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七零章 学宫之试卷

诡三国最 第六七零章 学宫之试卷

    学宫一开始的学子也不会太多,毕竟这个时代,学文和练武几乎都是士族子弟才有的权利,一般人真的供养不起……

    学文练武除了家传之外,很多时候要需要而外的资金,练武的要大量的血食健身,学文的就是要采购书籍,反正都差不多,只不过书籍还算是可以传给下一代,而血食吃了也就吃了,所以很多人就会觉得还是学文比较划算一些。

    因此在能有条件来学宫求学的,家庭条件都不会太差,至少是乡间豪右级别的。

    斐潜还曾经无聊的时候想过,会不会出现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之类的,想想其实后世拍摄的演员都是错了,‘女’演员的妖媚之气隔着山头都能闻到,哪里还有什么分辨不出的……

    真正的梁祝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年轻的萝莉和正太。古代结婚的人都早,有时候十三四岁就订婚结婚了,那么十三四的时候‘性’别特征还不是非常明显,若是小心维护加上粗心大意还是真的有可能长期相处还不被发现。

    不过斐潜现在是肯定不会有什么梁祝出现了,不是确定没有‘女’生来学,而是汉代对于男‘女’大防什么的,虽然有要求,但是还没有到后世那种连被看一眼牵一下手都要挖眼剁手的残酷程度,所以也不至于有那么悲惨……

    更何况梁祝的悲剧不是男‘女’爱情,而是‘门’户不对。

    后世什么最赚小孩的钱,当然是教育啊……

    各种辅导班补习班兴趣班,简直捞钱不要太容易,一个课时几十到几百,不知道贡献了多少gdp……

    学宫除了培养适应‘性’人才之外,当然也还个捞钱的机器。

    不过这一点就不能给蔡邕直接明讲了。

    斐潜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份试卷,然后双手奉上,递给了蔡邕,说道:“师傅,学宫开山,学子难免良莠不分,故神作书吧此卷而试之,称之为‘试卷’。”

    蔡邕“唔”了一声,点点头,接过了试卷,说道:“卷而试之,嗯,也有几分道理……”

    不过蔡邕接过试卷之后并没有直接展开,而是端详起试卷所用纸张的纹路起来,还用手摩挲了两下,然后又拿到了鼻端闻了闻,有些惊奇的说道:“此纸上佳,何地所出?亦非麻纸,又非楮皮,岂怪也欤……”

    当下的汉代,主要的流行用纸是两种,一种是麻纸,一种是楮纸。

    麻纸,不是麻袋。

    据传,麻纸是蔡伦所创,但是实际上应该只是再创新或者是改进而已。主要以黄麻为原料,因为工艺和辅料的不同,有白麻纸和黄麻纸两种,白麻自然较白,也比较光滑一些,黄麻就是略黄一点,也较粗糙,原本都是以雒阳出产为最好。

    而楮纸就更加的高档一些了,也是说蔡伦在后期又再次的创新的,用楮树皮为原材料所制,纸张比麻纸更加的顺滑,当然因为楮树材料所限,因此价格也比麻纸更高,一般情况下都是官府或是大族所用较多。

    “此乃竹纸。”斐潜说道。

    “竹?”蔡邕又再次用手指的指腹捏起纸张,摩擦了一下,还举起在光线之下细细看了看透光程度和纸张的纤维,“竹可制纸?”

    蔡邕心思现在基本都被试卷所用的纸张所吸引,而是卷上内容却一点都没有看,搞得斐潜都有一些尴尬……

    不过也是这一次从荆襄黄氏那边请到了造纸的工匠,斐潜才有办法在平阳建立起造纸的神作书吧坊,但是也因为材料的原因,困扰过一阵,不管是黄麻还是楮树,在平阳一时之间都比较难以大量收集到,反倒是竹子虽然不是北地盛产,但是相比较黄麻和楮树又或是什么桑树来说,在数量上还是可以保证的,所以最后在斐潜的建议之下,采用了竹子神作书吧为主料,没想到实验之下,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造纸在汉代,还是属于纯粹的手工业,因此大工匠在工艺上经验就极其重要,有了大工匠才有办法掌握每一道工序的‘精’细度。

    “师傅……”斐潜看着蔡邕似乎有点想撕下一片纸看看纤维结构的趋势,不由得打断道,“请师傅查看试卷之题……此纸尚有余存,明日让人送些来……”

    “嗯……“蔡邕这才翻开试卷,上下扫了几眼,然后又看了斐潜一眼,“此等试题,何人所做?”

    斐潜在一旁笑笑,表示是自己写的。神作书吧为在后世在试题当中成长起来的斐潜,编制试题还算是驾轻就熟,因此斐潜还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蔡邕皱皱眉头:“此卷……广而不‘精’……”

    “……”斐潜的笑容明显僵硬了一些。

    “此乃断章节义,于理不通……”蔡邕又指其中的试题,批判道。

    “……”斐潜将笑容完全收了起来。

    “此卷……”蔡邕看了着试题,又看了看斐潜,然后什么都没有讲,只是摇了摇头。

    斐潜的脸完全黑了。

    好吧。

    斐潜低头认错,说道:“潜学识浅薄,还恳请师傅出题。”

    蔡邕放下了试题,说道:“子渊,卷而试之,或试博学,或试‘胸’怀,或试策文……此等截断上下文章,取义牵强附会,何益有之?”

    斐潜离席下拜道:“师傅所言极是,潜受教。”

    后世那些试卷不都是这样么?君子坦‘荡’‘荡’的下一句是什么?请问神作书吧者写这一段文字是表达了什么中心思想?

    看起来这样的模式在现在不被接受啊……

    蔡邕点点头,然后又重新看了看试卷,然后说道:“不过此卷,题目由浅入深,倒也别出心裁……此事,嗯,试卷汝明日来取便是。”

    敲打之后再夸奖一下,蔡邕也是运用纯熟。

    汉代的试卷,斐潜不是不知道,也并非列不出来,用这个后世试卷的模式,只是一种试探,但是从蔡邕对待于这个试卷的态度看起来,用后世的模式还是不行啊。

    汉代试卷,以实用为主,分为“判”、“行”、“算”、“策”等等,主要就是针对民事诉讼,钱粮计算,公文移书,施政策略等等的运用和阐述,并没有什么选择题填空题之类的东西。

    现在因为试卷不同而导致的各种补习费、补考费等等项目没有办法设立,牺牲了不少收入之外,斐潜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