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八十章 平安最好

升官有道最 第七百八十章 平安最好

    ‘奶’‘奶’的,和那样的美‘女’睡在个房间,特别是前面的凸起那是手都抓不过来,每次看到秦卫红的时候心里都在想,这么大抓住的感觉定非常得好。,。手感很好,而且很软,那才是最好的享受。

    想到这个事情,下面还是硬邦邦的。

    胡云诺看到黄天早上回来,也没有看到司机,就问,你是怎么回来的,打车?

    黄天还在想着秦卫红的事情,无法在秦卫红那边挥洒,身边的‘女’人可以说是自己的‘女’人,那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把胡云诺把拉过来,拉到自己的‘腿’上,大手很是不老实起来。

    “干嘛,现在是白天!”

    “夫妻做事谁说定要晚上,白天也不是样的效果!”说完,嘴也就上来,抱住胡云诺啃了起来,‘吻’着她的后颈、香发,种幽幽微香的感觉令黄天好兴奋,移动她,将她轻轻放倒。

    黄天贪婪地轻压过去,嘴巴和手也同时进袭,‘女’人的小嘴很美丽,口脸都散发着微香,‘吻’向她的嘴,她想闪开,黄天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前面的凸起,胡云诺会儿就被调拨了起来,感到自己的下面已经被掀了起来。

    她开始柔顺下来,黄天就更加兴奋,伸手进她的睡衣内,贴‘肉’地抚‘摸’*着她两团涨鼓鼓的软‘肉’。

    后来就是‘激’动的时刻,等到火山爆发了,黄天的‘精’力全部给了胡云诺的身体。

    ‘激’动之后,黄天还是忍不住把秦卫红舅舅给的砚台拿出来仔细观赏,这砚台的颜‘色’呈紫‘色’,图案是松鹤水草,除了入手特别沉以外,也无什么特别之处,黄天就怀疑是不是宝贝。

    胡云诺难得的见黄天‘激’动之后还有兴趣拿出什么破古董来看,她便笑着在旁说:“你急匆匆的来趟,就是为这个东西?”

    “嗯,姐,你看看怎么样?”

    黄天把东西往胡云诺的面前放,胡云诺哪里能识得这种东西,嘴巴撇说:“我看不怎么样,也就是个接头的破玩意,值得你捧在手心当个宝贝样吗?”

    黄天说:“胡姐,你不懂,这东西可是个稀罕物,你我都是‘门’外汉,到底有多贵重,明天就知道结果了,你知道吗,我为了这个东西,我昨天那是夹着尾巴求人才‘弄’到的。”

    胡云诺很是不屑的说:“你‘花’费很多‘精’力我可以理解,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宝贝,说不定是地摊的便宜货,不值什么钱!”

    黄天笑着说:“乌鸦嘴,如果真是这样,我不是白费番功夫了!”

    为了确定砚台的价值,黄天特意带着胡云诺起跑了趟普水,在普水县城有家古玩店,黄天是那里的老客户,跟古玩店的老板相当熟悉,黄天带着砚台来找古玩店的老板,就是想要确定下,这方砚台的价值究竟是多少,如果是个赝品,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正是基于这点考虑,黄天考虑好,在去省城之前自己定要亲自跑趟普水。老板见到黄天过来,自然是相当的热情,急着叫店里的伙计过来泡好茶水,自己亲自陪着黄天坐在贵宾接待室里。

    古玩店的老板姓马,待双方坐定后,客套的寒暄说,听说黄书记最近高升到了青龙,真是年轻有为,可喜可贺啊。

    马老板玩了这么多年的古玩,连说话都带上几分古代文人的雅气,说话不紧不慢,倒像是个古代穿越到现代的书生样,除了身上的服装,言行都透出股说不出的跟现代社会不和谐的酸儒之气。

    此时,黄天却顾不得对马老板讲话风格的挑剔,赶紧小心翼翼的拿出常尚堂送给自己的宝贝递到马老板面前说:“今天我来,只要是请马老板帮忙来了,还请马老板帮我看样东西。”

    做古玩这行的人,听了这话,心里都有数,所谓的看东西,就是帮忙看下货物的真伪而已,般来说,有些在这方面造诣比较深的人是不太愿意帮人家看东西的,毕竟这种事情其实还是比较耗费脑细胞的,但是对于些所谓的大客户,帮人家看看东西对于些古玩店老板来说,也算是种延伸服务。

    马老板小心的接过黄天手里的砚台,仔细的上下端详了会,嘴里啧啧称赞道:“黄书记,你真的不简单,能‘弄’到这个东西,好东西,果真是货真价实的方端砚。”

    黄天还不放心,问道:“马老板的意思,这砚台是真的?”

    “如假包换,而且这还是有些年成的东西。”

    马老板说着用手在上面叩了几下,然后拿起来对着砚台呵了口气,做完这几个动后,他又仔细的端详了会砚台,说道:“端砚根据不同的坑口出处,其敲声有所不同。最为名贵的是‘老坑’,砚石敲起来木声十分明显;而‘麻子坑’和‘坑子岩’砚台石的声音介于木声和瓦声之间。还有种叫‘斧柯东’的砚石敲起来带有铿锵的‘金声’,是近日收藏家追捧的热点。”

    他重新用笔敲了敲,“你听听,像什么声音?”

    黄天聚‘精’会神听了半天,除了“当当当”的声音,其他什么也听不出来,于是摇摇头说:“马老板,我是个外行,听不出什么道道来,有什么话,还请马老板直说。”

    马老板显然有种卖‘弄’的感觉在里头,他微笑着说“这点对于初学者或者刚刚涉及的人很难把握,按照我的看法,这是块‘斧柯东’砚石,有‘铿锵’之声。清晰凝重,没有清脆飘浮的感觉。”

    马老板继续解释道:“传统的端砚鉴别方法是以‘色’为主,端砚都是以紫‘色’为基调的,在紫‘色’的基础上带有其他颜‘色’,而且,端砚还有独特的‘石品‘花’纹’,天青、鱼脑冻、蕉叶白、青‘花’、冰纹冻、石眼等六种,这六种石品‘花’纹被称为端砚的六大名种。”

    他指着砚台给黄天看,嘴里说着:“这款你看看,石眼纹。”

    对于这些整天泡在古物堆里的老板来说,像黄天这样的老顾客过来买了几次他的商品后,马老板可能就把黄天当成是藏家了,毫不吝啬的把自己鉴定知识向黄天传授,大概怕黄天在收藏时吃亏吧。

    “由于端砚连年价格飞涨,在其外形上做文章以劣充好的现象已经很普遍,市面上伪造端砚比较常见,以前端砚中有石眼的现象十分罕见,而现在卖端砚的商店中,大多数都是有石眼的端砚,所以‘色’纹来鉴别端砚也容易上当受骗。收藏端砚首先要观察石质是否细润密实。

    端石为沉积岩,轻重适中,上手有滋润之感,若感到太轻或太沉重或有枯燥的感觉,均有伪品之嫌。

    识别端砚还可以用两个比‘听声’更为简便的方法,是用指按住砚台到两秒钟,如果是端砚,上边就会有水气形成的手指痕迹;二是向砚台呵口气,如果是端砚,砚上就会凝聚层薄水珠,用指抹可见凝聚的水多寡,越多说明品质越好。这两点均与端砚独特的细密质地有关,越密越容易聚拢水蒸气……”

    马老板滔滔不绝的说着关于鉴别端砚真伪的知识和方法,黄天却对此没有丝毫兴趣,只是出于最基本的礼貌,不好意思打断马老板的侃侃而谈,再说了,如果黄天现在对马老板说自己其实对古玩收藏这块不感兴趣,马老板也不定会相信,毕竟他在马老板这里已经买过不少珍品了。

    趁着马老板换气的空档,黄天赶紧‘插’言问了个最关心的问题,“这砚台在市面上能值多少钱?”

    马老板听了这话,又仔细的看了眼砚台,只手托着砚台,只手指着砚台说:“这是款松鹤祥瑞,抛去它本身蕉叶白、天青、青‘花’、玫瑰紫四大罕见的石纹,单是那‘眼值万元’的三只石眼,它的价值就不容小觑。何况这砚台砚身自然流畅,砚池巧妙地与整体融为体,石材润滑,做工‘精’细……如果按现在的市面价估计,少说也是这个数。”

    他指着砚台的那只手,伸出了根手指头。

    黄天不禁有些心凉,如果这砚台只值万的话,只怕送给秦老并不是很合适。

    他问马老板:“你是说,这个砚台值万?”

    马老板摇摇头,笑道:“后面加两个0。”

    “100万?”

    黄天惊呼了声,我日,这么值钱?老子还以为也就是个10玩八万的东西,原来这么贵重。

    见到黄天惊讶的神情,马老板的脸上现出少许得意的神情,他稳稳的口气说:“黄书记,这还是我保守的估计,端砚的价格般由四个因素决定:坑种、材质、形状、做工。前三个因素都具备,后面个想必也不会是般人做的,端砚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收藏价值和人文价值,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端砚矿材越来越少,技术高超的工匠后继乏人,其价值路飙升,有行内专家预计,未来两年内,端砚的价格可能要翻十倍,以克计量,身价直‘逼’‘鸡’血石、田黄等名石。”

    黄天听了马老板的介绍,心里不由有些感慨,情不自禁的喃喃道:“不过就块石头而已,怎么炒这样厉害?”

    马老板笑着说:“这您就外行了,自古有盛世藏古玩,‘乱’世藏黄金的说法。现在政通人和,国强民富,正是艺术品显示自己价值的时候。您如果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国外拍卖我国国宝时,件藏品动辄上亿。何况端砚生产历史悠久,而且直是文人墨客的珍爱之物,端砚的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二者并重,文人墨客除用于研墨,还喜爱端砚的鉴赏、馈赠、收藏和研究,如欧阳修的、米芾的、苏轼的等都是关于端砚的著述和赞美的砚铭、诗文。到了清初,端砚的制砚工艺十分雅致,刻工纤巧,加上附以名人题识,砚铭等为装饰,端砚身价倍增。已从实用价值演变为文玩之物,成为欣赏品和珍藏品。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