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修真书籍 → 刺者枭雄最新章节 → 第七章刺杀

刺者枭雄最 第七章刺杀

    前单骑将军颜开的府邸位于偌大的城北方,其本人对于大将军天门礼又慎之又慎,防守严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这可难不住渊晨。

    两罐酒坛在路过府邸之前陡然丢下,一枚火石带着火花触地。

    哗啦!直接点燃了府邸门前不小的面积,带起一阵意料之中的骚动,内卫士兵大批出动。

    “那辆马车放的火,拦住他!”

    一人似是料到此夜不会安宁,身为一位真正的后天高手,当即抽刀,一刀便是斩翻了马车。

    不过其中不仅并未有一人浮现,更是有着无数坛酒水在马车倾倒之时自车内摔碎而下,酒遇火,外加今夜风势,自然层层叠涨,毫无停息之意,烧死烧伤不计其数,骚乱异常。

    只见在一处隐秘飞檐之上,渊晨血鬼面具在火光的照射下更显狰狞。

    固然这些人有儿有女,与他素未谋仇,可是当他身为一个刺客之时,一切便没有所谓的善恶之分,有的便是生死。

    他转头看向那阁邸之中最为浩大的一间楼阁,如果自己带来的地图不错的话,将军颜开的寝室,便在那里。

    “你烧死了这么多人,他们又不是你的暗杀对象……”同样感到空气中的哭嚎,即便连系统都不禁在渊晨心中惊问。

    “但在我的利益和他们的利益之间,我选择自己的存亡。”少年的回答让她惊得说不出话。

    一把锋利的短匕闪现掌间,令一位士兵似有所觉,但当向屋檐注视之时,却已经没有了少年身影。

    前单骑将军颜开此夜未眠,自然发觉外界的荡动。

    身着一身赤袍璃纹的他,依旧在慌忙之中启动机关。

    咔嚓。

    只见床头的柜中徐徐推出一道石盒。

    “天门礼,你的罪述都会在这其中得到应有的报应。”

    颜开莫约古稀之年,此时苍眉紧缩,自然知晓。

    这石盒内有自己多年找到的证据,将来上京控告他天门礼之罪。

    但可惜,此夜便是他颜开颜将军的最后一夜。

    “这么晚都抱着的盒子,一定很重要吧?”

    正在此时,颜开陡然发觉身后袭来一阵冷风,转身之间,只见此时的渊晨,在一席黑鸦羽铺地之时出现于门前,身后的大门无声关闭,杀气暗藏。

    “为何你们都会愿为那天门为礼鹰为犬,逆害忠良,令我大周朝野全失!”没有愚蠢的叫嚷。

    老将军遥遥起身,知晓后者既然敢公然出现,就证明外面的人已经都倒下。

    只是他恨,恨这恶臣为何能够步步壮大,恨极至悲。

    “上路了。”一柄寒光冷匕闪现掌间,血脸面具下传来冰冷的言音。

    即便对这一代忠良老臣也是隐隐钦佩,但是渊晨却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因为善恶能够决定的,利益决定一切。

    自己是大将军天门礼手中的刀,刀的作用,就是斩断一切阻拦主人的对手!

    言未尽,便已然出手。

    颜开虽然已经年过七旬,但胜在是从前的单骑将军,本身实力早已步入后天之境,即便因年老而气血衰退,却也绝非等闲之辈,自己是刺客,若是让被刺者从手中逃了出来便只有死!

    唰!只见阵阵冷光呼啸,铁声铛响无比。

    渊晨手中匕首便是朝这颜开周身暴刺而起,锋芒阵阵。

    这颜开同样将身边剑架之上的铜龙冷剑一把抽出,同样发觉这刺客身手了得,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住那青石盒内的一切,其中乃是这天门礼最后的罪行,不可失!

    一场刺杀,却因为这老家伙修为高深被迫化为明杀,这也将是渊晨首次对抗后天高手的战斗。

    渊晨手中双匕飞快划出刀影,与这颜开手中双锋宝剑层层相憾,火花暴射,气力皆有数百余斤。

    而在这等战斗之中,渊晨接下来便是陷入彻底的沉默之中。

    因为这个对手的实力,的确是以往自己正面见之必死的层次,想必天门礼想要刺杀这等高手,也是冒了同样的风险。

    “斩!”

    颜开必定修习了内功之术,否则这等武诀也绝对施展不出。

    只见后者周身陡然舞出阵阵寒光,一阵刀光剑影,缭乱有力,层层叠加渊晨双匕之上,战斗的经验丰富无比,更不给对方丝毫时机。

    若无法快速结束战斗,外界三百息内就会到达的巡逻队一定能看到这阁外倒下的尸首,一旦人来,哪怕只有十数人,都足够护送颜开离开此地。

    更何况,这老将虎威犹在,强大的境界加上内力的压制,渊晨正面难是对手。

    所以,这才是他最险的一次刺杀。

    一番抵挡,就连渊晨血面甲都被斩除一道淡淡剑痕,但恰恰是在这个时刻。

    铛!

    渊晨手中一把寒匕掷出,让后者被迫侧身止步,一个收手不及,闪过这致命杀招的时刻,他的剑,也彻底没入在了少年的单肩之中,带起一阵血红,两者相距不过一尺。

    “如此身手,为何要为天门礼为人犬马……”但是紧捂胸口的,却是颜开,老脸苍白之间。

    无奈僵死倒地,胸口有渊晨手中的另一只匕首,少年的另一只匕首搅碎了他的心。

    “因为当我替他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只有死路可走。”

    向这死者回道,这狰狞的鬼脸面甲哗啦掉下,现出少年清冷的脸庞。

    少年依旧被这只铁剑钉在朱红的柱子之上,虽然这一次自己凭借狠劲完成了刺杀,但是他会如大多数刺客一样,葬身敌手。

    而且这剑刺的很死,即便没有刺中要害,但流血过多而亡也是必然的事情。

    “走吧。”

    渊晨嘴角含血,看向由一团鸦羽聚成的系统,催促。他不想让自己欠别人什么。

    自己的妹妹已经在任何时刻交付给了几个信任的老仆,自己黑心利用职权得到的官银,足够养活她几辈子,反正都已经想到会失手了,大不了像上辈子那样,死了说不定还能重生呢。

    “快点走了,等那些家伙来了,我也保不住你!”

    谁料紫瞳单肩鸦羽瞬间撤出,在一把抽掉渊晨单肩之上的利剑之时,瞬间堵住他的伤口。

    动用这种力量,即便连紫瞳仿若投影的身躯,也是烟雾化,显然做了有违天道规则的事情。

    “呵,想不到你还蛮有情义的,不过帮我这种杀过人的家伙活命,你以后也不会“干净”的,妖女。”

    言说到最后,他也不忘学着平民百姓贵族王公的口吻,称她为“妖女”。

    系统瞬间便是将他上衣的肩部衣料撕下,草草的止血,伴随系统遥遥挥指,空气中便是凭空浮现无数羽毛,聚拢之间,变戏法那样,在这系统的身后凝出一双紫色黑翼,那是一件世外的翱翔铁器,一次性的用品。

    只语未说。

    一把将渊晨揽入怀中,这个动作本应该是男性对女性使用的,所以渊晨自己都感到怪诞。

    而紫瞳也把自己所剩无几的力气都用了出来,她本身就没有恢复多少力量,这一用,估计自己也会虚脱。

    “抱紧我,说不定等飞天铁翼力量用尽我们都会掉下去!”

    毕竟没有多少力气,系统身后华丽的羽毛都在迅速剥落。

    冲出此地。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