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修真书籍 → 刺者枭雄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少年辱,十年恨,君不见,挽沧澜血归夜!

刺者枭雄最 第六十六章少年辱,十年恨,君不见,挽沧澜血归夜!

    “你在要挟我?”天门随意扫了下这块寒令,自然看出来上方的寒蛇徽记是天冰剑阁的手笔,言辞之间也慎重了许多。

    “正是,以天冰剑阁的报复要挟阁下。”

    寒鸾固然和渊晨没太大的交情。

    但是渊颖既然这么强调了,那么自己也权当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心,多惹个不简单的仇敌。

    “喝哈哈。”谁料这天门礼不惧反笑,狂笑之间体内更是爆发出汹涌的气息,席卷全场;

    “我当是多么聪明的家伙呢,试问天冰剑阁虽强,但是远水难解近渴,我今日要杀的人,你个小女娃娃可挡不住!”

    这天门礼倒也是果断之人,看得出来寒鸾此时并无外援存在,所以不禁流露出隐藏的狰狞。

    他这个大周国的大将军可不是空手叫着的,只见大手挥,喝令;

    “杀了那个小子,本将军提拔督尉!”

    寒鸾此刻美目微惊,实在没有料到这老家伙竟然会不择代价的达到目的。

    但此人实力高不可测,即便连自己都没有击败的信心,如因此来,似乎只能……

    “身为护国大将军,却擅自调动军队,天门礼,你好大的胆子!”

    正在渊晨准备认命之时,此片天地之间却传来尹非尘蕴含实质冷意的言声,只见众军齐齐下跪,现出那自雨中再度现身的太子尹非尘。

    想不到最后她竟然会选择折返回来!

    “你这孩子,唉…”尹非尘显然是费了极大的手段才折返回天阁城,因此即便连那身后的离炎都是不禁叹息。

    “尹非尘?!”此人的再度出现,即便连渊晨都是微惊。

    “九州府的府主可还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更何况犯了叛国欺君之罪的人犯应该交给皇室操办,你天门礼可还没这个资格!”

    固然在后者眼中自己只是个位于九天之上的虫蚁,反手便可捏死,但这尹非尘此时豪气当真有国之君的风度。

    “看来太子和那里的人都要偏袒与你,你今天借着女人缘就算是捡了条性命!”

    天门礼心中暗暗暴怒不已,没有料到个小小的渊晨竟然能够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今天自己怕是难以如愿。

    但这小子即便要活着,自己也不能让他轻松!

    “不过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太子殿下准备如何处理这叛国之人呢?”冷雨之中,天门礼狰狞龙纹铁尺直指渊晨。

    发出的喝令令得全场人皆是震惊无比,想不到这天门礼竟然已经如此直白的表明要渊晨不好受了。

    而以尹非尘的性子,她定会竭力助渊晨度过此劫。

    但是身为皇室中人知法犯法,在这种局面之上,即便你是大周太子也会威信尽失。

    即便今日被这两尊中途出现的盾牌挡住了自己的心思,但他天门礼却也有恶心你的方法。

    “太子殿下可定要秉公行事,知法犯法可是无视我大周律法。”天门礼手面容浮现抹狰狞弧度。

    遥遥直身,已然准备看看这尹非尘该如何是好。

    她若是真的照做,那么渊晨便会被流放于西岚荒原之中自生自灭,但若是不做,你尹非尘又怎么能面对在场的目光呢?

    无论是她做出哪个选择,对自己而言都具有莫大的帮助。

    “我身为帝王之子自然知晓大周铁律严苛无比,但渊校尉罪行有待考证,仅凭纸通敌文书暂时无法定罪。”

    尹非尘自然清楚,渊晨并不是那种会随意投靠敌国的叛徒,倘若他真是叛徒,那么应该会极为积极的进入到大周府内,但显然,现实并非如此。

    渊晨几次有恩于她,自己又怎能够就此抛信弃意?

    毕竟她还没有真正君王的那般冷血无情。

    而她等于是保释渊晨的做法,此时也令天门礼嘴角微挑,果然还是太嫩,这种划不来的选择还是做了。

    只可惜你尹非尘今天做了这件事情,日后的大周帝君可就不是你了……

    “慢着!”

    正当全场正准备因这尹非尘的选择而暴动之时,场上的渊晨却陡然站出冷喝。

    这般举动令得包括尹非尘在内的所有人皆是震然,没有料到后者竟会突然出手。

    只见此时的黑衣少年固然满身血渍,但在遥遥起身间依旧走到了尹非尘的身前,固然在某些不择手段的混蛋面前堪堪败北,但这份宁折不弯的气度依旧席卷了全场。

    “大周国律对于官员的叛国是流放十五年,但我这次主动割职,这大周国领军校尉之职今后再与我无关系瓜葛。”

    枚通体赤青的印结被他把抛向天门礼,后这把接住,乃是他的官印。

    “你自解兵权可还远远不够!”天门礼没有料到渊晨竟会这个时刻出手为尹非尘解围,面容微抖,森然道。

    “割三脉之血,以示三年不流大周血,不为大周人,为野者草芥!”哗啦!

    汹涌的狂风席卷而来,令得少年身后黑衣随风狂舞,手中冰冷的锁刃横在身前。

    咔啦啦!这瞬间。

    仿佛有无数骨骼断裂的声响响起。

    天门礼隐隐动容,没有料到这个家伙竟会这么不要命,说做就做,根本不给自己天门礼加刑的点机会,也不给他渊晨自己点机会。

    所有人此刻禁声。

    只见血红的骨髓徐徐流下,在黑衣少年般俯下的身躯下流淌,竟在雨点的冲打下,向四周扩散为道丈许宽大的血色彼岸花,无声在猩红之中延伸,诡异而又透着十足的决然。

    在这等抽骨般的疼痛之中,即便连渊晨都是感到阵视线昏厥,但到底是站起来了。

    “嘶嘶…”割血的那只手臂几乎没了知觉,鲜红的骨髓就这样暴着雨留下来了,这是需要多么可怕的定力方能够保持清醒!

    “少年辱,十年恨,君不见,挽沧澜血归之夜!”当着无数人的面,少年撕开衣角,在众苍白的面色下将那伤口粗暴的包裹止血!

    遥遥离场,少年单薄的背影犹如被遗忘的幽魂。

    他能够听到那些人在雨中的窃窃私语,像是隐藏于黑暗中的老鼠在嘲讽陨落的翔龙。

    他们在雨中讽笑、讥笑、但自己又能如何呢?没有力量的说辞,只会让你显得和他们同样卑劣罢了。

    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将今日这颗复仇的火焰种植在心中,等它长成参天大树,也是自己复仇的时刻!

    或许自己如今的确羸弱,在你天门礼的力量面前无疑是只蝼蚁草芥。

    但是当少年再度降临这大周之后,他有真正的信心,必当真正的‘君临天下’!

    ……。

    !请!: meinvlu123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