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七八章 兼爱非攻进化版

诡三国最 第六七八章 兼爱非攻进化版

    直接进行理论的辩驳和争执,说实在的斐潜并不是非常的擅长,清谈这个高雅的项目运动,并不是那么好掌握的。

    更重要的是斐潜也不想针对于墨子的道义进行任何的职责和批判,就算是墨子的思想可能有这样或是那样的缺陷,但是也是一代佼佼者,后来人应该是发扬和继承,不是一味的去践踏前人的尸骸来证明自己的伟岸,也不是奴性的全盘接受一点都不能更改。

    不过这样的观念,究竟要怎样说比较好呢?

    斐潜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不知矩子成家与否?”

    “未曾。”墨桀摇了摇头。

    好吧,斐潜换了另外一个问题,说道:“矩子行走乡野,可知百姓喜添丁,亦或更喜获女?”

    墨桀说道:“更喜添丁。”墨桀走了大片区域,老百姓们基本上情感都表露得非常直接,生了儿子欢天喜地,生了女儿就怨声载道。

    “为何?女非己所出?”斐潜接着问道,“一檐之下,亲生骨肉,爱恨有别。敢问矩子,兼爱何如?”

    墨家道义第一条,兼爱。

    可是问题是,大家都做不到啊。

    墨家的道义基本上都是这样类型的,属于有些理想化,甚至是有一些超前思维,类似于**社会的情形,“兼爱”,人人爱人人,“尚同”,全员平等,老幼都有所养所依,“非攻”,没有纷争,一切都从实际需求出发,“节葬”、“节用”,没有浪费,整个社会所有人就像是一个整体……

    可是人类是由血缘进行传承的,这种血缘关系,嗯,或许哪一天思想觉悟到了一定程度,或者是人类生命延续依托机械化,脱离了血缘纽带,否则不管古今中外,都是一个从上至下的血缘社会。

    华夏自西周开始,就确定了一个组织严密的血缘社会,一切社会地位上下,关系关系等等都为血缘纽带所系。

    一个人的生活可以说完全离不开血缘所确定的位置,不同的起跑线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画好了,只不过是后来的人自己跑得怎样而已。

    儒家就是在这种血脉伦常里诞生,然后又生出了墨家这样的叛逆小子。

    但是在春秋末期,周王朝的最开始的这种老贵族血脉关系开始崩解,一些游离在血缘社会之外的人士自我定位就出现了问题,一方面,他们中的有些直接失去了血缘纽带,有些因为血缘淡薄失去了与本家家族大宗之间的联系,另外一方面他们有渴望着更高的政治层面和社会地位,因此这些人就自发的聚集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不能是血缘上的亲人之爱,这种全新的社会关系需要的是全新的定位,兼爱就出现了。

    所以很简单,不管是包装的多么好,多么闪亮的各种主义和各种思想,都是为了某些相应的阶级服务的,在脱下了那一层外衣之后,藏在下面永远都是血淋淋的利益相关。

    墨家的兼爱,简单的说就是平等的爱,对天下人的爱是等同的,别人的父亲就是你自己的父亲,别人的孩子就是你自己的孩子。

    嗯,这一点,曹操曹孟德似乎是做的不错。当然,曹操也就是做到了一半。所以就算是博爱的曹操也做不到百分百的爱,更何况普通的世人呢?

    听懂了斐潜的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墨桀就像是受到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都似乎老了好几岁,黝黑的脸上的皱纹都更加深刻且黯淡起来,低下了头。

    可以推脱百姓不懂墨家教义,不明兼爱的道理云云,但是反过来说,为什么儒家的道义百姓也未必了解,但是却能长期存在呢?

    “……难道错了么……”墨桀喃喃自语。

    墨桀既然能坚持着墨家的朴素的装束和要求,几年如一日的徒步华夏土地,就说明对于墨家的道义是认同且坚守着的,所以斐潜并没有直接针对于墨家的道义进行争论,那样必然会引起墨桀的强烈抗争。

    斐潜于是就只说了一个事实,一个墨桀亲眼所见,绕不过去的事实。

    当然之所以这样一句话就能触动墨桀,也是因为确实在现在曾经强横一时的墨家已经凋零了,就像是马克思也需要借钱买面包,在那个借钱的时刻,马克思的底气能有多少?

    尤其是在一个读过了墨家书籍的人的口中说出这一些,这种挫败感让墨桀感觉更为失落。

    “矩子,抱缺守旧,宛如尺木腐朽,非明智之举也,墨家道义善之善也,然过于极端,不容于百姓,故而……”斐潜看着墨桀,有点觉得遗憾,如果稍微加一点点的修正,墨家的道义其实是不错的精神指引力量,就像是后世的……

    “请中郎明言。”墨桀说道。其实墨桀也有一些觉得墨家的道义或许有一些问题,否则也不会向斐潜动问了,但是毕竟一个是身在山中,难以查看得清楚,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下意识的自我回避。

    “比如兼爱,重于兼字,勿求于同,取余授之,并嘉其举。”斐潜说道。像爱自己的小孩一样爱别人的小孩,嗯,多少还能做到,但是要像爱自己老婆一样爱别人的老婆,嗯,曹操能做到,但是要像爱自己父母一样爱别人的父母?那么不孝子又从何说起?

    所以,换成当有余力的时候,拿出一些来,去帮助别人,去爱护他人,这样是不是比硬性要求所有人都要一视同仁更容易让人接受?然后对于这样做的人进行表彰和嘉许,如此一来自然就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墨桀微微仰着头,若有所思。

    “非攻。”斐潜叹息了一声,这个又是墨子极端的浪漫主义神作书吧祟的一个教义了,说道,“何有无罪之国?何有利人之争?战端一开,无所不用其极。胡人南下,焉有非攻之意?故而非攻不可一概而论,若为友人,自然不可欺,若为敌手,一切皆可为。”

    换句话说就是对待同志要像春天一样的温暖,对待敌人则是要像冬天一样的无情。斐潜眨巴眨巴眼睛,忽然觉得自己讲述的这些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