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在下圣人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各自为道

在下圣人最 第七十章 各自为道

    大学学府。

    郑剑进入学府之后,很快就找到了教育科的考场,然后他将身上一些无法带入考场的东西都放在外面,让无面帮忙看着,自己便毅然决然地走进了考场!

    这是在遇到罗文之前,他对自己人生规划的第一步!

    只要迈过了这一步,他不但会拥有能够住宿的大学宿舍,而且还能凭着大学学生的身份,在镇上找一份能赚钱养活自己的工作。

    如果一切顺利,他就能在镇上生活,并且开始寻找赵姓老人的踪迹!

    那位老人既是他的老师,也可说是他的亲人长者,于他有教导之恩、养育之恩,是无可代替的存在!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

    ……

    直到正午将至,考试结束,郑剑才从考场中走了出来,与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许多男男女女的考生。

    但郑剑和那些还在为考试发挥而烦恼的考生不同,他在考完之后,就非常确信自己一定能过!

    那并非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因为那些考试题目,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就像是大学生去做小学生的题,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落榜。

    然而考完之后,郑剑却没有立刻离开学府,他随便找了个阶梯坐下来,开始思考人生。

    教育科的考试就只有笔试,放榜时间是在明天早上。

    到时候,他就能切实地迈过第一步,正式开始自己计划中的人生……但为什么,总有股怪异笼罩心头?

    “到底,怎么回事?”

    他睁眼望着熙熙攘攘的考生们,只觉得那些考生的身影渐渐模糊,看不真切,就像是从海里涌出的大潮,而他自己也只是那大潮中的一朵浪头……

    不是随波逐流的船,而是被后浪推着前进的前浪,更是那被透明细线所支配的木偶傀儡,正在傀儡线的操纵下步步前行。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当他走出考场时,莫名感到一阵心悸,如坠冰窟,冷彻心扉。

    但冰冷之感又转瞬即逝,他现在坐在阶梯上,身体并无寒冷,唯有心中存有怪异。

    “到底,怎么回事?”

    他又一次对自己问道。

    “啦——叽!”

    无面看着一脸迷茫的郑剑,颇为鄙视地叫了一声。

    但这声音入耳的瞬间,郑剑突然一个激灵,只听得脑中“嘶啦”一声,仿佛有什么票子被撕裂的声音响起,脑子里的一块混沌区域就此碎裂了开来,那掩盖理性的迷雾忽然消散。

    他摇摇头,拾起书籍物品,迎着炽热的阳光走向学府之外。

    “是了。考入大学,留于镇上,寻找赵老,这之间根本不存在必要的联系。我现在是师傅的门徒,追随师傅门下,学文字、学数学,以后还要学物理、学化学……哪来的时间在这小镇之中蹉跎?”

    “赵老消失一年,若还留在这小小的镇上,他怎么可能不来找我?世界之大,妖鬼横行,若无学识、无能力,我又如何去找他?”

    “这镇上学府考试,就算考了第一,又有什么用?”

    他取出报名表,随手撕成了两半,扔进了学府门口的沟渠里。

    “走!”

    无面爬上他的脑袋,伸手抓着他的耳朵,像是骑摩托一样骑着他。

    他把无面扶正,脸上露出一丝异常轻松的笑容,转身向那正举行三门讲堂的明净院走去。

    这一刻,他摆脱了过去,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规划。

    ……

    而在佛门云崖寺的讲师道内,罗文依然还在听着济坡和尚的讲经。

    确切的说,这整个佛门讲师道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听着,因为其他的人全都睡了!

    一入佛门深似海,从此道儒两路人。

    可怜那些第一次就选择来佛门讲师道中听讲的人,就连退回去再听儒道讲堂的机会都没了!

    或许,这就是佛门所说的“缘”吧。

    既然你进了佛门,就再与红尘无缘。

    对佛门而言,无论是道还是儒,都是红尘。

    讲台上,明明只剩下罗文一个人还醒着,济坡和尚却还越讲越兴奋,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罗文伸手打了个哈欠,他也有些倦了。

    当济坡和尚讲完一个故事,正准备再讲下一个故事时,罗文突然问道:“大师,是不是很久没有这么多人听你讲经了?”

    济坡和尚脸色稍红:“此言何解?”

    罗文站起身来,说道:“已经是中午了,该吃饭了。”

    济坡和尚摇摇头:“贫僧已修得人丹,可辟五谷,三月不食。”

    罗文顿时脸一黑:“所以你准备连讲三月?”

    这要真的连讲三月,这佛门讲师道里的人们可真要被讲死了!

    济坡和尚:“……”

    片刻后,济坡和尚伸手一拂,一抹金光洒出,分而散之,黏在了几个睡去之人的眉心之处。

    那几个睡去之人的眉心沾了金光,瞬间清醒过来,他们睁开眼睛之后,怔神片刻,无一例外露出惊喜之色,然后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对着济坡和尚弯腰施理。

    济坡和尚点点头:“从此以后,你们几个就是我云崖寺的弟子了!”

    罗文稍微看了看,发现那金和尚也位列其中,但他身边的狂刀宋三却还在呼呼大睡。

    “缘来无果。”

    他低头看了眼狂刀宋三,便转身而去。

    而等他出去之后,济坡和尚又是一拂袖,顿时清风拂过,令得其余酣睡之中都惊醒了过来。

    ……

    在那些人的失落痛呼声中,罗文转身进了道门讲师道。

    然后,他便立刻发现那玄奇道人竟然在对着自家小熊行那苟且之事!

    罗文猛地一惊,顿时高呼道:“恶徒,敢尔!”

    他这一声呼喝奶声奶气,充满威压,令得道中之人全都看了过来。

    原来这道门讲道已经结束,玄奇道人早已经将那屏蔽声音的结界撤去,而还在道中留着的人就都是有资格入门之人。

    这些人中,杨道士不出意外,果然位列其中。

    罗文熟悉的“六式夺命剑”刘坦之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也位列其中。

    不过那苹果剑客却是不在。

    玄奇道人看罗文回来,连忙放开自己的脏手,一脸殷勤地对罗文问道:“你这熊,可入我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