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604第604章沼泽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604第604章沼泽

    “我是不是该选择游泳?那看起来比走路更快。()”我用力的拔出深深陷入泥里的左腿,双手拄着木棍在前面探路,嘴里苦笑着自言自语,“我这是造了哪门子孽啊,摊上这么个差事。”

    大雨不停的下,我全身都湿透了,泥浆粘在身上异常难受,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凭着强大的意志艰难前行。

    眼看岸边近在咫尺,几百米的距离本来一眨眼就到了,现在被大雨弄的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一样,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就这么几步路我走了近四十分钟,每一脚下去都能陷到小腿,这还是因为我选的路线比较正确,不然掉到烂泥潭里,整个人都会陷下去,眼看就到岸边,我心里高兴,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不自觉的加快速度,想要紧走几步冲出这片吃人的沼泽。

    俗话说“欲速则不达!”我今天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眼看着只剩几步就能出去,几乎承受我半个体重的木棍突然折断,猝不及防之下,我猛地扑倒在泥水里,连着灌了好几口水。

    祸不单行,随着重心不稳,我感觉双脚在随着淤泥移动,一点点向旁边滑去,我想把双脚拔出来,可稍微一动就越陷越深,我知道那是在慢慢下沉,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说明,我已经陷入沼泽,越挣扎下陷的越快。

    我趴在水里只露出鼻子深深呼吸,提醒自己要冷静,这种情况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绝境,但对我来说还有希望,我把身体放平,张开双臂趴在水面上,增大受力面积,减缓下陷的速度。

    淤泥就像个大吸盘,蕴含着强大的吸力,不停把我拉入死亡的深渊,下陷的速度很慢但我能感觉到身体在一点点被吞噬。

    裤腿旁边的稀泥里有活物在不停的蠕动,可能是泥鳅或者水蛭之类的东西,烂泥里应该不会有蛇,我多希望自己能变成一条泥鳅,可以在泥潭里来去自如。

    我深吸一口气,双手在水里不断的摸索,试图抓住一些东西阻止身体继续下陷,周围都是水草,我抓住一把草根,可微微用力,便将水草从淤泥里拔了出来,不但没借上力反而又下坠了两公分。

    我不停的深呼吸,大雨浇在身上,水位越来越高,此消彼长,这么下去不用陷进泥里我就会被淹死,情况越来越危险,我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双手继续在水里摸索,但愿上帝能再次眷顾,给我扔下一根救命稻草,即使我刚刚才诅咒过他。

    水位已经没过腰身,我还不敢站直身躯,因为那样会增加下陷的速度,只能选择趴在水里,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浸在水中,全身沾满泥浆,稀泥堵住了鼻孔,换气的时候只能仰头用嘴呼吸。

    周围的水草几乎都被拔光,完全借不上力气,但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即将陷入绝境的时候,我在一处草根的位置抓到了一条树根,顺着树根的方向抬头往前一看,几米之外的岸边有两颗大树,看起来有些年头,树根正好伸到了我的位置。

    我当时就兴奋起来,上帝果然扔下了救命稻草,像我这样的暴徒天堂和地狱都不敢收,死死抓着树根,就像抓着自己的命,这时候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除非砍断我的手不然绝不可能松开,就好比溺水的人一旦抓住东西就会死拽着不放,有多少救援的人就是因为这个而被一起拖下水淹死。

    我扭动着脚踝一点点往外蹭,其实现在有个更好的办法,就是脱下军靴,但我不能那么做,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不敢松手,害怕这根救命稻草一松手就没了,二是因为没带备用军靴,出来的时候我考虑到各个方面,唯独忘了带备用军靴。

    这次任务只有五天时间,我们的军靴绝不可能出问题,为了在逃走的时候摆脱敌人的追踪,我带了不少地雷,结果就把备用军靴给扔了,所以这双鞋不能丢,不然光脚在丛林行军,不等走到基地,我的脚就会被扎烂。

    抓紧树根,身体趴在水面上一点点的往前蹭,好在树根比较结实有韧性,任凭我生拉硬拽就是不断,这给我增加了不少信心。

    我能感觉到双脚在泥潭里一点点的移动,但这次是往上拔而不是往下陷,折腾了近二十分钟,体力消耗巨大,我把脑袋探出水面用力的吸了两口气,然后趴在水里猛然用力,终于把右腿从泥里拔了出来。

    出来一条腿就好办了,我稍微停顿一下,放松手臂的肌肉,然后把全身的力气灌注在左腿,死死咬着牙憋足一股劲,一鼓作气将左腿也抽了出来。

    我不敢起身,生怕在陷进去,就那么趴在水里双手抓着树根慢慢向岸边滑动,这次不敢大意,万分的小心,直到双手摸到硬地,才终于松了口气。

    艰难的爬出沼泽,扑通一声趴在那颗救了我命的大树下面,刚才不觉得,现在轻松下来才发现身体严重脱力,连翻个身都变得困难。

    大雨拍打在身上,阵阵冰凉刺激着我的神经,突然感觉很舒服,就这么趴着不想起来,然后沉重的眼皮慢慢闭合,不知不觉间我竟然趴在雨水里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雨已经停歇,我身上的稀泥都被雨水冲刷干净,我慢慢睁开眼睛,天色早已大亮,抬头望望天,灰蒙蒙一片乌云还没有散去。

    我挣扎着爬起来靠在树上,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上午十点,这一觉睡了六个小时,没办法,从下飞机到现在快二十个小时,一直在行军没有休息,体力消耗实在太大必须睡觉,否则不等见到敌人身体就先垮了。

    背靠着树干拿出一盒扭头罐头,我现在急需肉食补充,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体力,从时间上看,我已经耽误了近半天的时间,接下来可能会更辛苦,其实辛苦我倒不怕,怕就怕完不成任务,毕竟目标是军方的高级指挥官,在我们的军队相当于旅长级别的人物。

    这种人哪有那么好杀,我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回到政府军基地,就怕到最后连人都见不到。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把嘴里的牛肉咽下去,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检查一遍装备,背囊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都没问题,枪械都经过泥浆浸泡测试,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事,但还是担心关键时刻打不响枪。

    于是我把零件都拆下来重新擦了一遍,最后推上弹匣,对着天上飞过的水鸟开了一枪,随意的一枪打中了翅膀,几片羽毛从空中飘落而下,水鸟扑腾了几下,落到了远处的沼泽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