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969第969章酷刑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969第969章酷刑

    “要吃点吗?奥,抱歉,我忘记你没有牙了。”看到那家伙用刀子般的目光死死盯着我,我淡淡一笑,用刀尖挑起一块羊肉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耸耸肩放进自己嘴里,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

    “呜呜……”他发疯似的挣扎了几下,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了。

    “别急,等我吃饱了慢慢跟你玩,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我拿起放在火的军刀翻了个面,眼角的余光发现那家伙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看来他也没有我想象那么硬。

    女神没心情陪他玩,填饱肚子便回到车里休息,剩我一个人独自享受着烤肉,美酒,还有虐待的快感。

    吃饱喝足之后,我打了个饱嗝慢悠悠的站起身,把烧红的军刀从火堆里抽出来,高温把手套都烤焦了,我用两根手指捏着刀柄像拿着一块烧红的木炭,来到那家伙身旁,轻笑着问道:“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恶狠狠的看着我,身体疯狂的扭动,满脸是血的样子在这荒郊野外看起来有点瘆人。

    我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游戏开始了,你别让我失望啊!”

    说着话,我一把揪住他的后衣领,把烧红的军刀塞进了衣服里。

    “啊……!”凄厉的惨叫响彻荒野,皮肉烫焦发出滋滋的声音,油脂粘在刀身呼呼冒起热气顺着后脖颈飘起,我咧着嘴后退一步,摇摇头道:“看着都疼,何必呢。”

    “混蛋,真神阿拉不会放过你的,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他嘴里含糊不清的骂了一堆,大概是这个意思。

    “不用你诅咒,我从来没指望自己会有好下场。”说着话,我走到车子后面打开后备箱,从里面翻了半天,拿出一个大号扳手,放在手里垫了垫,满意的点点头。

    “你……你又想干什么?”他警惕的看着我,身体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军刀还在后背粘着,他这么一动,牵扯到烧伤,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这个是用来砸碎关节的,本来我有一个专用的锤子,可惜这次没能带来,不过没关系,这个扳手的重量差不多,我先试试,你忍着点啊!”我像聊天一样给他讲述扳手的用途,说出的话却让他心底发寒,倒抽一口凉气。

    “别乱动啊,砸歪了左手废了。”我好心的提醒一句,然后把他左手按在保险杠,抡起扳手对准大拇指狠狠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拇指第二节骨头被砸的稀碎,只剩一层皮连着指尖,剧烈无的疼痛侵袭全身,那家伙整个人瞬间紧绷,手指像鸡爪子一样扭曲变形,几秒钟后才发出惨绝人寰的嚎叫。

    头顶的虚汗混合这脸的血水让他看去异常虚弱,扭曲的面孔痛苦的表情仿佛在说:“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嚎什么嚎,让你别乱动,砸歪了吧,本来想砸指尖的。”我懊恼的瞪了他一眼,满脸的不高兴。

    等他稍微缓缓,我又拿起了食指,“这次别乱动了啊!”

    他颤抖着身体目光呆滞,好像还没从痛苦缓过神来,而我的扳手随之砸下,又是一声脆响,这次正好砸在指甲,把指尖砸成一片肉饼。

    “完美,这才是我想要的效果。”我得意的打了个响指,而我的笑声却被他的惨叫打断,嘶哑的哀嚎让人毛骨悚然,剧痛使他全身肌肉痉挛,我忽然闻到一股骚味,扭头一看,那家伙裤裆湿了一片,竟然痛的小便失禁了。

    我一脸嫌弃的伸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然后松开手蹲在他面前轻笑道:“有没有想起点什么?”

    他沉默了两秒,忽然抬起头动了动嘴角,虚弱的说道:“你过来,我告诉你。”

    “有话说,我能听清,想咬我耳朵啊,那都是老子玩过的东西,别在我面前耍花招,你还嫩着呢!”我微笑着的样子在他眼里简直恶魔还要恐怖。

    “呸!”听完的话他沉默了一下,我还以为他在考虑要不要说,结果没想到,他忽然抬头一口血水吐在我脸,然后竟然发疯似的仰头大笑起来。

    “呵呵,很好,这样游戏才好玩嘛!”我伸手抹掉脸的血水,阴森森的冷笑连我自己都觉得恐怖。

    “你这么点本事吗?来啊,接着砸,看我会不会说?”也许是真神阿拉给了他勇气,竟然跟我叫嚣起来,但在我眼里,我更喜欢把它理解成回光返照,剧痛刺激神经产生了短暂的快感,如果继续下去,当快感消失之后,痛苦会成倍递增,这些都是魔鬼告诉我的,这种现象不是所有人都会出现,只有个别人身才会体现。

    “别急,我会满足你的。”说着话,我把阿尔忒弥斯送我的那把小刀抽了出来,闪亮的刀锋反射着森冷的寒光。

    我来到他身旁,一脚将其踹翻在地,然后将身体翻转过去,让他趴在地,我骑着他的大腿把其左脚扳过来然后扯掉鞋袜,一股难闻的脚臭让我皱了皱眉。

    拿着小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回了刀鞘,要是让阿尔忒弥斯知道我用她的刀给人刮脚皮,一定会跟我拼命的。

    伸手把丛林王军刀从他后背撕扯下来,面还粘着一块烧焦的皮肉,拿着军刀在他裤子蹭了蹭,把面的零碎擦掉,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大刑伺候。

    用双腿死死夹住他左脚使其不能动弹,我挽了个刀花开始割他脚掌的肉,我的动作很慢,因为要把肉薄薄的片下来,像一层膜一样,最好每一片都是透明的,只是丛林王军刀有点大,切不了透明的程度。

    魔鬼说过,真正的高手能割到二百刀还不露骨,我的技术没那么好,最多也切到一百刀,但我还没见过谁能挺过一百刀呢。

    肉片混合这血水被我一层层的割下来,像刀削面一样,一开始那家伙硬挺着不出声,三刀之后开始哼哼,五刀之后开始惨叫,十刀之后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嗓子嘶哑的没有人声,全身疼的直抽抽,只剩下痛苦的申吟。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