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在下圣人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七章 最后的赢家

在下圣人最 第一百零七章 最后的赢家

    在断断续续的嘀咕声中,熊七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摸出了一支细细的针管,针管里填塞着一种灰蓝色的液体,在黑夜里闪烁着一种陈旧的金属光泽。

    熊七深吸了一口气,调整情绪,然后又取出一枚针头,拔掉针管口的塞子,将针尖装入针管口。

    然后,他略微侧身,看向那躺在自己身边的同伴。

    这是看车的其中一位,模样看起来并不老迈,甚至还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六七左右。

    熊七的眼中露出一丝嫉妒:“凭什么?当初你我一起出发,凭什么现在你还能这么年轻?”

    嫉妒之下,熊七将针管高高举起,针尖反射着锐利的光辉。

    直到他猛然扎下来时,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连忙刹住车,不让这一针下去,使同伴痛醒。

    而后,他小心翼翼地握着针管,将针尖对准同伴的手中血管,然后轻轻一触,只如蚊子叮咬一般,成功地刺入了进去。

    随着针尖接触到血液,不用他去按,那针管里的冰蓝色液体就被血液吸引,自然流入。

    而这时,他那仍在睡梦中的同伴才逐渐感觉到异常,猛地睁开眼睛!

    熊七那在夜色的衬托下越发狰狞的脸庞,也由此映入他的眼中。

    他的眼睛瞬间收缩,想要尖叫,但意识转过的一瞬间,他的声音没有发出,四肢也没有动弹,就连双目都逐渐无法转动。

    他的皮肤上爬上了一层灰蓝色的冰,整个人被冰封了起来。

    “结束了,一个。”

    熊七轻轻吐出一口气,闭眼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继续走向了下一个同伴。

    看车的、烧柴的、整备武器的……

    一个接一个的同伴被他注入灰蓝液体,冻成冰晶。

    “还有最后一个!”

    第三支针管已经用完,他重新拿出一支全新的针管,然后目光森然地看着这最后一个同伴。

    对第一个人下手时,他有些犹豫,需要酝酿嫉妒的情绪来下手。

    对第二个人下手时,他已经不剩多少感觉。

    杀了,也就杀了!

    他的每一个同伴都是活生生的不死药,若不将他们全杀了,怎么能显出不死药的珍贵?

    物以稀为贵,独一无二时,那是至宝,从有两个开始,就落了下乘!

    只有将其他的人全杀了,他才是独一无二的,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望着最后一个同伴的脸庞,熊七将针管高高举起,牙根紧要,神经绷紧,然后猛地狂刺而下!

    这一次,他不会刹手,他要将针尖狠狠刺入这人的身体,让他惊醒过来,痛呼出来,然后在绝望中死去!

    谁说不死药就不会死?

    这个世界,本没有真正的不死!

    “喝啊!”

    针管狠狠扎下!

    但那原本倚靠着货物沉睡的最后一人,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抬起手,狠狠抓住了熊七的手腕!

    随后,那人的双眼才猛地睁开,是那放哨的。

    “你没睡?”熊七手腕被抓,脸上表情急变,森然怒道。

    “要是睡了,现在岂不是一具冰尸了?”放哨的漠然道。

    但熊七却突然冷笑道:“所以,你就看着我一个个将他们杀死?”

    放哨的也是森冷一笑:“不然呢?不等你将他们全杀了,我怎么替他们报仇?”

    下一瞬间,放哨的另一只手猛然扬起,手中赫然也藏着一支针管!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也有灰血针?”

    当熊七惊呼之际,放哨的手中针管已经狠狠扎向他的手腕!

    “呲!”

    由于手腕被抓,一丝无法挣脱,熊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针管扎入自己的手腕,但他没有坐以待毙。

    就在那一刹那,只见刀光一旋,熊七的小臂就被他自己生生斩断!

    他左手持刀,脸色苍白地向后急退,小臂部分的断口却是钻出了大量的血色触手,那些触手纠结缠绕在一起,很快形成了一只没有皮肉的血手!

    而他那截被斩断的手,却是已经被封冻了起来。

    “该死!”

    放哨的眼看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被化解,顿时脸上浮现阴霾,猛地从车上跃下,然后高举针管,疯狂地扑向熊七。

    他的来势太快,熊七想要伸手入怀,再拿出一支针管,但放哨的已经扑到了眼前,熊七只能把左手刀换回右手,然后狠狠劈了过去!

    “噗嗤!”

    但那放哨的根本就没有试图去躲避,他完全是顶着刀光冲上去,任由熊七一刀劈入自己的肩膀!

    尽管刀入肩膀半寸,他的行动都丝毫未受影响,举起针管就往熊七身上扎!

    但熊七却猛然反手一拍刀柄,掌心爆发,不但将那放哨的拍退,还借助那反作用力瞬间倒退,又一次避开了放哨的针管扎刺。

    趁着这一空挡,他连忙抽出又一枚针管。

    “来不及装针头了!”

    他心念一动,直接将针管的后塞子拔出,然后将那针管中的灰蓝色液体猛地泼了出去!

    那液体在空气之中急速蒸发,但仍有一点未曾蒸发的液体沾到了放哨的肩膀伤口上!

    也就是那一刹那,放哨的伤口上产生出一层灰蓝色的冰,将他的整个肩膀都冰封了住!

    放哨的顿感身体一沉,连忙抓住肩膀上的刀,想要将自己的整个肩膀都剜掉。

    然而一股极度冰寒之感却是从其肩膀迅速扩散,遍及四肢百骸,他的身体皮肤迅速变得灰暗,手脚逐渐麻痹,紧接着连大脑思维都缓慢了下来。

    “你……”

    他最后吐出了一字,便彻底没了声息。

    “呵呵,哈哈,哈哈哈!”

    熊七看他真死了,先喘了几口气,然后逐渐发笑,越笑越是猖狂、

    “最后的赢家,还是我!”

    在大笑声中,他的那只由血液构筑的断手上开始长出新的皮肤,逐渐恢复成了一只普通的手——至少从外表上看来如此。

    “好饿!”

    笑完之后,熊七捂住腹部,心中泛起一股嗜血的冲动,他目光贪婪地看了眼七个同伴的尸体,然后又抬头看向山崖顶上的金光。

    “现在,他们都死了,只要我将灰血药剂全部处理掉,我就是真正的不死!没什么好怕的!”

    低喃中,熊七将自己身上藏着的针管全部取出,然后一支支拔掉塞子,将其中灰蓝色的灰血药剂全部倒掉。

    那些灰血药剂一沾到空气就彻底蒸发,消失不见。

    等所有的灰血药剂都处理掉后,熊七从车上取出一个铲子,在地上挖了个大坑,然后将所有同伴的冰尸都敲成粉碎,扫入坑中,全部掩埋。

    干完这一切后,他感觉到更饿了。

    “就从这里爬上山。”

    他看向山壁。

    “上山之后,再抓几只野兽果腹。”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