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第1140章 证据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第1140章 证据

    我看了眼呆滞的索恩,然后走到龙叔面前,无意中看到了那把被他夹在手指间的短剑,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我眯了眯眼睛猛然想起件事。

    连忙从腰间抽出那把我和黑衣人战斗的时候砍断的短剑,当时就觉得这断剑可能有用,拿出来和索恩这把剑对比了下,竟然模样,丝毫不差。

    “王八蛋,原来真的是你!”我拿着两把剑,冲到索恩面前,怒道:“你这狗杂种,切都是你设计的阴谋,还想栽赃的我身上,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说着话,我举起短剑就要刺下去。

    “住手!”直没说话的奥丁,此时突然站出来阻止我,“刺客,你刚才在说什么,他设计了什么阴谋?”

    “刺杀圣殿武士团和宗教裁决所成员,最后又杀死赫尔顿大主教的,就是索恩,这把断剑就是证据。”我把两把剑仍在地上大声说道。

    “你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什上前把两把剑捡起来,仔细看了看,但还是不明白其中缘由。

    “今天下午,我和希娅做完礼拜之后去医院看望斯洛特,从医院出来发现个身穿黑衣的可疑人物在我们的车上装炸弹,那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再与他打斗中,我用这把削铁如泥的小刀,砍断了他的武器,就是这把断剑。”

    “后来,那家伙便开始逃跑,我路紧追直追到教廷,我亲眼看着他进入教堂,便跟着闯了进来。”

    “我直跟着他追到宗教裁决所门口,那家伙就不见了,于是我就进来搜查,结果看到了赫尔顿大主教的尸体,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混蛋走了进来,就认定我是杀害赫尔顿的凶手。”

    “其实切都是他的安排,把我引到这里的人就是索恩,这把断剑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他想把切都栽赃到我头上,再把我杀了来个死无对证,要不是陈叔来的及时,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听完我的话,奥丁脸色阴沉下来,直站在他身边的圣殿武士团团长比伯这个时候忽然站出来,走到索恩面前冷声问道:“索恩,你的另把剑呢?”

    听到这话,我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他果然还有另把剑,可是索恩面容呆滞,倒在地上睁着双眼,就像行尸走肉般声不吭。

    “你以为不说话就行了?”比伯忽然伸手抓住索恩的左手,在他袖子里翻找了下,并没有发现另把剑。

    “哼!”比伯冷哼声站起身,道:“乔什,带人去他房间里搜。”

    “是!”乔什答应声,把两把剑交到比伯手里,然后带着两个人冲向索恩的房间,其他人就在原地等着。

    在比伯接过剑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他的右手虎口有道裂伤,我也没怎么在意,便站在原地等着乔什。

    时间不大,乔什带着人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件衣服,跑到奥丁面前,道:“没有搜到另把剑,但我们找到了这件衣服。”

    “找不到就对了,他的另把剑就是这把被我砍断的,还有那件衣服,和把我引到这里的黑衣人穿的模样。”我拿过衣服看了眼,非常确定的说道。

    奥丁点点头,沉默了下,拿着那件黑衣走到索恩面前,沉声问道:“索恩,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索恩依旧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句话也没说,如同滩烂泥趴在地上,看起来就像认罪了样,可我觉得他根本就没听到我们的话。

    “大主教,看来他已经默认了。”比伯在边上轻叹声,脸惋惜之色。

    “乔什,先把他关起来吧,等我和教皇商量之后,再做决定。”奥丁深深的叹了口气,事情真相大白,但这个结果却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教廷终究还是起了内讧。

    “比伯,枢机大主教的尸体就交给你了。”奥丁看起来十分疲累,幽幽叹了口气,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大厅。

    比伯也是满面遗憾,叫人把赫尔顿大主教的尸体抬了出来,然后又留下处理现场。

    “龙叔,陈叔,今天谢谢你们,不然我这条小命就玩完了。”我上前给两位长辈道谢。

    陈玄陵看了我眼,只是点点头淡淡笑没说话,龙尚武拍拍我的肩膀,道:“这里没我们的事了,走吧!”

    我点点头,跟在二人身后走出教堂,大门之外,女神和猴子已经等了半天,见我还能走出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上了车,龙叔让我先送他们回酒店,本来想带着二人去别墅,可他们坚持回酒店,还说明天早就会离开罗马。

    其实我也不愿意强留,真要回了别墅,万哪个兄弟不服出来挑事,那可就热闹了。

    路上,陈玄陵坐在后座,忽然开口问道:“你叫李锋对吧?”

    “是!那是以前的名字,现在认识我的人,只知道我叫刺客。”我自嘲的笑笑。

    “你的太极拳是跟谁学的?”陈玄陵对我的代号点兴趣都没有,他在意的只有太极。

    “是我以前的战友,叫邵兵。”我暗自叹了口气。

    “邵兵?”听到这个名字,陈玄陵沉默了片刻,叹息道:“那就没错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感到奇怪,疑惑的问道:“什么没错?”

    “邵兵是武术世家,他的母亲是我们陈家人。”陈玄陵淡淡道。

    这话可吓了我跳,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邵兵会用陈氏太极,还交给了我,原来她母亲是出自陈家,还是陈玄陵的陈家。

    看这个年纪,如果我猜的没错,陈玄陵应该是邵兵的舅舅,那么他的死,陈玄陵肯定是清二楚。

    “是我的错!”我低着头轻声道。

    “那不怪你,孩子,你和邵兵都是军人,他为国而战为国而死,我们都为他骄傲,马革裹尸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荣誉。”陈玄陵并没有怪我枪打死了邵兵,但他这话却也是说给我听得,我心里明白,可惜已经没有回头路。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