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修真书籍 → 刺者枭雄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她不愿走,我会来推(第三更!)

刺者枭雄最 第二十一章她不愿走,我会来推(第三更!)

    方才稳住诡剑帮帮众,渊晨便是将目光转移到了葛元的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后者虽然也是一位大头目,但是至少没有太多的野心,这种人固然不是什么容易成大事的人。

    但是正好,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

    “你,在一开始留住我的性命,是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吧?”发问道,葛元虽然被渊晨留了一命,但此时依旧猜出了些什么。

    “其实你已经做好了要死的准备对吧,因为你知道,我血妖的真实身份,正是这天阁城内的渊晨,按理说我应该杀人毁证才对,但是你眼下有可以免你一死的选择,这一次你的生死可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

    渊晨面庞之上血脸面具反射森冷弧光,发出仿若夹杂血气的话语。

    “你帮我管理整个诡剑帮,以代理帮主的身份管理他们,这样你不仅可以活下来,而且等于是站在诡剑邪从前的位置上,岂不妙哉?”

    “这,是真的?”这番没有丝毫捉弄话语,即便连葛元都不禁火热了眼目。

    虽然他胸无大志,但至少人的本能都是往上爬的,不恋权当然是假的。

    “我不喜欢开玩笑,但是前提是,你要将诡剑帮的帮印交给我,否则我不介意再找一个新的帮众来代替你。”

    渊晨这般说道,令葛元委实缩了缩脖子。

    他自然知晓所谓的帮印是什么,一般过万人的大帮都会邀请有名望的铸器大师打造一种类似于军队虎符般的东西,便是帮印,帮印固然无法直接号令寻常的帮众,但是听命于这帮印的人,正是各个大帮之中的精锐力量。

    也就是核心帮众。

    渊晨拿走了这个,就以最为直接的方式掌握了整个诡剑帮的最大武力机构,架空了他葛元的权力。

    “虽只是个架空的帮主,但是如此也好。”葛元暗道果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轻松。

    但是架空了权总比没了命要好得多,思索片刻。

    便是从这件室内摸出一道古朴石盒,交给渊晨,后者一把打开,其中一道通体漆黑的玉印被其收入手中,绝对是真货。

    “你没耍花招,这将是你能够活下来的关键,不过听说最近九帮之中的山岳帮和你们有些摩擦,估计第二天你们帮主三大头领身死的消息就会传到天阁城的每个角落,我这个人比较宅心仁厚,明日你随我去一趟山岳帮,有事要做。”

    你宅心仁厚个鬼啊,葛元几乎被这个家伙的不要脸折服,在心中一面恶狠狠的说道,另一面却只能当乌龟的附和。

    “就我们两个去山岳帮,恐怕山岳帮的那些家伙会下手吧。”葛元毕竟珍重自己的性命,渊晨此时让他们孤身进入整个山岳帮。

    那么只要那山岳帮的帮主一个意思,他们两个面对整个山岳帮的围攻,恐怕是九死无生。

    诡剑帮如今虽然来了一个血妖,但是毕竟原来的帮主没了,残缺的实力势必会让其它八帮起红眼,犹其是接近的山岳帮,自己眼下亲自闯到人家的老窝里,恐怕要真的躺着回来了。

    “我只要你明天跟着我就是了,这一夜会有大批的盔甲送到诡剑帮的门前,不要问是谁给的,不然是找死的行为。”

    渊晨稳稳面庞之上的血脸面甲,此时一步踏在略显冰凉的台阶之上,瞬间便是消失原地。

    他让红月帮忙打造而成的那数千道盔甲,正是为了给诡剑帮听命于帮印的精锐帮众们穿戴的。

    自己不愿为人棋子,那么有一支听命于自己的隐藏军队,正是为了最后时刻的血拼。

    ……

    同样是此夜。

    渊晨立于校尉府的顶端,发现临近的山岳帮果然带着众多的帮众突袭诡剑帮操办的一处赌坊,并且在打死打伤几个帮众之后,用最粗鲁的手段得到了一个拿上贡钱的地方。

    趁人之危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只多不少。

    “山岳帮的人果然出手了,看来你想要接手整个九帮是有些困难啊,渊晨,或者说是血妖弟弟。”正在此刻。

    自己身后泛起一阵气息的寒凉。

    “你是天冰剑阁的人?”

    固然没有亲自见过这等大陆超古代巨头的成员,但是根据紫瞳的所说,渊颖的九阴九脉、十五次足以要命的寒劫,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哟,看来被弟弟你看出来了。”身后人一席寒发,气息深不可测,隐隐之间透着一种强者之上的威压,令渊晨感到一种山岳般的威压。

    只是这略显轻浮的语气,透着十足令人讨厌的质感。

    “你现在是来继续在她身体里放毒的,还是准备将她收为弟子?”

    但渊晨并没有后者想象中的那样暴怒,转而显得异常从容问道。

    毕竟自己也清楚,自己手里有令天门礼汗颜的把柄在内,但是与天门礼的交手自己也无法保证能够胜利,这个时候给自己身边亲人一条退路,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他不傻,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怎样可怕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失败的代价,也不想让谁和自己一起承担。

    “小弟弟还蛮识大体,我还以为你认出我会动手开打呢。”

    透着玉质温凉的手指有些用力的揪着少年面角,寒发人只道;“我叫寒鸾,天下第一寒阁天冰剑阁少阁主,你妹妹的寒毒是我师父下的没错,不过他老人家如今年事已高,所以十五年来都让我亲自盯着这个丫头,而如今,到了该走人的时候,按照我的设想你今天就应该见不到你的妹妹了。”

    寒鸾固然说话有些轻浮,但此时这双冷瞳中上位者的俯视依旧在告诉渊晨。

    她现在和少年讲几句话,都是看在他身后那个妹妹的眼中,否则他渊晨连知道自己的存在都是奢侈!

    否则以她心性的高傲,是绝对不可能站在同一片天空与少年说上一个字的。

    “你带不走她?虽然不知道你的实力如何,但是你至少比我强上千百倍吧?”渊晨从来都不是迟钝的人,此时黑瞳微紧,想到了什么。

    “我这个人嘛,比较心慈手软,她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拖了我一个月之久。”寒鸾鸾目此时冷视渊晨;

    “但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她都是为了你才继续留在这里,你委实没有实力配得上这个妹妹。”

    “带她走,立刻,马上,一剑敲晕别人对你而言很轻松。”渊晨微微开合眼目。

    竟然毫不犹豫的要后者将渊颖带离此地。

    “我还以为你会以骨肉难分之类的话继续套住她,毕竟有她在,她一定会让我在暗地里帮你,你大可性命无虞。”

    “若是真正的骨肉,只会想着让对方怎么好过,而不是躲在女人的的后面当懦夫,她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希望你能让她幼稚一辈子,最好如此,而我日后也绝对会有这个实力去天冰剑阁登门拜访的,就这样。”

    两人在夜空之中僵顿了瞬间。

    许久,寒鸾微微出气;

    “你看来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她嘲讽。

    一个小小周国的无名小卒,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被认可,没有任何的家室底蕴以及宗门出身,怎么能搅得起风浪?

    “这不是有自知之明,而是因为我有信心有一天能够让她看到,所谓的宗门在她哥哥脚下只是垃圾而已。”这一刻少年眼中的自信仿若火焰般燃烧而起,令她皆是感到一种浓重的震慑。

    或许有一天,这个少年真的能够如他所说吧。莫名的,寒鸾隐隐感觉那一天可能真的不会太远。

    “自负。”但对于身后势力的自信,依旧令她给了渊晨一个理所当然的词汇。

    少年转身,独自跃下飞檐。

    “当那一天来临了,她不愿走,我会来推。”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