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九八章 有个毛线啊

诡三国最 第六九八章 有个毛线啊

    忙忙碌碌当中,似乎冬天来得很快,伴随着突如其来的一夜寒风,初平二年的第一场雪飘飘扬扬,笼罩在了整个平阳城的上空。.: 。

    站在平阳城的城头,看着飘扬而下的雪‘花’,渐渐的将整个大地染成一片纯白,确实是无边的胜景。

    尤其是旁边还有一个小红泥炉,一瓮粟米酒的时候。虽然不是绿蚁酒,但是胜在是今年新出的粟米所酿,就更具一些特殊的意味。

    斐潜一会头,看见了徐庶和枣祗联袂而来,便笑着招呼道:“来来,尝尝今年新酿的粟米酒,哈哈,说起来,这还是托子敬的福,老农送来的时候还点名道姓所要感谢你啦……”

    枣祗天天都是往田头跑,虽然年轻,但是平阳附近的一些农夫也就熟悉了这个典农从事,尤其是当枣祗安排着牲畜进行规模‘性’的拉犁深耕,测量种植的株距,组织进行追‘肥’灌溉的时候,枣祗的威信也就在这样一件又一件的琐碎的田间小事当中树立起来了。

    如今,在平阳县城附近的农夫,说起枣祗的全名估计还不一定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一说枣从事就基本上都清楚了……

    枣祗拱拱手,说道:“祗尽力而已,实不敢居功。”

    斐潜笑笑,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示意让两人就坐。

    “元直,军营当中如何?”斐潜亲手给二人倒了两杯酒,然后问向徐庶道。

    前两天,陪着南匈奴单于於扶罗去武装游行的三千骑兵也赶回了平阳,现在也在军营当中驻守,幸好算是提前赶回来了,否则在路上遇到这样的一场大雪,也是相当的麻烦。

    徐庶接过了酒杯,说道:“季当现于营内组织那个……嗯,识字比赛,呵呵,如今兵卒全数都在拼命认字,我听说,有不少兵士甚至夜里做梦都在念叨着新认的字,甚至还有人直接就将队伍之内所有人用认识的字改了名……”

    现在是冬日,雨雪天气就是自然的保护伞,在这个情况之下,就算是有心多半也是无力,接近零度的户外气温,将是所有在外行军和赶路的人的噩梦。

    因此既然训练什么的也不容易开展了,斐潜干脆就下令组织在军营之内的识字竞赛,胜负和新年所能获得的酒‘肉’挂钩起来,顿时间兵卒爆发出来的那种学习的动力简直就是空前的,平日里拿到兵饷了总有想着去平阳城开销一下的,现在也都全数待在了营地之内。

    民以食为天,要过新年了,谁不想吃点好的?

    原本军营当中还有一些坚持着认字没有什么用的老兵,现在也不得不被迫一起学着,否则害同一个队伍当中的伙伴吃不上酒‘肉’,估计都会被念叨一整年……

    哈哈,斐潜仰头笑笑,早知道有这样的效果,这种竞赛就应该早些搞,不过是不是还可以接下来搞些军事演习比赛什么的,反正在冬天也不能远距离征伐,也不能让这些兵卒完全闲着不是么?

    “农户那边呢?”斐潜问枣祗道。

    枣祗放下了酒杯,说道:“煤球已经送到各户了,虽然量不多,但是想必今年冬天因寒冷而死的人会少很多……”

    斐潜点点头,默然无语。

    每年冬天都会有人冻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之前还想着‘交’代枣祗关于让农户注意封闭房屋内燃烧蜂窝煤注意一氧化碳的问题,后来想了想,在汉代,这个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汉代的房屋,密封‘性’太差了,房屋上上下下都是漏风的口子,而且农夫肯定不舍得大量使用蜂窝煤,绝对是在冷得受不了了才肯用,所以要形成致死的浓度,真心还不容易。

    不过,这个棉‘花’啊……

    前段时间在和里那古闲聊的时候讲起西域的一些瓜果,然后里那古说似乎在西羌那边见过这种蓬松如雪的‘花’朵,但是不知道里那古描述的是不是棉‘花’……

    大雪封路,商队也都消停了,包括西域有没有棉‘花’等等的这些事情估计要等到明年开‘春’雪化了之后,才能知道。

    不过现在么,或许还有点东西可以暂时替代棉‘花’一下……

    斐潜从衣袖里面拿出了一团细绳,然后将其递给了徐庶和枣祗,说道:“来,看看,猜猜这是何物?”

    徐庶拿到了手中,辨认了一下,说道:“这个是……羊‘毛’……‘毛’绳?”

    “‘毛’绳?不过‘绳’要粗些,这样的,或许称之为‘线’?”枣祗也端详着,然后说道。

    如今汉代不管是胡人还是汉人,用来保暖的多是用动物的皮‘毛’,好一点的就是虎狼貂狐之类的,中间一些的就是羊狗之类的,最差的就是野兔皮‘毛’,但是对于这些皮‘毛’来说,普通的百姓和兵卒们还是用不起。

    因为,太贵。所以百姓和兵卒多数都是用两层的葛布,然后中间填入干草,做成简易的羽绒服来御寒。而平常饲养‘鸡’鸭之类的也少,也没有形成什么大规模饲养的‘鸡’鸭场,没有消炎抗菌抗生素,‘鸡’鸭一多就容易形成‘鸡’瘟鸭瘟什么的,所以‘鸡’鸭绒‘毛’什么的在汉代也是没有。

    这个‘毛’线,还是斐潜和黄月英聊天的时候随口说的,没想到黄月英直接就给捣鼓出来了……

    其实在汉代,对于羊‘毛’的加工,已经有了初步的工序,羊‘毛’用于纺织,也是一直以来游牧民族用来抵御风雪的技能。

    从羊皮上采集羊‘毛’,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开始了,不过并没有形成多大的规模,也没有人特意进行重视。

    斐潜问过一些胡人,多数都是在‘春’即将进入夏的时候,对于羊身上进行梳理,然后就能梳下许多的‘毛’,这些就是羊‘毛’的来源,有时候没来得及进行梳理的,羊也会自己在木桩什么地方去蹭,然后也可以收集,称之为采‘毛’。

    然后经过碱水浸洗,再晒干,进行弹‘毛’,最后便可以‘揉’搓出线了。

    不过汉代胡人的‘毛’线都很粗,没有办法像黄月英做出来的这么的细,因此胡人也多数用‘毛’线编制‘毛’毡和‘毛’毯,极少有人用于编织羊‘毛’衣。

    但是既然黄月英这边有再次加工‘毛’线的技术,那么编制羊‘毛’衫似乎就可以提上日程来了。不过胡人采集羊‘毛’的方式实在是太过于‘浪’费了,所以斐潜向徐庶和枣祗拿出这个‘毛’线来,就是想制定一个关于剪羊‘毛’的行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