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九四章 善莫大焉

诡三国最 第六九四章 善莫大焉

    正规的汉代宴会,一般都是从日上开始,先是茶饮,上一些干果点心之类的物品进行闲聊,等到了日中的时候便算是正式开始了,然后一道道的菜品端上,欢歌笑语,多少也会请一些舞‘女’乐师助兴,甚至兴致所至,主人和客人都会到场中翩翩起舞,引吭高歌不是什么太大的新鲜事了,如此一直持续到日下,整日的欢宴才算暂时告一个段落,然后客人在‘侍’从的带领下或者去三五小聚,或者去偏房高卧,反正零星的小点心和酒水还是持续供应,甚至有时候因为人数众多,开始的是流水席,那么就将夜以继日,欢歌笑语毫不停歇。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只是针对于士族而言,而对于普通百姓,恐怕能吃个大‘肉’片子的汤饼宴就已经是相当奢侈和足以津津乐道好长一段时间的事了。

    越是低层面的人,关注点越低,这是本能,也是一种无奈。

    就像是只有小市民小老百姓才会见面就问候一声吃了没,不分时间和地点,因为对于生活在底层的人来说,能有口吃的,就算是幸福了。

    相对的,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国家元首在相互见面的时候就说吃了没?

    在那种层面,吃什么都是次要的问题,而重要的事情往往都在食物之外……

    就像王家招待杨瓒的宴席。

    吃的是鱼还是羊并不重要,重要的反倒是那些潜在的东西。

    王景毕恭毕敬的王家后院的书房之内向王老太爷请安,以额加手,虽然已经维持这样跪拜的动神作书吧有了十几息了,但是没有王老太爷的指令,王景便是连动都不敢动。

    王老太爷裹着一身的貂皮,人枯瘦无比,两个眼睛深陷在状如骷髅的眼窝当中,就像是在风中摇摆的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王家的王老太爷已经抱病多年了,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老家伙活不长了,王老太爷就像是随时会倒下去一样,但是很遗憾,到现在还没有倒下去……

    只要没倒下去,便是王家的主心骨,甚至是整个太原士族的主心骨。

    “杨家子,嗯……”王老太爷声音沙哑低沉,就像是用锯子在硬木之上切割的声音,“……若其成事,倒也不枉吾一番心思……”

    一两百年前,上党就是太原的附庸,充当着守卫太原南大‘门’的责任,而现在上党居然想要自己独立出来,这件事情简直是不可容忍!

    虽然被驱逐的是温家的人,但是却像是在太原所有士族脸上扇的一记耳光!

    什么狗屁布告上的内容,王老太爷一句话都不相信,他只看到了一点,就是上党人胆子‘肥’了,居然敢公开说不了。

    而借给上党人胆子的,不就是那个什么中郎将么?这个中郎将,在王家的权势面前又能算是那根葱?

    不过,这小子现在兵多,不好对付……

    要是在几十年前,王老太爷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中郎所谓的那些兵力,要知道原先在并州也是囤积有大量守卫边疆的郡兵的,但是可奈何这么些年下来,不断的‘抽’掉,要么去镇压西羌去了,要么去对付黄巾去了,前几年幽州张纯叛‘乱’,又拉走一批……

    就算是有再多的家底,也经不住败家子折腾啊!

    并且并州北地这一块,确实需要一个有兵卒的人来进行守卫,防御胡人,否则虽然太原上党这一块地有周边的山岭围绕,拥有天然的屏障,但是一旦周边的郡县都被胡人劫掠一空,那么就算是翻山越岭有些难度,也难以抵挡一颗贪婪的心。

    话说回来,这个斐潜也未必有和王家冲突的心思,否则也不会弃上党而退了,如此看来多半也就是上党的这些养不熟的狼崽子起了些歪心,让杨家子去收拾收拾也好……

    “汝且去温家,就言……”王老太爷将身上的貂皮裹紧了些,仿佛稍微‘露’出一些缝隙就难以忍受秋冬之际的寒冷一般,话语也透着一股冰寒,“……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王景一凛,抬头看见了王老太爷如同幽幽鬼火一般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连忙低头应下,随后便再次请安告退。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听起来似乎不错,像是一句好话。

    但是实际上……

    温浩担任上党太守有以权谋‘私’么?

    开玩笑,当然不可能没有,但是同样他在往自家里面扒拉着的时候,也没有忘记给太原的士族一份,尤其是王家。

    虽然这么几年,温浩并没有做出多少值得世人称赞的事迹,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辛劳,王老太爷此言一出,也就几乎等于是将温浩这几年的辛劳一言抹杀了。

    温浩是圣贤么?

    不是,所以自然是有过错的。

    有了过错怎么办?

    去改正啊!只要认识了其中的错误并去改正了,就是“善莫大焉”了。

    如果不改呢?

    这句话出自‘春’秋时期的晋灵公,当时他也在士季的劝谏之下答应改正自己的错误,但是后来晋灵公反悔了,言而无信并没有改正,最后便被刺杀了……

    普普通通十六个字,当将其翻过来看的时候,却能在其背后看到隐藏的鲜血淋漓。

    如果不是温家温浩的过错,又怎么会失去了上党的控制?

    上党人在其管辖之下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温浩在事前事中事后都没有什么有力的举措,这难道不是一种过错?

    并州刺史杨瓒没钱没兵,要收复上党,就自然像其所说的一样,一无风水之势,二无草木之助,那么这些人员和物资的大头,自然是要有人出来抗一抗的。

    因此王老太爷的意思也非常的明确,上党的事情,是你温家没搞好惹出来的事情,现在就是温家“过而能改”的时候了,如果温家懂得怎么做,去改正了,自然大家一起“善莫大焉”,但是如果温家不懂,或者拒不承认,不肯出力去改正,那么……

    王老太爷的话语,王景听的懂,自然温家也能听懂,如果不能听懂,或者是不愿意听懂,那么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一同愉快玩耍的权利。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