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九三章 盛宴背后

诡三国最 第六九三章 盛宴背后

    就在斐潜在平阳忙得团团转的时候,远在太原的晋阳,华丽无比的王氏府邸之内,正在举办一场丰盛的宴会。

    在汉代,就算是从刘秀那个时候重新算起,也平稳了近两百年了,因此各个地方的士族在饮食上面的讲究自然是比前秦时期更加的详细和繁琐了。

    太原王氏基本上来说就是整个太原的掌控者,而其他的位于太原小士族或多或少的都和太原王氏有姻缘或者是门生的联系……

    可以说整个太原士族就像是一张相互编制在一起的蜘蛛网,而在蛛网的的正中间的,就是太原的王氏。

    宴会的主宾自然是并州刺史杨瓒。

    王氏虽然是家宴,但是规格却和诸侯差不多,堂下的乐师缓缓的弹奏琴乐,还有四队舞姬在大厅正中翩翩起舞。

    汉代的礼仪,大多数在数字上有讲究,比如在宴席当中,天子可用八味,诸侯六味,大夫便只能得四味,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时候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不是只能四菜么?

    那么只要是桌面上永远只有四个菜也就是了……

    王景,字子都,王允次子,风度翩翩,相貌堂堂,比起父亲王允还要更加的俊秀三分,但是却略显得有一两分的阴柔之气。

    王景面带笑容,轻轻拍了拍手掌,然后对峙杨瓒说道:“此道‘羌煮貊炙’乃特为杨公所备。”

    杨瓒哈哈大笑,说道:“子都所备,定然精美,老夫今日有口福矣!”

    羌煮,就是涮羊肉,貊炙,就是烤全羊。至于什么麻辣烫鸳鸯锅的什么的,汉代的人表示那个玩意上不了台面,其实主要还是没有酱料和香料。

    不过既然是没有后世那么多的蘸酱香料,那么汉代自然就会在别的地方进行讲究了。

    侍者鱼贯而入,先端上的自然是羌煮。

    用于羌煮的金盆倒是没有什么,就是用黄金打造的盆子而已,盆子里面的近乎透明的汤汁已经煮开了,咕嘟咕嘟的冒着小气泡,然后便架到桌案一旁的小红泥火炉之上。

    用于涮的羊肉这是早就已经切成了薄片,一片一片的摊在黑色的石头平板之上,鲜红的肉质加上细细的白色脂肪纹路,就像是在石板上盛开的一朵朵红色鲜花。

    当然,像涮锅这样的琐碎事项,自然是不用杨瓒亲自来动手的,只要一个眼神示意,身侧的美姬自然会轻轻的用玉箸夹起,然后放入沸腾的汤汁当中,伴随着柔荑轻轻晃动了几下,薄薄的肉片颜色从鲜红色稍褪,便夹起至入小碟当中,送到杨瓒的唇边。

    杨瓒微微低头张口,便将涮好的肉片吃进嘴里,微微闭目咀嚼一二,不由得称赞道:“果真唯有一字可言,‘鲜’也!羊好,鱼更佳!”

    王景含笑点头,说道:“不愧是杨公,竟然一语中的。”主人精心准备的食物自然是要食客懂得吃才好,否则牛嚼牡丹岂不是大煞风景?

    “此汤取禹门赤鳞金尾熬制,至色浓白后,用鸡子投于其中,去其腥,便可获此清汤矣。”王景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景说的轻松,但是实际上并不容易。

    赤鳞金尾指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黄河鲤鱼。

    黄河鲤,向来就有洛鲤伊鲂,贵如牛羊之说,向为食鱼之上品,而在其中又以赤鳞金尾为最好,寻常人寻求一尾都难,而这一锅汤,则是完全抛弃了鱼肉,只求汤水,可见王家食之奢侈。

    吃完了羌煮自然上的是貊炙。

    貊炙才由侍者架了上来,杨瓒就闻到了夹在羊肉香味当中的那一股茶香,与羊肉香气缠绕在一起,恰到好处的祛除了羊肉略有的膻气,又没有喧宾夺主的掩盖掉原本羊肉的香味……

    “子都,莫非此羊以茶所炙?”杨瓒还是颇为惊奇,这种吃法还是第一次遇见到。

    王景抚掌赞道:“杨公果然是行家!”

    汉代茶砖在平常物价的时候,就算是普通的也要好几千,要是品质好一些的都要万钱以上,而用茶砖来神作书吧为燃料烤全羊,这个也算是相当土豪的一种行为了。

    自然也是由服侍在侧的美姬取了小小的银刀,切割羊肉奉上。

    杨瓒吃着,在心间却忽然模模糊糊的有了一点想法,便捋了捋胡子,问王景道:“不知此菜是子都所置,亦或……”

    王景似笑非笑的向后堂方向上拱了拱手,表示尊敬,说道:“此乃家祖闻杨公欲来,特别吩咐。”

    王家的老爷子身体已经不是太好了,这个杨瓒自然是知道,而且对于杨瓒来说,王允是当朝的司徒,自然杨瓒自己也不可能拿着一个并州刺史的名头就到王氏家中神作书吧威神作书吧福,能由王允之子出面招待已经是相当可以了……

    但是,王老爷子特意让王景准备着这两道大菜,只是为了招待自己?杨瓒觉得王家的老头绝对不是为了纯粹好玩而吩咐的。

    禹门的鱼……

    茶炙的羊……

    禹门的鱼,祛除腥气,茶炙的羊,掩盖膻味,而这两道菜又都是从胡人哪里传过来的……

    王老太爷,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么?

    是说在这个北地,想要好好的吃,必须要懂得如何去调剂腥膻之气,也就是要懂得如何和胡人相处?

    杨瓒微微垂下眼帘,琢磨着,这个恐怕是其中的一个意思。

    鱼腥,腥……辛……禹门,杨瓒将几个词在心中串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似乎辛氏写过一本书内有提过禹门之事,明白了,不过这个意思是说我,还是说斐潜,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茶,荼也,而荼,则涂也,将羊宰杀后以茶荼燃之……

    嗯,这个意思是让我再回上党?然后为太原的王氏守护好羊群?

    哼!

    不过……

    杨瓒沉思片刻,然后试探的说道:“子都,王公厚意,瓒铭感五内,然瓒一无风水之势,二无草木之助,实难为之。”

    王景听闻杨瓒此言,眼神闪烁了几下,然后说道:“杨公,需知惟食无忧哉!”

    好吧,既然都这么说了……

    杨瓒眯缝起眼,点了点头,笑道:“如此,是瓒失礼了!哈哈哈……就依子都所言!”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