这下可麻烦了,偏偏最不想招惹麻烦是非的他们,偏偏遇了这样的棘手的麻烦是非事。

    一旁一个莽汉,红发红须,周身火焰缠绕不熄,听天心出言放肆,居然不给五方四老面子,难压他的火爆脾气,心想今日墨笛先生大婚,主人不宜动怒,这等小事,该由他来打个头阵。

    “火德星君且慢冲动!”四老发言,哪里有用。

    莽汉火德星君一指天心道:“兀那小子,你身背怪剑,想必便是四老口的五行之体了,度朔山一役,你助龙行无迹开罪三界,早被昆仑山毁去一身道行,凭什么还敢在此指手画脚。”

    天心不识这火德星君,刚想开口,身前未央娘娘却已经不耐烦,她抢先道:“此间主人不发话,你们这些跳梁小丑蹦跶什么?”

    火德星君听未央娘娘口气颇大,虽然长相丑陋,但是她骑的是异兽,站的又是天心一行的央之位,一时拿捏不准对方的身份,他骂人的话刚到嘴边,感觉不妥,还是留了一半道:“你不男不女,到底是什么怪物。”

    “哎呦!”火德星君一声呻吟,脑袋“嗡”的一下,两眼一发黑,嘴吃痛,张口之下,两排牙齿,齐刷刷而掉,混着满嘴鲜血,被他颗颗吐出在掌心之,最后一颗,大无,细细一看,居然是一块洁白的玉石,他虽然不识,但是碧凉宫灵泉山弟子人人识得,此石正是灵元。

    而天心,右掌伸出,正不停的往虚空之不住的弹起落下,又一把抓住,重而复始的摆弄,那起起落落之物,也正是灵元。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